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贺婚姻四友劝酒 谐琴

却说到了晚上,庄西头有一个五十四五岁的樵叟,中间有一个六十二岁的老农,比邻有一个四十余岁的老圃,各出所有道:“我们三个与新到的莫渔翁,结为山村四友,最相契厚。闻得他备了花烛,替谭生夫妇成亲,我们各带分资,前来贺喜。借此为名,好博一场大醉。来此已是,莫大哥在家么?”莫翁开门道:“正要奉邀三位,来得恰好。”众人道:“闻得你替谭生成亲,我们特来奉贺。”人道:“小弟砍柴的人,谨具松柴一束,权当分资。”农夫道:“小弟是种田的人,没有别样,谨具薄酒一壶,权当分资。”圃夫道:“小弟是灌园的,谨具芹菜一束,正合野人献芹之意,权当贺礼。”莫翁道:“小弟做主人,怎么好扰列位,既然如此,只得收下了。”众人道:“成亲的事,定要热闹些才好。乡间没有吹手,不免把我们赛社的锣鼓拿来,大家敲将起来,也当得吹手过。只是这个傧相没有,不免将牧童叫来,问他能否?”樵夫辞了众人,去取锣鼓,兼叫牧童。转盼间,牧童合着锣,樵夫提着鼓,从外鸣锣击鼓而来。牧童道:“我是学过戏的,唱班赞礼之事,是我花面的本等,快请新郎出来!”莫翁对楚玉道:“这几位敝友,是我同村合住的人,特来相助。”楚玉道:“时辰尚早。”莫翁道:“趁着众人在此,完了好事罢。”莫娘子陪出藐姑来,道:“新人来了!”众人遂拥着谭郎与藐姑,同拜了四拜,谭生又谢了莫翁与众人。众人道:“谭郎娶得这样一个佳人,我们定要奉敬二人一杯。”楚玉道:“小弟尊命,贱室是不饮酒的。”牧童说:“我有一个法儿,不怕他不饮。”众人道:“甚么法呢?”牧童道:“每人奉敬一杯,他要不饮的时节,我们就将谭先生尽打,必等他饮了方才住手,料他没有不痛他的!你们说这个法儿好不好?”众人说:“妙极!”樵人说:“我先奉敬一杯!”遂酌满满一杯酒儿,放在藐姑面前,藐姑笑而不饮。樵夫拉着楚玉的左手,道:“我不动手,令妇人是不吃的,待我打起你来!”遂在楚玉肩臂上,认真打了两拳。楚玉叫道:“疼的紧,娘子快吃了罢!”圃夫、农夫、牧童俱见如此,藐姑让吃了数杯。莫翁道:“酒已够了,将新人送入洞房罢。”莫娘子与藐姑遂都进去了,楚玉与众人又同饮了一回。众人说:“天不早了,我们散罢,别落新人们埋怨。”遂各大笑而去!楚玉到了房内,见莫娘子与藐姑还在那里说话,莫娘子见楚玉来了,遂也抽身而去。楚玉将门闭了,向藐姑道:“今日之事,未知又是梦中否?”藐姑道:“今日较视从前,大不相同,想是不是梦中了。”两个遂解衣就寝,楚玉以手去摩他的那话,宛然豆蔻谨含,瓜未曾破。低声向藐姑道:“以此看来,乃知前日成亲之事,只是神交,并未形遇了。”说罢,遂将藐姑的金莲高擎,藐姑也就以手导其先路,这种情趣又在不言之表了。事毕睡去,直到次日红日高升,尚未醒来。渔童对他妻李氏道:“昨日搬起他来的时节,明明是对鱼,忽然变作两个人!倘然这一夜之内明明是两个人,仍然又变为一对鱼,这事就越发奇了。我是个男人,有些不便,你去到窗棂间,看他一看。”李氏遂到了窗户底下,用舌将窗纸润开,看了一回来道:“虽未变成鱼,如今却又是两首相并,两口相对,竟成了一对比目人了!”说罢,遂大笑了一回。楚玉与藐姑亦惊悸而起,到了莫翁屋内,感谢不尽。莫翁道:“我看你姿容秀美,气度轩昂,料不是寻常人物,何不乘此妙年,前去应举呢?”楚玉道:“我少年间,也曾悬梁刺股,其如丧敝囊空何。”莫翁道:“这等不难,老夫虽是钧鱼的人,倒还有些进益。除沽酒易粟之外,每日定有几个余钱,兄若肯回去应试,这些资斧都出在老夫身上。”楚玉道:“若是如此,是前恩未报,又蒙厚恩了!”莫翁道:“这也不妨,但自今已近期,不同就起程方好。”楚玉道:“事不宜迟,老公若肯帮助,小生今日就起程了。”莫翁道:“所关甚大,不便久留,我就给你将行李收拾停当,你与令夫人商量商量,好送你二位起身。”楚玉遂到屋里,与藐姑说知,又来到这边道:“二位恩人请上,待愚夫妇拜辞。”莫翁道:“不敢,俺们也有一拜。”四人遂各拜了四拜。莫翁道:“渔童挑了行李,送谭官人一程。”楚玉再三推辞道:“多蒙救命之恩,已经感激不浅,何敢又劳远送。”渔童道:“这个何妨。”遂挑起行李前行,楚玉夫妇相随,竟往京城而去。要知后事,再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三回 谭楚玉衣锦还乡 刘绛

返回《比目鱼》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