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解释
简要介绍

方诸是汉语词汇,出自《淮南子·览冥训》,解释为古代在月下承露取水的器具

古代在月下承露取水的器具。《淮南子·览冥训》:“夫阳燧取火於日,方诸取露於月。” 唐 陆龟蒙 《自遣》诗之十五:“月娥如有相思泪,秪待方诸寄两行。” 明李东阳《又和王世赏韵》:“天临华盖春星近,月照方诸夜水清。” 清 龚自珍 《捕蜮第一》:“又用方诸取月中水洗眼,著纯墨衣,则人反见蜮,可趋入蜮羣。”

方诸具体器型如何,早在东汉已无定论。以郑玄为代表的一派认为,方诸为铜镜。《周礼·秋官》上书:“司烜氏掌以夫燧,取明火于日,以取明水于月”。郑玄做注:“鉴,镜属。”《周礼·考工记》云:“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郑玄注云:“鉴燧,取水火於日月之器也。”郑玄认为,方诸是“鉴”,属于一种可以从日月中提取火、水的镜子。以铜、锡一比一的比例铸造。一派以许慎为代表,认为方诸是石杯。慧苑《华严经音义》引许慎注:“方诸,五石之精,作圆器似杯,仰月则得水也。”“五石”泛指各类石材,石之精华一般指美玉。许慎认为方诸是用美玉雕琢成碗或杯的器具。另一派以高诱为代表,认为方诸是大蛤。《淮南子》云:“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高诱注云:“方诸,阴燧大蛤也。熟摩拭令热以向月,则水生。”方诸,又叫阴燧,材质来自大个的蛤。三派的共同处是取水的方法相同,都是在月明无云的秋夜,将方诸放在室外,就可凝结出数滴乃至数升水。

但是,在具体实践中,郑玄一派的方诸铜器说并没有成功实践过。《唐会要·封禅》记载:“阴鉴形如方镜,以取明水……以阴鉴取水,未有得者,尝用井水替明水之处。”用铜镜取水从没取得,在封禅仪式上只能用井水代替。因为在实际情况下,露水凝结条件有二:一是需要晴朗的秋夜,云层使地面温度下降缓慢,会影响露水的凝结。二是结露的材质必须是导热性差的物体,易受热的物体不容易结露。枯枝、瓦片上易形成霜露,金属易受热,不易凝结霜露。这样反倒是许慎、高诱的说法可信度更高。

在1983年广州发掘西汉南越王墓,墓主赵昧的随葬中发现一件铜承盘高足玉杯。同时代的汉武帝也曾造承露盘。《太平御览》:“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作甘泉通天台……上有承露盘擎玉杯,承云天之露。”汉武帝的叔叔淮南王命人作《淮南子》,也记载方诸取水之事,虽然并没有说明方诸的材质。但在西汉时期,用玉杯取露是有事实依据的。从古人“同类相应”一说理解,日属阳、月属阴,火为阳、水为阴,铜以火锻造为阳,玉生于地底为阴,以玉向月承水比起以铜镜承露更符合阴阳之道。

相对于有史料依据的玉盘承露,在实际生活中陶盆、木碗等器具凝结露水的现象在这些器具诞生并投入使用的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方诸被广泛理解为“鉴”,“鉴”并不仅有“铜镜”这一种词义,它本义是用来盛冰盛水的大盆。鉴最初是陶制,到了春秋时期才出现青铜鉴。因此,方诸在早期器型材质接近于陶盆,随着玉器的广泛应用,贵族阶层用玉杯取代了陶盆,并留下来史料记载。但玉器并不是一般人能使用的,陶器又太过粗糙,廉价蚌壳就得到了人们的青睐。蚌蛤是水族,属阴,还有“沧海月明珠有泪”的典故,与“月”联系得更加密切。贝壳打磨之后盈润有光泽,人们用来制作螺钿镶嵌,这种看似玉质的材料有时也被古人归为玉器一类。

2.传说中仙人住所。南朝梁 陶弘景 《真诰·协昌期一》:“ 方诸 正四方,故谓之 方诸 ,一面长一千三百里,四面合五千二百里,上高九千丈。” 南朝 梁 陶弘景 《真诰·协昌期一》:“ 方诸 东西面又各有 小方诸 ,去 大方诸 三千里, 小方诸 亦方面各三百里,周回一千二百里,亦各别有青君宫室,又特多中仙人及灵鸟灵兽辈。” 南朝 梁武帝 《上云乐·方诸曲》:“ 方诸 上,上云人。业守仁,摐金集 瑶池 ,步光礼玉晨。霞盖容长肃,清虚伍列真。”《云笈七签》卷七八:“纵赏三清,遨游五岳,往来 圆峤 ,出入 方诸 。” 清 缪艮 《沉秀英传》:“ 秀英 香消玉损,已返 方诸 。”

3.方诸是一种大蚌的名字。月明之夜,捕得方诸,反复摩擦蚌壳使其发热,再把贝壳对着月亮放好,能得到水二三小合,这种水就如同清晨的露水,清明纯洁,即是方诸水。

方诸基本信息
中文名方诸注音fānɡ zhū
出处淮南子·览冥训解释古代在月下承露取水的器具
别称方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