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观汉记卷十九

显示/隐藏目录

传十四

蒋叠

蒋叠,〔一〕字伯重,为太僕,久在台阁,文雅通达,明故事,在九卿位,〔二〕数言便宜,奏议可观。书钞卷五四

〔一〕「蒋叠」,不见范晔后汉书,不知为何时人。

〔二〕「位」,此字原脱,姚本、聚珍本有,结一庐旧藏本、百衲本、陈禹谟刻本书钞亦皆有「位」字,唐类函卷四七引同,今据增补。

丁邯

丁邯高节,〔一〕正直不挠,举孝廉为卿。〔二〕书钞卷七九

〔一〕「丁邯」,不见范晔后汉书。聚珍本注云:「司马书刘昭注引赵岐三辅决录注云:『邯字叔春,京兆阳陵人。』」

〔二〕「为卿」,姚本、聚珍本无此二字。

须诵

须诵为郡主簿,〔一〕获罪诣狱,引械自椓口,口出齿,获免。书钞卷七三

〔一〕「须诵」,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为郡主簿」,此四字与下句「获罪」二字原无,姚本、聚珍本有,陈禹谟刻本书钞引同,今据增补。

周行

周行为泾令,〔一〕下车严峻,贵戚跼蹐,〔二〕京师肃清。书钞卷七八

〔一〕「周行」,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为泾令」,泾县属丹阳郡,「为泾令」与下文「京师肃

〔二〕清」毫无关涉,其下当有阙文。「跼蹐」,原误作「跼迹」,姚本、聚珍本作「跼蹐」,陈禹谟刻本书钞同,今据改正。「跼蹐」,恐惧貌。

刘训〔一〕

训字平叔,〔二〕拜车府令,〔三〕其夏东州郡国相惊,〔四〕有贼转至京师,吏民惊,皆奔城郭上。〔五〕训即夜诣省,欲令将禁兵据门以御之。〔六〕书钞卷五五

〔一〕「刘训」,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二〕「字平叔」,此三字姚本、聚珍本无,陈禹谟刻本书钞、唐类函卷四七引同。

〔三〕「车府令」,汉书百官公卿表云:「太僕,秦官,掌舆马,有两丞。属官有大厩、未央、家马三令,各五丞一尉。又车府、路軨、骑马、骏马四令丞。」续汉书百官志云:「车府令一人,六百石。主乘舆诸车。丞一人。」

〔四〕「其夏」,此二字姚本、聚珍本作「时」,陈禹谟刻本书钞、唐类函卷四七引同。「州」,此字原误刻为「周」,姚本、聚珍本作「州」,书钞其他刻本、抄本皆不误,今据改正。

〔五〕「上」,姚本、聚珍本无此字,唐类函卷四七引同,而陈禹谟刻本书钞有此字。

〔六〕「禁」,姚本、聚珍本作「近」,陈禹谟刻本书钞、唐类函卷四七引同。

梁福〔一〕

司部灾蝗,〔二〕台召三府驱之。司空掾梁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审使臣驱蝗何之?灾蝗当以德消,不闻驱逐。」时号福为直掾。类聚卷一00

〔一〕「梁福」,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二〕「司部」,即司隶校尉部。

范康

范康为司隶校尉,〔一〕务大纲,性节俭,常卧布被。〔二〕聚珍本

〔一〕「范康」,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二〕「常卧布被」,此条不知聚珍本从何书辑录。

宗庆

宗庆,〔一〕字叔平,为长沙太守,民养子者三千馀人,男女皆以「宗」为名。御览卷二六0

〔一〕「宗庆」,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喜夷

喜夷为寿阳令,〔一〕蝗入辄死。书钞卷三五

〔一〕「喜夷」,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卜福

卜福为廷尉,〔一〕执谦求退,上以为太中大夫。书钞卷五三

〔一〕「卜福」,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翟歆

翟歆,〔一〕字敬子,父于,以功封临沮侯。歆当嗣爵,以母年老国远,上书辞让,诏许,乃赐关内侯。御览卷二0一

〔一〕「翟歆」,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魏成

魏成曾孙纯坐讦讪,〔一〕国除。御览卷二0一

〔一〕「魏成」,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孙」,此字原脱,聚珍本有,今据增补。

毕寻

利取侯毕寻玄孙守姦人妻,〔一〕国除。御览卷二0一

〔一〕「毕寻」,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段普

首乡侯段普曾孙胜坐杀婢,〔一〕国除。御览卷二0一

〔一〕「段普」,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邢崇

夕阳侯邢崇孙之为贼所盗,〔一〕亡印绶,国除。御览卷二0一

〔一〕「邢崇」,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阴猛

阴猛好学温良,〔一〕称于儒林,以郎迁为太祝令。〔二〕御览卷二二九

阴猛以博通古今为太史令。〔三〕御览卷二三五

〔一〕「阴猛」,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二〕「以郎迁为太祝令」,聚珍本无「以郎迁」三字。此条玉海卷一二三引作「阴猛好学温良,以郎迁太祝令」。

〔三〕「为」,聚珍本作「迁」。

张意

张意拜骠骑将军,〔一〕讨东瓯,备水战之具,一战大破,所向无前。御览卷二三八

〔一〕「张意」,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沉丰

沉丰,〔一〕字圣达,为零陵太守,为政慎刑重杀,罪法辞讼,初不历狱,嫌疑不决,一断于口,鞭杖不举,市无刑戮。僚友有过,初不暴扬,有奇谋异略,辄为谈述,曰:「太守所不及也。」到官一年,甘露降,芝草生。御览卷二六0

〔一〕「沉丰」,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萧彪

萧彪,〔一〕字伯文,京兆杜陵人,累官巴郡太守,父老,乞供养。父有宾客,辄立屏风后,应受使命。父嗜饼,每自买进之。御览卷四一二

〔一〕「萧彪」,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陈嚣

陈嚣,〔一〕字君期,明韩诗,时语曰:「关东说诗陈君期。」御览卷六一五

〔一〕「陈嚣」,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

下一章节:东观汉记卷二十

返回《东观汉记校注》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