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慕渔翁主仆聚乐 刘藐

话说石公主仆二人,一个手持钓竿,一个于挽搬罾,皆有得鱼之想。石公将竿跳起,果得一尾大鱼,及至取来看,道:“原是一个鲈鱼!昔人思莼鲈而归隐,鲈鱼乃隐逸之兆,这等看来我和你一世安闲了。”渔童也将罾儿搬起,他老婆子上前看道:“鱼倒没有,罾起一个鳖来!”渔童道:“这网鱼之有无,是我夫妻的子嗣所关。今罾起一个鳖来,这采头欠好!”其妻李氏云:“这正是得子之兆,怎说不好呢?”渔童说:“怎见得?”李氏说:“天公老爷也知你无用,教导你,若要生儿,除非与此物一样。不然,我只靠你一个,如何生得儿子出来!”两个遂一笑而散。却说石公自从得了这鱼,心中不胜欢喜,对他夫人道:“从来第一流人,不但姓名不传,连别号也没有,所以书籍上面载无名氏者甚多。我如今只在慕字下面去上几画,改姓为莫,有人呼唤,只叫莫渔翁便了。夫人也要更改过,从今以后不得再唤夫人,只叫娘子罢。风儿顺了,叫渔童挂起帆来,待我烧壶酒儿,烹此鱼为肴,享用他一回。”叫道:“娘子我和你神仙两位,就从今日做起了。”及至行了二日,娘子道:“相公你看一路行来,山青水绿,鸟语花香,真好风景。”叫渔童:“问那岸上的人,这是甚么地方了?”渔童下船问了地名,回覆莫翁道:“这是严陵地方,去七里溪,只有十里之遥。”莫翁道:“这等说起来,严子陵的钓台就在前面,不如就在此处盖几间茅屋栖身罢。”遂拿了二十两银子,走到岸上,买了现成一所房子,坐北向南,北边是座大山,东边紧靠大溪,只有两房两间,北房四间。莫翁道:“夫妻住在上房,渔童夫妻住在西房,编竹为墙,拥棘为门。”他四人遂将船上物件收拾下来,安置停当,仍将渔船牵在溪边柳树以上。不时的莫翁坐去钓鱼,又买了临溪间田数亩,一半为田,一半为园,钓鱼之暇,与渔童亲往耕种。及至过了几日,渔童清晨起来,对其妻道:“今日天气清明,你在家里暖着酒,我去溪边去下罾,等你暖热了的时,好叫我来吃。”说罢,遂带了全副的家伙,到了溪边树阴以下,将网收拾停当,下在水里。方要找个坐儿去坐,闻得他妻隔篱叫道:“酒热了,快来吃了去!”渔重遂跑将进来,饮了十数杯,说道:“这一会,想有了鱼了,我会收网罢。”及至到了溪边,将绳一拉,觉得有些沉重。心中想道:“必定有大鱼在网里!”用力一搬,仍然搬不动。叫道:“老婆子快来!”他妻听见道:酒后兴儿正浓,闻呼不肯装聋。去到溪边作乐,画幅山水春宫。来到溪边说:“你为何叫我,莫非酒兴发作么?”渔童说:“你也太好事,夜间才做了这个营生,怎么又想这事呢?”他婆子说:“不是这事,你叫我做甚呢?”渔童道:“快来帮我起罾!”两个遂用力搬起。渔童道:“妙!妙!妙!罾着这个大鱼,竟有担把多重,和你抬上岸去,看是个甚么鱼,遂将网拉的近岸,两个抬到岸上。渔童看道:“原来一对比目鱼!”他老婆也低头一看,道:“噫!两个并在一处,正好作那件事哩!你看他头儿并摇,尾儿同摆,在我们面前,还要卖弄风流。幸而奴家不是好事的人,若是好事的人,见了他,不知怎么眼热哩!”渔童道:“不要多讲,这一种鱼,也是难得见面的。我和你把蓑衣盖了,你去请夫人,我去请老爷同出来看看。”两个遂进去,对莫翁夫妇说知此事。莫翁夫妇,就随了他二人来到溪边。渔童将蓑衣一揭,大惊道:“方才明明是一对比目鱼,怎么变做两个尸首?又是一男一女,搂在一处的,莫囗怎么有这等奇事!快取热汤来,灌他一灌。”李氏跑到家里,取了些热汤来,与他两个一家灌了些下去。渔童低头看道:“好了,好了,眼睛都开了!”说话之间,楚玉、藐姑立起来道:“你们是甚么人?这是甚么所在?我两个跳在水里,为甚么又到岸上来?”莫翁听说:“你们两口是何等之人?为何死在一处,细细说来!”楚玉答道:“我们两口都是做戏的人,为半路逢奸,慈亲强逼,故至于此。”莫翁道:“这等说来,是一对义夫节妇了,可敬可敬!”莫娘子问道:“你两个既然先后赴水,就该死在两处,为甚的两副尊躯,合而为一?”这也罢了,方才罾起的时节,分明是两个大鱼,忽然半时间又变做人形,难道你夫妻两口,有神仙法术的么?”藐姑道:“我死的时节,未必等得着他,他死的时节,也未必寻得着我。不知为甚么缘故,忽然抱在一处,又不知为甚缘故,竟像这两个身子原在水中养大的一般,悠悠洋洋,绝无沉溺之苦。不知几时入网,几时上岸,到了此时竞似大梦初醒,连投水的光景,却在依稀恍惚之间,竟不像我们的实事了!”又对楚玉道:“这等看来,一定又是宴公的手段了,我们两个须要望空拜谢。”遂望空叩首而起道:“老翁二位请上,待愚夫妇拜谢活命之恩。”莫翁扶住道:“这番功劳,倒与老夫无涉,是小价夫妇罾着的。”楚玉道:“这等也要拜谢!”莫翁道:“取我的衣服与他二位换了,一面煮酒烹鱼,又当压惊,又当贺喜,未知尊意若何?”楚玉道:“活命之恩尚且感激不尽,怎么又好取扰。”莫翁道:“这有何妨,未知你二人曾完配否?”楚玉与藐姑想道:“若将水中的事情说出,不惟旁人不信,就我二人也觉荒唐无凭。”遂对莫翁道:“虽有此心还不曾完配。”莫翁道:“既然如此,待我拣个吉日,就在此处替你二位完婚,在茅舍暂住几时若何?”楚玉、藐姑遂到了莫翁家中,换了衣服,用了饮食。奠翁遂将自己的住室,夹开了两间,给他两个做了喜房,就于晚间给他成亲。这且不提。再说那庄村上,闻的此事,一双男女老幼无不来看。莫翁就将今晚成亲的事,也告诉了一遍。众人俱说:“我这去处,有这等奇事,凡我庄乡理宜送礼来贺。但乡间所事不便,不如各献所有罢。”莫翁道:“如此最好!”未知庄乡果拿何物来,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二回 贺婚姻四友劝酒 谐琴

返回《比目鱼》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