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知微

显示/隐藏目录

李知微,旷达士也。嘉遁自高,博通书史,至于古今成败,无不通晓。常以家贫夜游,过文成宫下。初月微明,见数十小人,皆长数寸,衣服车乘,导従呵喝,如有位者。聚立于古槐之下。知微侧立屏气,伺其所为。东复有垝垣数雉,旁通一穴。中有紫衣一人,冠带甚严,拥侍十余辈悉稍长。诸小人方理事之状,须臾,小人皆趋入穴中。有一人,白长者曰:“某当为西阁舍人。”一人曰:“某当为殿前录事。”一人曰:“某当为司文府史。”一人曰:“某当为南宫书佐。”一人曰:“某当为驰道都尉。”一人曰:“某当为司城主簿。”一人曰:“某当为游仙使者。”一人曰:“某当为东垣执戟。”如是各有所责,而不能尽记。喜者、愤者、若有所恃者、似有果求者,唱呼激切,皆请所欲。长者立盻视,不复有词,有似唯领而已。食顷,诸小人各率部位,呼呵引従,入于古槐之下。俄有一老父颜状枯瘦,杖策自东而来,谓紫衣曰:“大为诸子所扰也。”紫衣笑而不言。老父亦笑曰:“其可言耶?”言讫,相引入穴而去。明日,知微掘古槐而求,唯有群鼠百数,奔走四散。紫衣与老父,不知何物也。

下一章节:韦浦

返回《河东记》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