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假新闻展览馆

显示/隐藏目录

不肖生平读书而于马《史》、屈《骚》之外,又别好传奇野史;或见余而讥之,余固嗔然而莫应也。尝思古人有不得志于时者,每每托为风花雪月之词,以自寄其意;男女思忆之事,以自达其情:此《二荷》之所由作也。观乎《二荷》之所云,如白莲、映荷、丽荷其人者,虽男女情之所极,而其存终始,慎愧嫌疑,揆诸桑间濮上之流。盖有不可同日而语者,岂非圣人之所云:《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乎?是书之人之事,何不见史传欤?皆作者借其姓名。述其行事,载之为书,以道达其牢骚抑郁之情,以为有才如斯,有情如斯,男女之遇合,贞静如斯。殆必不封侯、不诰命不止也。然鉴于此书,盖有所深感矣。怀予生平少孤,自学无所提命,零丁孤苦,举世无知。自恨不出里门,罕闻天下之事,日惟取此成书,细加考订。惟读书者不以文害词,不以词害志,以无逆志,是为得之,不必问其书之赝否。而见余之年来适情时短,悲歌日长,则又不能不借是书以为开拓心胸之一助也。后之览者其亦识余之心乎!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一

相关内容:

新刻评点第九才子 二荷花史 前记

二荷花史

卷二

卷一

卷三

卷四

附录:话说木鱼书 薛汕

 

返回《二荷花史》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