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月香吃醋闹鳇鱼 魏璧争风打肉鳖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陆书同着月香、翠云、翠琴回至进玉楼,仍在那里迷恋,朝欢暮乐,已非一日。初到进玉楼的时候,见那大脚妇人张妈生得风流俊俏,便有心要同张妈落交,常时同他说些戏谑趣话。后来因代月香梳妆,又恐月香吃醋,未能如愿。张妈见陆书青年美品,银钱挥霍,但凡陆书与他说戏话,也是恐怕月香,惟以眉目传情,不敢十分逗搭,只背地里也不知向陆书要了多少银钱、衣饰。陆书是他放的差,无一不应。他两人算是心交,因人碍眼,未得下手。

这一日,陆书正同月香在房中斗趣玩笑,楼下翠云房里来了一起生客,喊月香下楼。月香向陆书道:“又不知来了什么野种,大呼大叫。你且稍坐一刻,让我下楼三言五句打发他们滚蛋,再来陪你。”月香将陆书安慰定了,方才转身下楼酬应去了。随后张妈拿着白铜水烟袋,到月香房里装烟与陆书吃。陆书正坐在月香床边,见张妈走近身来,将水烟袋苗子递在他的口里。楼上并无别人,陆书一时豪兴,就将张妈拉了,与他并肩在床边坐下,向张妈道:“伙计,你把我的病都想出来了!今日无缘凑巧,却好此刻他在楼下,我同你偷个嘴,任凭你要什么,我总依你。”说着,就向张妈对了一个“吕”字。张妈赶忙闪让,便要立起身来。早被陆书捺住,水烟袋撩在楼板上。

张妈道:“你只图口里说得快活,倘若他走上楼来撞见了,叫我这个脸放在那里?”陆书道:“他才下楼去,有好一刻才上来呢。你做点好事罢!”就伏在张妈身上,用手来扯张妈的裈裤。

不意月香悄悄的蹑着足步上了楼来,站在房门外,听见他两人这些语句,忍不住心头怒起,揭开门帘,走到房里,跑近床前,将陆书耳朵揪住,哭道:“你这下作东西!你既要同他相好,我又不曾阻拦着你,你们那里不好做混帐事,偏偏要糟蹋我的床铺!”忙喊王妈:“来,代我将铺盖快些拿去浆洗,我不能盖别人哇乌打乌的脏被!”张妈见月香跑进房来,赶忙将陆书一推,挣脱了身子,跑下楼去。

王妈进房,将床面前那根水烟袋拾起,放在桌上。月香抓住陆书碰头、撒泼,哭闹不休。翠琴到房里来劝解,月香不依。

萧老妈妈子听见搂上吵闹,赶忙上楼,将月香劝到对过翠琴房里。月香还是哭着喊着,骂张妈下贱,勾他的客,许多蠢话。

张妈在楼下听见月香哭骂不休,也就恼羞成怒,遂在楼下喊道:“我在楼上装水烟,陆老爷同我说了个玩话,将我拉了坐下床边,你就硬说我们有事。你也不必假正经了,你同剃头的偷关门,我们总明白,不肯说破了你罢了!我们在人家做底下人,声名要紧。你如今将我的名说坏了,别处难寻生意。再者我家丈夫是个蛮牛,倘若听见我在扬州有甚风声,我的命就没了。如今你既把我的脸撕破了,我也不要命了,还怕你这红相公偿不起我的命呢!”说着也就碰头砸脑、寻刀觅剪,唬得萧老妈妈子、翠云同翠琴并男女班子,楼上劝到楼下。

月香、张妈妈两人愈吵愈凶。陆书趁着萧老妈妈子将月香拉到翠琴房内,他就悄悄的欲想走下楼去。又被月香听见脚步声响,走出房来将陆书抓住,哭道:“你往那里走?你图开心取乐漂肺子,如今他闹起来了,你就想走,好脱干净身子,累我一人受气,如今死也要死在一处!”又将陆书拉到房里吵闹。

那外场花打鼓见月香、张妈两人总不依劝说,料想这事家里人说不了结,赶至强大家。却好贾铭、吴珍、袁猷,魏璧四人齐在那里,花打鼓向四人告知。贾铭们听了,一齐到了进玉楼。

才进月香房里,陆书看见他们来了,连忙起身招呼,邀请入座。众人看见月香鬏总散了,头发披在半边,眼睛哭肿,泪痕满面,倒在床上呜呜咽咽的啼哭。又听得张妈在楼下吵闹。

贾铭们故作不知,向月香道:“陆弟媳为什么事不睬我们了?想必是我们常时来取厌了。”月香连忙在床上拗起身来道:“贾老爷,你这话我细娃子就耽受不起了。适才正与他淘了两句气,四位老爷来了,我细娃子未曾请叫得及,望四位老爷恕罪。”贾铭道:“那个来怪你,就是要怪你,也要看陆兄弟分上。你两个人因什么事玩恼了斗嘴,告诉我们,代你两人评评理。”

月香并不言语,陆书也不啧声。贾铭们追问至再,翠云道:“陆姐夫、月姐姐不肯说,我来告诉你们。方才月姐不在房里,陆姐夫与张妈在房里说玩话,被月姐姐撞见,骂了张妈几句,张妈急了,要寻死觅活,正在这里吵闹。老爷们来得正好,代他们调处清白,省得瞎扛瞎吵。”贾铭笑道:“陆弟媳吃点酱油罢了,又吃什么醋呢?那个猫儿不吃腥?看我们分上,不必说什么了。”正说之间,萧老妈妈子走上楼来,悄悄将贾铭位们四人请到楼下翠云房里,道:“四位老爷,令友陆老爷一时豪兴,弄出这种事来。月相公的话又过于叫张妈过不去。如今张妈要寻死拼命。我老妈妈子鹊儿头上没多大的脑子,要拜托四位老爷代他们说清结了。”

贾铭们将张妈喊到房里好言劝说,张妈不依。说之至再,张妈道:“四位老爷,我这里生意已被他将我的脸撕破了,我也不能再在此地,叫他还我一个好好的生意。他既说我同陆老爷有事,我也说不得了,叫他把笔银子与我,算遮羞礼。不然,听凭他官了、私休,我总候着就是了!”贾铭道:“凡事要依人劝,人是旧的好,衣服是新的好。我们代你把话说清白了,将就些还在这里罢。”张妈执意不肯。吴珍道:“张妈妈既是实意不肯在这里,事又凑巧,强大家尤奶奶在他家三四年了,从未告假回家去过,平空的不知怎样有了身孕,要回去生养,辞了生意。如今我们将你荐到强大家去,包管一说便成。另外,叫陆老爷瞒着月相公送你几两银子。看我们分上,不必说什么了。”贾铭们商议,允了张妈十两银子,张妈方才依允。

贾铭们复又上楼,到了月香房里,吩咐摆酒,代陆书、月香和事。陆书道:“在这里,何能要弟兄们作东?”谦之至再,仍是陆书的主人,摆下酒来。席间翠琴有心想勾搭魏璧,弹着琵琶唱了几个米汤小曲。魏璧亦有意爱他,两人调谑。魏璧已有了几分醉意,席散之后,翠琴要留魏璧在那里住宿。魏璧因与贾铭们同来,恐怕他们到强大家告诉巧云,不能在此,要一同进城,向翠琴道:“既承你爱厚,你我心照,改一日我一人来罢。”翠琴才让他同着贾铭们一同进城去了。

这里月香虽是贾铭们劝了许多言语,心中怒犹未息,上了床来,陆书被他揪着,咬着恨着,骂着掐着,气着哭着,说着百般刁话蛮话。陆书是各种恭维,也不知赌了多少咒,发了多少誓,枕席间用了多少工夫,才将月香哄住了。暂且不表。

再说贾铭们四人到了强大家内,在桂林房里坐下。凤林、双林、巧云听见他们来了,总来到房里,问道:“你们可曾吃过晚饭?”贾铭就将在进玉楼因为甚事做拦停,陆书留吃晚饭这一席话告诉。众人听了,笑不住口。吴珍将强大喊到房里,公荐张妈做生意。强大答应,退出房外去了。三子到房里问道:“老爷们今日可回去了?”魏璧躺在桂林床上,先说道:“我今日醉了,不回去了。”贾铭道:“既是魏兄弟不回去,我们总在这里陪你就是了。”三子退出房外。巧云悄悄向魏璧道:“在这里躺躺,我房里有个熟客,许久未来,今日才来的。等我打发他走了,请你到房里去坐。”魏璧道:“你快些叫他滚罢,我少老爷要困觉了。”巧云道:“我晓得。暂违三位姐夫了。”说着,走出房外。

那巧云房里这个人姓宓名圣谟,年纪二十余岁,生得头大脸大,一脸大麻子,身材又胖又矮。人因他个子生得胖矮,说话又有些肉气,排行第一,都喊他宓大脸,又送他一个混名叫做肉鳖。父亲在日,盐务生意挣有许多田地房产,遗下许多借券。宓圣谟并无生业,只靠着房钱、租子以及人欠的债务过日子。曾在这里与巧云相好,巧云得过他许多银钱、衣饰。因出外索债,许久未来。今日到了这里,在巧云房里坐了好一刻工夫。巧云意欲留他住宿,又怕魏璧到此要住,所以并未留他。

宓圣谟今日蓄意是来与巧云叙旧,拿准了到了这里巧云必要留他。那知到了这里坐下半晌,巧云声总未啧。且又到别的房里去了好大一刻工夫,将他一人坐在房里,心中就有些不自在了。

今见巧云进房,坐在椅上不言不语,宓圣谟忍耐不住,就将三子喊到房里道:“三子,我今日在这里住呢。”三子道:“宓老爷,今日不凑巧,巧相公有了镶了。”

宓圣谟听了,越加生气道:“他既然有了镶,为何不早说,将我搁到此刻,叫我如何回去呢?”三子道:“宓老爷,你这话说错了。你老爷到这里,并未说着要住的话,巧相公何能平空告诉你说是有镶呢?若说是坐到这时候,是你老爷自己未走,我们何能催你老爷走呢?”宓圣谟道:“不管是那个留的镶,总要代我回的了,我老爷今日要住呢!”三子道:“这不讲理的话,我小的不会说。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我老爷许久不来挑挑我家,今日不必打闹儿了。”宓圣谟道:“我若是不挑你家,我倒不留镶了。如今我要留镶,你又拿这些话搪塞。你还是怕我不把钱你家是怎样?你查查账,我在你家住了那么些镶,连半文开发总不欠你家的。今日故意要支我走路,如今我偏不走。

看你家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敢在这里住,我就算他是个好汉了!不服气叫他到这里来同老爷斗口气,斗得过我,我就让他在这里住了。”三子再三俯就,宓圣谟越说越气,大喊大叫的吵闹起来。

魏璧因有了几分醉意,躺在桂林床上。吴珍因要过瘾,就同贾铭到凤林房里吃烟去了。桂林〔与〕他三人同行。袁猷是被双林拉到他房里谈心。魏璧独自躺在桂林床上。此时更深人静,魏璧听得巧云房里有人喊叫,句句话总关碍着他。酒后生怒,将长衣脱去,跑到巧云房里。见有一人坐在那里,口里南腔北调扛吵。魏璧出其不意,奔到宓圣谟面前,将衣领揪住,望下一摔。宓圣谟未防备,被魏璧掼在房内地板上。魏璧就势骑在宓圣谟身上挥拳就打。宓圣谟仍是骂不绝口。三子赶忙抱住魏璧手腕,跪在旁边哀求。

贾铭、吴珍、袁猷听见此信,一齐跑到巧云房里,问魏璧因为何事。魏璧道:“哥哥们不必问,帮我打这瞎眼忘八羔子!”贾铭将宓圣谟一望,并不认识,遂向魏璧道:“兄弟你请息怒,权且将他放起来。我弟兄们在此,不怕他飞到那里去。三人抬不动一个‘理’字,放他起来,让他自己说。如不在理,我们一齐动手就是了。”吴珍将魏璧的手擘开,拉了站起身来。

宓圣谟被三子拉起,口里还嚷嚷咕咕道:“好呀,好呀!”贾铭将他拉了坐下,问他姓名。宓圣谟道:“我姓宓,叫圣谟。”

贾铭道:“足下因甚事同敝友口角?”宓圣谟含糊不语。三子道:“宓老爷要留巧相公的镶,小的回他有人留了。宓老爷就在房里乱骂,被魏少爷听见了,到了房里,不知怎样将宓老爷碰倒了。”贾铭们道:“宓哥哥,非是我们庇护魏兄弟,这么谈起就是你的不是了。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就是你先留了,我们魏兄弟后到要留,你也不能让他。总是在玩笑场中,没有什么气斗。若不是你出口伤人,我们魏兄弟何能造次动手?自古道‘相骂没好言,相打没好拳’,算是魏兄弟年轻鲁莽,看我们分上,拉〔倒〕了罢。”贾铭、吴珍、袁猷向宓圣谟作了一个揖,宓圣谟还了一揖,心中原想同魏璧较量,因见他们人众,孤掌难鸣,没奈何忍气吞声,立起身出了强大家大门。回家气了一夜。

次日欲想约人到强大家去搀魏璧、巧云,同他们打场官事。

再为打听,魏璧是盐务候补的少爷,自揣势力不及,闷在心里,气成一场大病,险些丧命,发誓再不到玩笑地方去了。幸亏挨了魏璧几拳,却保住宓圣谟的家财,后文略过不提。

贾铭、吴珍、袁猷将宓圣谟劝走,各自归房安歇。次日叫陆书把了十两银子与张妈,将行李拿到强大家里做生意。过了数日,贾铭过小生日,吴珍、袁猷、魏璧商议在强大家公分庆寿。因这两日未曾会见陆书,袁猷写信来约陆书。不知到与不到,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八回 苦口良言贾兄劝友 寻根究底陆姑询仆

返回《风月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