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荀庶常再婚贝氏 贝小姐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北山回到家中,见了嫂嫂,说些在北京时的情形。嫂嫂道:“你乡会试两次报到,我欢喜得什么似的。可怜家中饭米也没有,我娘家的人又死尽了,只好问你堂房施利哥哥去借,又请来照顾一切。亲友们多来道贺,送分子,忙了好些时候。你今日归来,正好出去见见他们。现在你是大人老爷了,须要摆些架子,显示见得与寻常人不同。”北山应了,将京中带出赆仪用剩的三百七八十块洋钱,交给了嫂嫂。嫂嫂从没有看见这许多亮光光面团团的新制龙圆,笑得嘴合不拢来。那时镇上的董事老爷,荀家的亲友们,知道新翰林回来了,也有穿着衣冠的,也有便衣的,都来贺喜,聚了一屋子的人。董事谭老爷先说道:“北山年少时,我见他相貌不凡,知道必发的,现在果然应了我的嘴,前程实未可量呢。”说罢,哈哈大笑。从人撅屁捧臀,同声附和了一回。谭老爷道:“北山甚是寒俭,但现在场面上也是要紧,如有费用,敝处还可帮忙。晚上略备园蔬,请北山兄过去便饭。”那时,北山在京中应酬惯了,自然不拘拘束束的,就答应了。谭老爷回去,唤厨房备了几样菜。北山来了,二人对酌。谭老爷喝一回酒,捋了两捋胡须,对北山微笑道:“北山兄,我与你一个人似的,说话不怕你怪。我听见城里几位老先生说,当翰林衙门,须要考了差,或者开了坊,才可以得志。不然,就是一苦京官罢了。那十余年在京的费用,倒不省呢!你要想想法儿才好。”北山答应不出来。谭老爷又道:“我教你一个法儿,在本乡包仓米,管闲事,可以弄钱的。你如肯出面,我与你做牵线。”北山听不明白,道:“什么叫包仓米,管闲事?”谭老爷道:“你小时候就进京,怪不得你,故乡的时事,一样不懂。我告诉你吧,中了举人,自己的钱粮,可以不完。自己如没有田产,亲友们及一切不干涉的人,只要将田过了你的户,你在衙门里招呼一声,也只要完二成好了。只要户头多,一千八百块钱,算不得什么。这不是白用他的么。这就叫做包仓米。譬如人家有词讼,请你到衙门里去说情,你只要看哪一边送的礼物多,就帮哪一边。那县官儿对翰林先生说的话,比爷娘还灵,没有不依的。你不看城中几个绅士么,都是靠这两样做金饭碗的。这是官面的弄钱。还有那不官面的。”北山问道:“不官面的是什么?”谭老爷道:“就是聚赌抽头。”北山又问,谭老爷回道:“譬如你做了东家,约了许多赌鬼,或摇宝,或牌九,看押主的多少,每挡抽几块钱,这是下等的弄钱法儿。寻常人做了,衙门里要访拿的。有些功名,就不敢捉了。你看徐市苏家尖,不是长有几个绅士在那里聚赌么。”北山方晓得天下还有这些事情,心中决断不来,嘴里不做声。谭老爷道:“我要问你一句话:听见你对的那一家亲,未过门,那位小姐死了,现在想还没有定吧?我有一个表妹,给你做媒,好不好?”北山听了刚才一席话,心里早不耐烦,又听他说起亲事,心里竟十分不快。看官你道,前回北山听见给他对亲,他就喜欢得手舞足蹈。为何这次听见谭老爷给他做媒,心中就不快活呢?这有个道理。原来北山听了周升说的,点了翰林,是要娶大富大贵人家的小姐。心里时常记了这句话。谭老爷的表妹,既不是世家,又不是富翁,且北山幼时曾见过的,相貌又生得平常,你道他愿意么?北山一时心中发躁起来,忙说要回去。谭老爷留不住,送出了门,还说道:“明日奉屈再来晤谈,还有许多事要奉托呢。”北山也不答应,一直回家,嘴里不住的说:“可笑!可笑!”嫂嫂也不知他为什么事烦恼,只见此日一早就叫船进城去了。谭老爷倒备了午饭,自己过去请。走到荀家门口,只见荀施利在外站着,见谭老爷到,忙施礼道:“老爷过来什么事?”谭老爷道:“我来看北山。”施利道:“我昨日到人家吃酒醉了,不能回来。今日一早赶过来,哪知道他已进城去了。”谭老爷知道北山事忙,却不觉他为听了昨日的话,心里不舒服,只好回去了。且说北山进城,到仲玉家,仲玉留他住在书房里。那时常、昭两县尊及众乡绅都知道了,纷纷来拜。一日,有一个孝廉,姓甄,单名标,号君才,借虚廓园设席请北山。这个虚廓园,是贾家的别墅。园内三分水,两分花木,台榭数处,幽雅异常。那日设席就在凌波榭内,请的陪客是:庄仲玉内阁,齐燕楼太史,呆琼秋孝廉。高朋满座,谈一会中东的时事,偶然提起韩稚芬,甄君才蓦地称起一件事来,问北山道:“舍亲贝季瑰太史,足下想知道的。”北山道:“不是写得一手好字的季瑰先生么?怎么不知。”君才道:“他的爱珠,今年方二十一岁。才貌俱全,尚未许字。足下倘意订丝罗,弟当效力执柯。”北山听了,知道贝家是苏州城内有名的巨绅,如何不愿呢,起身谢过,且说费心。君才应了。过数日,叫船到苏州,进城停泊在桃花坞内。原来贝季瑰是戊子的举人,己丑的进士,点了翰林,考差放了一个浙江主考。只是为人太爱钱,家里虽有十数万家私,还不满意。在主考任上,为一件事坏了名声,恐被御史参革,回到家里,足不出户。这日见了君才,君才即将姻事说了。看官晓得做媒的长伎。譬如这样有四五分,就要说到十分的。当时君才讲起北山如何有才略,如何好品貌,说得天花乱坠。季瑰虽是心许,迟疑不答。原来季瑰有惧内的毛病。那件事,夫人心里如要的,不由季瑰不依。若季瑰要做的事,夫人不答应,那就一世不成功的了。况且这是儿女的婚姻大事,自己更难做主。停一回就进内,将君才一席话告诉夫人。夫人道:“他是翰林,不怕他不得法。但恐怕相貌不好,不配我的女儿。你还要细细打听,不要像你这副嘴脸,就够我一世受用的了。”季瑰忙赔笑道:“相貌说是好的,夫人放心。象我这般丑脸,天下原是少见的,只好下一次轮回,投着一个俊俏的后生,报答夫人吧。”夫人啐了一声,丫环们都笑了。夫人又道:“随你主意吧。但寻了一个丑女婿,我不依你的,你仔细着。”季瑰应了出来,又盘问了君才一会。君才又细说了一回,说得千妥万当,季瑰就答应了。君才请了贝小姐的年庚八字,带回常熟,请吴琼秋做了男媒,将北山庚年八字,两交换了,送至荀、贝两家。配定,即择次年正月十八日成亲。北山仍住仲玉家过了年,到正月十六日,叫了一只大船,同吴琼秋、甄君才到苏州,泊太子码头。君才、琼秋先将聘礼白银二百两,及向仲玉家借的金银珠翠手饰装蟒刻丝绸缎绫罗衣服等,又备的八色盘礼,共十余担送去。那时贝家张灯结彩,先请了二位媒人。到十八日午时,贝家准备了十数对衔牌,二十多对官衔明角灯,全副执事,一班小堂名,四对纱灯,一乘四人大轿到码头上来接。前面二顶媒轿,君才、琼秋坐了。后面四只跟马,实时请新贵人上轿。大吹大擂,进了阊门。到桃花坞贝家门口,送了几封开门钱。只见重门洞开,里面一派乐声,迎了出来。外面升了三个炮,媒人先下轿进去。贝大史金顶貂套,朝珠缎靴,迎了出来,行了一个礼。又是一班小堂名,四对纱灯,请新贵人出轿。北山貂套蟒袍,金顶朝珠,簪花披红,一径进内。到了大厅,先行过奠雁礼,拜见丈人。献过了三套茶,摆上酒席,共十数桌。贝太史奉新婿正面一桌坐下,又奉了两媒人及众客人入席,北山亦回奉了。堂下奏着细乐,北山偷眼看时,见簇新一座大厅,金碧辉煌,灯彩夺目。北山下来告过丈人的席,又同媒人行了礼,入席坐了。一回席终,赞礼的报吉时已到,请新贵人花烛合卺。两媒人掌了花烛,送北山进新房。厅上众客饮酒听唱,直闹到晚不表。且说北山那一晚上到新房,见贝小姐已更便衣,穿着一件狐皮缎紧身,正在卸妆,真的人如玉立,貌比花妍,心中喜欢极了,不觉将从前的呆态齐露出来。不管众丫环在旁,就瞅了两只眼,走近贝小姐看了又看,哈哈大笑了一回。众丫环诧异。那贝小姐先时偷观北山几眼,见他身村短小,面目可憎,心中十分恼恨。又见他那么样子,急得要哭出来。匆匆的卸了妆,叫丫环扶着,走出新房,到里面楼上,进老夫人房中。夫人见女儿进来,含着一泡眼泪,忙问道:“你为何这个样子?”小姐道:“不好了。”夫人大惊道:“什么?什么?”小姐道:“爷妈不打听仔细,招了一个疯子来了。”夫人吓了一跳,道:“那个人相貌不好罢了,怎么又是个疯子呢?”小姐将刚才的样子,述了一遍。夫人大恼,唤丫环去请老爷进来。贝太史送客散了,正要回房,见丫环来唤,慌忙赶进内房。夫人拍案道:“你误了吾的女儿终身,吾的老命也不要了。”带哭带骂,闹了一会,撵出房外,不许进来。北山在新房里,见贝小姐走了进去,恨不得拉住她。等一回,忽听里面的哭声带骂,只远远的听不清楚。随见季瑰出来,过新房门口,见北山也不睬,吩咐将被褥铺在书房里,即去睡了。北山又等了一回,按耐不住,唤一个小丫环去请小姐。小丫环走进里面,只见老夫人房已闭,不敢敲门,就走出来要回复北山,又想道:“新姑爷是个疯子,吾去回他什么。”这么一想,就怕起来,回到自己房里去睡了。北山等小丫环不来,自己又不敢进去,只好独自一人,呆坐在房里。那新房真是铺得锦团绣簇,桌上陈设的玉艳珠辉,北山大半是没见过的。踱来踱去,瞧东望西,自己趴到牀上,将大红大绿的湖绉被,绣花嵌钻的和合枕,抚弄一会。那时桌上的西洋钟当当打了二下,只是不见新人来。北山下了牀,走出新房,向里面偷观,见重门已闭,鸦雀无声,便仍回进新房,心中似热石头上的蚂蚁一般,弄得毫无主意。足足坐到天明。正是:天台路近,忽起横汉风波;琴水舟来,幸遇知心故旧。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四回 拒新郎两番设计 念旧交

返回《轰天雷》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