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郁忠愤挂冠归去 莽风尘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庄仲玉、荀北山听了斩六君子的消息,惊疑了数日。那时朝中附旧党的,果然风云得志;那谈新学的,草得弄木皆兵。只是可惜光绪皇上百日维新,一齐推翻了。灵蛮室主人有诗咏戊戌政变事云:东华门外玉河东,十丈黄尘掩汉宫;石镜杜鹃魂自怨,金轮鹦鹉梦难通。寒鸦犹带昭阳日,天马空嘶瀚海风;回首九重丹凤阙,觚棱依旧幕烟中。坐听西风百感生,夜窗孤烛泪纵横;青绳谗口两宫构,白马冤魂一网惊。闻笛吕安徒作赋,弹琴嵇子自成名;蔡经未得抛珠术,已见沧桑几度更。金鱼犀带簇宫袍,退直归来意气豪;碧玉屏深图蛱蝶,红珠帐暖拥樱桃。黄门置狱天威震,紫塞从军远役劳;行过昆仓定回首,长安宫阙五云高。拔帜南天讲学辰,登坛横议动清宸;罪言杜子原忧世,新法荆公未病民。麟泣西郊悲圣谶,鳗逃东海作亡人;潜蛟本有拿云志,谁使春雷起蛰鳞。长门月冷漏声迟,怕忆羊车插竹时;苕玉枉教鎸小字,珍珠谁与慰相思。鸾文大脚云靴窄,翠袖横鬟宝钿垂;无限春风惆怅意,汉宫吟尽沈园诗。旋转乾坤兴黑狱,顾瞻内外卫宸躬;身依日月重霄上,手握风云万将中。骖乘余威犹逼主,夺门奇策近要功;玉溪不作无诗史,甘露当年论不同。这六首诗做得凄凉悲感,意在言外,可抵得千篇戊戌政变论了。且说庄仲玉闷在家中,静听消息。那时北山病体已愈,二人正在闲谈,刘顺进来禀道:“晁老爷来拜会。”仲玉道:“请。”这晁老爷名钟,号元伯,也是仲玉的至友,在京做小军机。这日来见仲玉,说道:“你知这回乱子,是谁闹出来的?原来你们贵同乡羊御史跟姓张的在八月初二日,亲诣颐和园,通了李莲英,上的折子,请太后垂帘听政。听说这羊御史是李莲英的义子,当时他见李莲英,痛哭流涕。李即将这情形诉给太后,太后很夸他有忠心呢!”仲玉大惊道:“有此事么?”元伯道:“不但此也,他不知从何处闻知谭复生说动袁慰亭要杀荣禄,就在初三日坐火车到天津,密诉荣禄,所以变得更速了。”仲玉道:“吾听得袁慰亭将密诏暗示荣禄,这话确么?”元伯道:“慰亭那人是坏不过的,当时复生奉了密诏,要到法华寺去说他,林暾谷就不以为然。有一首诗,吾记得二句是:愿为公歌千里草,本初健者莫轻言。知道慰亭是靠不住的,复生不信,竟自去了,当时即将密诏示他。慰亭做作忠愤之色,将凭据骗到手,又用甜言蜜语聒着复生,可怜复生也是绝顶精明干事的人,只是一股热诚,不曾三思,竟上他的圈套了。慰亭得了这密诏,正是踌躇,忽荣禄遣人送书至,即将这事原原本本告诉荣禄。荣禄星夜遣人回京,见太后说了,就有第二日皇上重病垂帘听政的谕。这事虽里面已预为布置,然催命鬼,就是杨、袁两个人。现在各国人都知道了,二人虽然懿眷优隆,恐怕后来保不住呢?”仲玉道:“昨日吾有认识的人,抄给吾看,复生的狱中诗是:望门投宿怜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吾自横刀仰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杨深秀诗,有什么‘孤臣顿作隍中鹿’句,余的不记得了。最不好的是杨叔侨,是什么‘锐食其禄而不尽其忠,罪应万死。然康有为显示系扳附,此锐之所以不瞑目者也。’当时复生给他写二句云:男儿死则死耳,可谓痛快!”元伯道:“杨叔侨是张南皮的得意门生,沾染南皮习气太重了,这回被杀是侥幸得名的。倘若留他在朝,就要反噬起来,也未可知。你看着,这数年内,南皮不要弄些笑话出来呢。”仲玉道:“六人内,自然以复生为第一。”元伯道:“前日吾见王次弢,说也可笑,他近来竟变了一个人了。从前说变法,如今岂但自己不说变法,还骂别人变法是乱臣贼子呢。吾听不过了。一日,他请我在永安堂吃饭,又听他议论了康党一回,吾也不管众人在座,就问贵姓台甫?他笑说吾得了疯疾。吾说吾并不疯,吾朋友中没有这人。他笑说,你不认识王次弢么?吾故作大惊,说道:‘王次弢是上过条陈讲变法的,怎么如今变了一个人似的,还恐你冒他的名。吾决不信。’亏他老脸回说道:‘伯玉行年六十,而知五十之非,是勇于改过的。’”说得仲玉、北山大笑。三人谈一回,微月上窗,一庭秋影。远听鸣虫唧唧的响,二人觉得百感交集,独有北山不言不语,也不知他肚里想什么。仲玉道:“吾这个月底,要想回去。”元伯道:“很好!吾也有此想,只是内人病了,看来这月是不能走的了。”二人正在说话,忽听北山在牀上发恨道:“常熟既出了一个巨奸大猾、罪魁祸首,必须再聘个为国忘身的大忠臣,方给吾常熟人争争气。不然,吾们的脸子都辱没尽了。”仲玉、元伯不禁笑道:“你去做为国忘身的大忠臣吧。”北山不语。元伯说一回闲话,就回去了。且说仲玉于数日内料理行装,到衙门去告了假,北山到年家去辞了馆,便同出京,到天津搭上轮船,三日即到上海。二人归心如箭,在上海也不耽搁,就唤栈房伙计雇了一只无锡快船,搬上行李,立刻开船。一路顺风顺水,两日到了常熟。仲玉回家,北山回梅李一次,就要到苏州。仲玉道:“吾也有事到苏州去,与你同走吧。”当日即包了船,二人上船,明日到了苏州。北山到贝家丈人处,仲玉自去看朋友。在岸上一连住了三日,就想回船。那朋友留不住,即送到船上,与仲玉别了。仲玉步进舱内,只见荀北山呆坐在里面,心内大诧,也就明白了八九分,想道:吾不去问他,看他怎么的?二人怔怔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言不语,足足坐了一个时辰。只见北山长叹一声,眼中含着一泡眼泪,欲坠不坠的光景。忽然顿足恨道:“吾看还是这条路好。”仲玉禁不住问道:“哪一条路呢?”北山大声道:“做和尚去。”仲玉嗤的笑道:“你好好的一个人,不想去干些事业,倒要入空门了。你自己想想,可笑不可笑?”北山道:“吾这个日子不要过了。”仲玉道:“何至于。古语所谓:人生半哀乐,天地有顺逆,此境是人人有的,越是有志气有才略的人,处逆境的日子越多,并不是他喜欢与豪杰君子厮缠,是天教他磨炼这些豪杰君子,暗里助他成名的,你须明白这个道理。”北山半响不语。仲玉要问他贝家的情形,恐怕惹起他的呆性,也就无语,叫船上伙计开船回常熟。北山无精打采,依然旧时模样,仲玉也不大去睬他。谁知北山这回上苏州,却弄出一个大大的笑话。他到贝家,非但不能见夫人,连丈人、丈母都不曾见,却得了丈人的二十七条规约。第一条,是北山不准擅入贝家门,如来问候,须由门人进去禀达,见则请进,不见即回。第二条,是要北山在人面前不准说自己是贝家的女婿。第三条,是什么如北山负恩娶妾,则小女任凭改嫁,亦小德出入可也。余的做书人记不得许多,只好付之缺如。当时将二十七条规约,交账房先生发出来,要北山签约。说如北山不签,即将乱棒打出,以后再不准上门。可怜北山一气攻心,几乎死去,他又不会说什么,要想进去,宅门上有仆人拦住,到后来只得签了,账房就叫人送他回船,说改日再来。你道这种开天辟地少有的怪事,教北山不要气疯么?仲玉如何知道,只得时时将浮言劝导。北山正是病后,受了风霜跋涉,又受了这回闷气,重又病起来,直到年终方愈。到次年二月,仲玉又要束装进京。那日,几个旧友汪鹣斋、徐燕楼、吴琼秋聚在书斋小酌。仲玉劝北山同行,北山决意不去。燕楼道:“现今当京官,也无甚道理。吾有一个同年,是在四川做成都府,姓吴名士春。那人声气广通,且极好客,吾写信,你带去见他,教他荐做幕府,他没有不答应的。”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相劝,不由北山不从。仲玉、北山即择于二十七日动身。燕楼、鹣斋也因上海有些事,雇了二只船,一只是仲玉家眷,一只是斋、荀、汪三人。到上海,仲玉取一百两银子送给北山,做四川路费,自己便匆匆的携着夫人进京去了。且说北山、燕楼、鹣斋住在上海鼎升栈,鹣斋是广于应酬的,在上海就有同年同寅请花酒,吃大餐,迭为宾主,日夜奔走于花丛酒窟中。北山、燕楼也跟着热闹。哪知北山却看上了一个倌人,是同席韩濂夫叫的。北山目不转睛的看,那倌人见他呆头呆脑,不免掩口一笑。这一笑,笑得北山大乐,想道:“吾何不到她家里去逛逛?”北山虽看上了那倌人,却从不曾转过局。看见局票上写清和坊一弄,便记在心。一日清早,趁燕楼、鹣斋未起身,独自走到清和坊,寻着月媚楼牌子,便是那倌人的书寓。北山进去,那时才早上十下钟,娘姨在楼上闲坐,倌人还没起身,忽听下面说客人上来,娘姨诧异道:“什么客人,来得这样早?好是昨夜没接客人,不然如何招接他。”说着便迎出去,一看认得是韩濂夫的朋友,便问道:“荀大人,你来看韩老爷么?”北山笑嘻嘻的走进里房坐下,问道:“你们先生呢?”娘姨答道:“还没起来呢。”北山走近牀前,将洋纱帐子一掀,即挨身坐下。那倌人倒吓了一跳,弄不明白,只得披衣起来道:“荀大人,这里肮脏,你请榻上去坐吧。”北山见她星眸欲敛,瓠犀半露,说话间一股香气冲透出来,令人魂酥骨软。北山向来无日无夜不把夫人牢记在心坎上的,此时却把贝小姐忘了,眼儿心儿通注在那倌人身上,越看越爱起来,不敢动身。那倌人又催了一遍。娘姨在外见了不象样儿,忙道:“荀大人,你有什么话,等先生起来了好讲,不要这么涎脸。”北山听了,忙在身边取出两卷银洋,双手送至那倌人枕边。那倌人道:“这是什么讲究?”北山道:“我情愿送给你,你收了吗。”那倌人道:“没有这个道理,要你送钱。”北山道:“你不收,吾就死在这里。”娘姨见他有些疯气,忙丢眼给那倌人道:“既是荀大人这么说,先生老实收了吧,算荀大人赏给你的。”那倌人便收了。北山大喜,正在说话,忽听下面又报客上来。北山恐是韩濂夫,遇见不好意思,忙抽身向扶梯走下去。娘姨也不强留,只说声“晚上请过来”,便进去了。北山回到栈中,燕楼、鹣斋已起身,问道:“北山,你何处去了?”北山说话本有些不妥,这次要支吾说谎,愈说得不明白。燕楼也不查问,就道:“你在沪耽搁了一个月,也玩得够了,吾们今夜给你饯行,明日请你动身吧。”北山不语,半晌方挣出一句道:“吾要回去一次。”鹣斋道:“奇了,你回去做什么?还忘不了贝小姐么?”北山不答应,二人盘问得紧,北山只得直说盘缠没了。二人愈觉诧异道:“仲玉走时给你一百两银,你用得这么快,吾们并没有见花费什么?”北山又不语。无奈鹣斋、燕楼逼得急,只得将早晨一席话说了。鹣斋、燕楼大骇,鹣斋跳骂道:“你这个人的心肝,到底是什么做的?”北山哭丧着脸,只是叹气。燕楼道:“说他也无益,吾去看濂夫,想法取还,明日写定了轮船票,吾们的事算完了。以后无论闹出什么把戏,吾们再也不管。”说着更衣出去了。鹣斋向北山咕噜怨了一会,吃过午饭,仍不见燕楼回来。鹣斋无事,在栈中抽烟过瘾,直到晚上,忽见茶房送上一张请客票,看是燕楼在海天春请吃大餐。北山欲不去,鹣斋硬拉着,走到了麦家圈海天春第六号,燕楼已等得久了。鹣斋急问道:“那事怎么样?”燕楼道:“钱已取还,船票也写好了。”对北山道:“明日晚上九句钟,须上轮船。吾这一顿,就算饯行了。”北山到此时,也不得不依。这夜鹣斋、燕楼陪着北山回栈,不曾出门口。明日先唤茶房,将二十余件行李。送上轮船。鹣斋、燕楼直送北山上船,又叮嘱了好些话,方才回栈。二人耽搁了月余,时已五月,天气渐暑,鹣斋有事,赴天津去了。燕楼回家来,匆匆过了夏,秋凉便上城来。正在街上走时,忽听背后有人呼道:“燕楼、燕楼?”觉得声音很熟,回头看时,哎哟一声。看官试猜猜,那人是谁?正是:潦倒一身无长物,栖迟万里起名心。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回 上重庆太史落魄 轰天雷

返回《轰天雷》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