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假新闻展览馆

卷三

显示/隐藏目录

○贡举

国初,明经取通两经,先帖本,乃按章疏试墨策十道。秀才试方略策三道。进士试时务策五道。考功员外职当考试。其后举人惮于方略之科,为秀才者殆 绝,而多走明经、进士。贞观二十年,王师旦为员外郎。冀州进士张昌龄、王 瑾并文辞俊雅,声振京邑。师旦考其文策为下等,举朝不知所以。及奏闻,太 宗怪无昌龄等名,问师旦。师旦曰:“此辈诚有辞华,然其体轻薄,文章浮艳,必不成令器。臣惧之,恐后生仿效,有变陛下风俗。”上深然之。后昌龄为长安尉,坐赃罪解官,而王瑾亦无所成。高宗时,讲士难其选。龙朔中,敕左史董思 恭与考功员外郎权原崇同试贡举。思恭吴士,轻泄进士问目,三司推,赃污狼藉。后于西堂轮次告变,免死除名,流梧州。开曜元年,员外郎刘思立以进士准试时务策,恐伤肤浅,请加试杂文两道,并帖小经。玄宗时,士子殷盛,每岁进士至 省者,常不减千余人。在馆诸生更相造诣,互结朋党,以相渔夺,号之为“棚”。推声望者为棚头。权门贵戚,无不走谒,以此荧惑主司视听。其不第者率多喧讼,考功不能御。开元二十四年冬,遂移贡举属于礼部。侍郎姚奕,颇振纲纪焉。其后明经停墨策,试口议,并时务策三道。进士改帖大经,加《论语》。自是举人积多,有参互、孤绝、例技、抵注之目。举人多于经不精,有白首举场者,故进士以帖经为大。天宝初,达奚恂、李严相次知贡举,进士文名高而帖落者,时谓“试时放过”,谓之“赎帖”。十一年,杨国忠初知选事。进士孙季卿曾谒国忠,言礼部帖经之弊大,举人有实才者,帖经既落,不得试文。若先试杂文,然后帖经,则无余才矣。国忠然之。无何,有敕进士先试帖经,仍前后开一行。是岁, 收入有倍常岁。又,旧例试杂文者,一诗一赋,或兼试讼论,而题目多为隐僻。 策问五道,旧例三道为时务策,一道为商,一道为征事。近者商略之中或有异同,大抵非精博通赡之才,难以应乎兹选矣。故当代以进士登料为登龙门。解褐多拜清要,十数年闲掇迹庙堂。轻薄者语曰:“及第进士俯视中黄郎。落第进士萑蒲弃道旁。”又云:“进士初擢第,头上七尺焰光。”好事者纪其姓名,自神龙已来迄于兹日,名曰《进士登科记》,亦所以昭示前民,发起后进也。余初擢第, 太学诸人共书余姓名于旧纪末。进士张繟,汉阳王柬之曾孙也。时初落第,两 手捧《登科记》顶戴之曰:“此千佛名经也。”其企羡如此。李右相在庙堂,进 士王如泚者,妻翁,以伎术供奉。玄宗欲与改官,拜谢而请曰:“臣女婿王如泚, 见应进士举,伏望圣恩回换,与一及第。”上许之。付礼问,宜与及第。侍郎李 暐以诏诣执政,右相曰:“王如泚文章堪及第否”暐曰:“与亦得,不与亦得。” 右相曰:“若尔,未可与之。明经、进士,国家取才之地。若圣恩优异,差可与 官。今以及第与之,将何以劝?”林甫即自闻奏取旨。如泚宾朋?贺,车马盈 门。忽中书下牒礼部:“王如泚可依例考试。”闻者罔然失错矣。宝应二年,杨 绾为礼部侍郎,奏举人不先德行,率多浮薄,请依乡举里选。于是诏天下举秀才、 孝廉。而考试章条渐加繁密。至于升进德行,未之能也。其于应此科者盖少,遂 罢之,复为明经、进士。

○制科

国朝于常举取人之外,又有制科、搜扬、拔擢,名目甚众。则天广收才彦, 起家或拜中书舍人、员外郎,次舍遗、补阙。玄宗御极,特加精选,下无滞才。 然制举出身,名望虽高,犹居进士之下。宦途之士,而历清贵,有八俊者:一曰 进士出身,制策不入。二曰校书正字不入。三曰畿尉不入。四曰监察御史、殿中 不入。五曰拾遗、补阙不入。六曰员外、郎中不入。七曰中书舍人、给事中不入。 八曰中书侍郎、中书令不入。言此八者尤为俊捷,直登宰相,不要历余官也。同 寮迁拜,或以此更相讥弄。御史张瑰兄弟八人,其七人皆进士出身,一人制科擢 第。亲故集会,兄弟连榻,令制科者别坐,谓之杂色,以为笑乐。旧举人应及第, 开检无籍者,不得与第。陈章甫制策登科,吏部榜放,章甫上书:“时见榜云, 户部报无籍记者。昔傅说无姓,殷后置于盐梅之地。屠羊隐名,楚王延内三旌之 位,未闻征籍也。范睢改姓易名为张禄先生,秦用之以霸。张良为韩报仇,变姓 名而游下邳,汉祖用之为相。则知籍者所以计租赋耳,本防群小,不约贤路。若 人有大才,不可以籍弃之。苟无其德,虽籍何为今员外吹毛求瑕,务在驳放。则 小人也。”却寻归路,策藜杖、著草衣,田园荒芜,锄犁尚在,所司不能夺。特 咨执政收之,天下称美焉。常举外,复有通五经一史,及进献文章并上著述之辈。 或付本司,或付中书,考试亦同制举。开元中,有唐频上《启典》一百二十卷, 穆元林上《洪范外传》十卷,李镇上《注史记》一百三十卷、《史记义林》二十 卷,辛之谔上《叙训》两卷,卞长福上《续文选》三十卷,冯中庸上《政事录》 十卷,裴杰上《史护异议》,高峤上《注后汉书》九十五卷。如此者,并量事授 官,或沾赏赉,亦一时之美。

○铨曹

贞观中,天下丰饶,士子皆乐乡士,不窥仕进。至于官员不充,省符追人。 赴京参选。远州皆衣粮以相资送,然犹辞诉求免。选人至省便拜职官,考满即授 牒请处分。吏部候人数满百或二百即引试,量书判注拟乃无被敌者。故吏曹四时 提衡,略无休暇。贞观十年,中书令马周检校吏部尚书,始奏选人取所由文解。十月一日起首,三月三十日毕。先是,侍郎唐皎铨引选人,问其稳便,对曰: “家在蜀。”乃注吴。有言亲老在江南,即唱陇右。有一信都人,心希河朔,恩 给曰:“愿得淮淝。”即注“漳涂间一尉。”由是大为选人作法取之,往往有情 愿者。高宗龙朔之后,以不堪任职者众,遂出长榜放之冬集,俗谓之长名。宏道中,魏克己为侍郎,放榜遂出,得留者名,街路喧哗,甚为冬集人授接,坐此出 为同州刺史。同时邓元挺,素无藻鉴,又患消渴。选人作《邓渴》诗谤之南院,亦被贬为寿州。则天如意元年,李志远掌选,有姓万、姓王者并被放。私与令史相知,减其点画。万姓改为丁,王改为士,拟授官。后即加增文字。志远一见便 觉曰:“今年铨覆数万人,总知姓字,何处有丁、士乎。此必万、王也。”令史 并承伏。久视中,侍郎顾琮性公直。时多权幸,公行嘱托,琮不堪其弊。尝因官 斋见壁画,指谓同位曰:“此亦至苦,何不画天官掌选乎?”陆元方常任天官侍 郎,临终日:“吾年当寿,但以领选之日伤苦心神。”言讫而殁。中宗景龙末, 崔湜、郑愔同执铨,管数外倍留人及注拟不尽,即用三考二百日关,通夏不了。 又用两考二百日关,其或未能处置,即且给公验,谓之“比冬”。选人得官,有 二年不能上者。有一人素远得留,乃注校书郎。选司纲维紊坏,皆以有崔、郑为 口实。愔坐赃贬江州员外司马。卢藏用承郑氏之后,尚有七百余人未授官,一切 奏至冬处分。大遭怨讟。开元初,宋璟为尚书,李乂、卢従愿为侍郎,大革前弊, 据阙留人,纪纲复振。时选人王翰颇工篇赋,而迹浮伪。乃窃定海内文士百有余人,分作九等。高自标置,与张说,李邕并居第一,自余皆被排斥。凌晨于吏部东街张之,甚于长名。观者万计,莫不切齿。従愿潜察获,欲奏处刑宪,为势门 保持乃止。姜晦自兵部侍郎拜吏部,従前铨中,廊宇布棘以防内外,犹不免交通。晦至尽去之,大开门,示无所禁。初嘱置者,晦辙知之,占论莫不首伏。初,朝 廷以晦革铨司旧制,颇忧之。既而铨综流品,皆得其铨叙,而美声洋溢。十四年,玄宗在东都,敕吏部置十铨,以礼部侍郎苏颋、刑部侍郎□□、工部尚书卢従愿、 散骑常侍徐坚,御史中丞宇文融朝集,使蒲州刺史崔林、魏州刺史崔征、郑州刺 史王岳、荆府长史韦虚心等同掌选,分为十铨。吏部窄狭,乃权寄诸厅,引注选 人喧繁满于省闼。明年铨注,复归之吏部。承前所司,注拟皆约官资升降之,时 难于允惬。侍郎裴光庭始奏立条例,谓之循资格,自后皆率为标准。旧良酝署丞、门下典仪、太乐署丞皆流外之任。国初东皋子王绩始为良酝丞,太宗朝李义甫始 为典仪府,中宗时余従叔希颜始为大乐丞。三官従此并为清流所处。开元中,河 东薛据自恃才名,于吏部参选,请授万年县录事。吏曹不敢注,以咨执政。将许之矣,诸流外共见宰相,诉云:“酝署丞等三官皆流之职,已被士人夺却,惟有 赤县录事是某等请要。今又被进士人夺取,则某等一色之人,无措手足矣。”于是遂罢。选曹每年皆先立版榜,悬之南院。选人所通文书皆依版样,一字有违,即被驳落。至有三十年不得官者。杨国忠为尚书,创为押召,选深者先授官。有文状阙失,许续通,不令驳放。滞淹之流,翕然归美。其五品已上及清要官,吏部不注,送名中书门下者,各量资以临时敕除。历任有浅深,官资有高下,故授 任者或称检校,或称兼试、知摄、内供奉之类,名目非一。自顷诸(下有缺文)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四

相关内容:

卷一

卷七

卷二

卷五

卷九

卷四

卷六

卷八

卷十

卷十

 

返回《封氏闻见记》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