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假新闻展览馆

卷之二下 澹游子评

显示/隐藏目录

何首乌儿服之能痊刖疾,必无是理,此乃演说耳。然至于根有成形,得之亦不易也。按《本草》所云:首乌别名九真藤。昔有老人姓何,见藤夜交,采其根食之,自发变黑,因名。比大能补益。大者剖开,中有鸟兽山狱之形,亦神物也。其物五十年如拳大,号山奴。服之一年,髭髭青黑。百年如碗大,号山哥。服之一年,颜色红悦。百五十年,如盆大,号山伯。服之一年,齿落重生。二百年如斗大,号山翁。服之一年,颜如童子,行及奔马。三百年如栲栳大,号山精。服之一年,延龄益算,纯阳之体,久服成地仙。据传所云山精者,乃大耳,亦未载有成人形者,则置为乏不根之说也。一日传闻里中人发土,取枯篓根得一小儿形,面目发鬓宛尔,一手掩胸,一手屈垂,两足十指无不克肖。其苗从儿头顶出。观者若堵,余亦乘兴一至。其所谛视之,俱如所传言,始信古人传奇不诬。不尔东村又闻得一篓根儿,较前更大,所论皆同,然未闻有首乌儿也。一日与金陵人李某闲论,说及此事,彼乃告以某年间肆业称李,有乡农携其所谓首乌儿者约长五寸许,面目手足等无不备具。更有奇处,外肾--井井与孩提不异。请价五星甚廉,金陵人太吝,约半欲酬而不可,遂去。后闻货与姑苏医士,士复酬与世家,价无算也。金陵人至今追悔无及。然后知天地间灵异真有,不可概置为寓言言焉。今有卖田宅以鬻仕,为无才学故也。至如苏秦既从异人传习,兼此质地聪敏,可以登青云,为何有然,亦必欲变卖家产,为咨身费用,求仕常例是然,有母嫂妻子力阻,他日生计无聊后悔等语,有自来矣。

语云:人似离乡草。今之业手技、医卜、星相、九流、商贾等皆抛离乡土,往他所经营而幸得富足者,或不幸终贫贱者。如吾儒宗夫子,亦汲汲问津往来列国,以冀道行者。鄙谚云:远处僧人看好经,总是喜远不喜近,喜生不喜熟,各不知底里,各不尽履历。犹今之业医者,东闻西术神妙,西又慕东方脉高深,及询两方本近则又各相诋议,其本末丑拙,虽近处果有佳博,情愿甘心不学。无述人殷殷敦厚求教,再不肯就近地高明诊治。这是人情之常。夏商周尚尔,不肯用近处人才。如苏秦之不得见用于周显王。左右之不肯保举者,皆因居近,易知其祖贯履历,乃穷巷卷枢之人耳。若以斯言为迂,请悉时下便分。

须知苏秦至秦国,商鞅已亡。不是今人俱同声凿凿,以苏秦至秦国投鞅,求鞅而以鞅忌其才,不肯荐举等事。望空播弄为实,苏秦之时运未至,故六国之时运未去。所以适值秦王初杀卫秧,迸游说之时似属天数。假使苏秦一至秦国,即为重用,则张仪之后运何来?而六国由斯逡巡而衰矣。何则?盖六国无人议及合纵之策,而秦国反增一辩士故也。虽然当日不用苏秦,而秦国亦强。六国用苏秦,仍为秦并,此无他。如今之兄弟不欲合家共力以兴,而反私心猜忌,必欲违悻父母,各析门户。始已是以深叹,后世张公义九世同居之心,能胜六国之君。岂惟六国之君为然,而亦能胜天下万世之心哉?

卞和之玉,虽有可贵数端,然尤有深贵者。在如和答傍人数语曰:“吾非求赏,恨良玉为石,贞士为欺,是非颠到,不得明白。”等是。张仪以舌在是本,答妻子于困辱之后,虽强为笑,解然心中,已具成见,不为鬼谷先生亏辱尔。

张仪被辱归魏半年,正是无聊落寞之时,故旧之心早萌于胸,若有半分一丝可假人为事者,颐望倍常,故闻从赵来,即亟问苏秦真实,并直欲往候,虽秦计巧,亦仪久渴思饮故也。至是任其掇拾、播弄,懵焉不知,况同一师授,同一狡狯,直至贾舍人辞告,方知袖里传云:“大旱之望云霓也。”易于感动哉。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之三上 激张仪阴主秦柄 纠六王荣显印绶

相关内容:

卷之二上 澹游子评

卷之三下 澹游子评

卷之三上 澹游子评

卷之二上 庞涓错遁八门阵 孙膑巧书六字诀

卷之一上 辩才学分科教艺 定人质驱鼠传书

卷之二下 苏秦困厄皆因运 肃侯始任合从计

卷之三下 死苏秦遗智杀刺客 狡张仪诳楚玩怀王

卷之二下 苏秦困厄皆因运 肃侯始任合从计

卷之三下 死苏秦遗智杀刺客 狡张仪诳楚玩怀王

卷之一下 忌刻小人行毒计 忠直良友诈风魔

 

返回《鬼谷四友志》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