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汪监生贪财娶寡妇

显示/隐藏目录

富贵从来不自由,何须妄想苦贪求。

庸愚痴蠢朝朝乐,伶俐聪明日日忧。

彭祖年高终是死,石崇豪富不长留。

人生万事皆前定,勉强图谋岂到头。

话说嘉兴府秀水县,有一个监生,姓汪名尚文,又号云生,年长三十岁了。他父亲汪礼,是个财主,原住徽州,因到嘉兴开当,遂居秀水。那汪礼有了钱财,便思礼貌,千方百计要与儿子图个秀才。争奈云生学问无成,府县中使些银子,开了公折便已存案,一上道考,便扫兴了。故此汪礼便与他克买附学名色,到南京监里纳了监生,倒也与秀才们不相上下。就往南京坐监。不期这年五月间,时疫相染,这汪礼夫妻并云生妻子,一齐病起,三人相继而亡。家人们一面治棺入殓,一面飞也报到南京。云生得知这个消息,大哭起来,登时出了丁忧文书,即日起身赶到家中,抚棺痛哭,遂有诗曰:

哭罢爹来哭罢娘,妻儿哭得更悲伤。

其间孝顺和恩爱,都在哀中见肚肠。

此时便开丧追荐,一应丧仪已毕,出棺安葬。凡事皆完,归家料理,把当中盘过,停了当业,只听取赎。

云生为人不比汪礼,是个酸涩吝啬之人,故此银子只放进不放出,俗语叫名挟杀鸡,放放恐飞了去。这般为人,岂能受享。那家人们一日只给白米六合,丫环小使只给半升,如此克减,那食用之间,一发不须讲起。有人背后写了四句诗儿,粘在他的大门上,云:

终朝不乐盾常皱,忍饥攒得家赀厚。

锱铢舍命与人争,人算通时天不凑。

云生见了,大笑起来,也写四句贴在门上道:

生平不肯嫌铜臭,通宵算计牙关斗。

杨子江潮翻酒浆,心中只是嫌不勾。

言后,人人晓得他是个涩鬼,遂取一个浑名“皮抓篱”。言其水筲不漏之意。这云生一发臭吝起来。恰好一日坐在家中,此时光景,那天起一阵狂风、乌云四合,登时下起雨来:

但见云生东北,雾起东南。农人罢其耕作,旅人滞其行装。萎妻芳草,思

楚国之王孙,淡谈清风,望汉桌之神女。盖已预惊蚕病,何言特为花愁。

而已足不见园推,案久无招饮帖。心忘探节,闭门听断插天歌。焚云香而

辟湿,烧苍术而收温。懒惰称意,行客怀愁,闭门且读闲书,安忱。恍如

春梦。

这雨直落到傍晚,越觉大了。云生见天晚,雨大,自己同了两个家人出来闭门。只见门楼下歇着一乘女轿,中间坐一个穿白的妇人,又见一个后生带顶巾儿,也穿素服。又有两个家人,扛着一架食罗。那后生见了云生出来,知是主人,连忙上前施礼道:“只因避雨搅扰尊府,实为罪甚。”云生答曰:“不知尊驾在此,有失迎候,里边请坐才是。不知足下,尊姓大名。”那人道:“小弟姓王,名乔,轿里边的是舍妹。因舍妹夫华子青不幸过世,今日正是三周年。与舍妹同往坟上祭奠,不想回来遇了这般大雨,一时间路远又去不得。如今正待拿了三百文钱去寻一时空屋,借歇一夜,明早便行。不知尊府可有这样一间空房儿么?”云生想道:“有三百文钱便留他歇一夜,落得趁他的。只恐他这几个人要酒饭吃起来,倒不好了。”便道:“就有空屋,晚间炊煮未便。”王乔便道:“食罗内,酒饭都有,只要借间空所便是。明日黎明就行。”云生道:“这般大雨。不便出门去寻,若不弃草舍,不着权宿一宵如何?”王乔忙道:“若得如此,实为阴德了。”忙取了三百文钱,送与云生。云生说:“岂有此理,兄倒俗了,决不肯受。”王乔说:“若尊处不收,小弟亦不敢相扰府上也。”云生见他如此说,便道:“既如此,权收在此。”吩咐快抬了大娘子,到后厅上坐。云生同王乔到后厅,重新施礼。轿儿里走一个娇嫡嫡青年美色妇人。上前施了一礼,云生回揖,连忙把眼看他:一双小脚穿着一双白绫鞋儿,真如小小一辨玉兰花儿,心下十分爱极。又把脸儿一看,生得:

芙蓉为面柳为腰,两眼秋波分外娇。

云裳轻笼身素缟,白衣大士降云宵。

那随来的家人,连忙食罗中取出一对大灯烛,着汪管家点在堂前,摆下两付酒盒,男左女右,请云生坐了。云生假意不上,王乔一把扯定不放。云生坐在下边,与王乔对饮,这王氏自己吃了几盏,将酒肴散与家人轿夫去了。云生见王氏吃完,忙吩咐打点被褥,在西边侧房与王氏歇了。这王乔与云生答话儿吃着,云生问道:“令妹丈在日作何事业?”玉乔道:“说起也话长:先妹夫在日是个快活人,只因他父亲在日,挣下万顷田园与他,不期五年之间,他父母都亡了,并无枝叶。先妹夫想起家缘,年将三十尚无子嗣,又无宗枝承立,倘然无了后代,这家缘丢与何人!只为儿女心急,把这性命来弄杀了。如今只丢下舍妹,今年才得二十五岁,怎生守得到老。即使到老,这家私又无人承召,故此今朝去祭奠了先妹夫,以后,要寻一个有造化的丈夫,送他这个天大家缘。”云生听了这几句话,就是蚂蚁攒了他心一般,登时痒将起来道:“谁人做主嫁他?要用多少财礼?”王乔道:“财礼谁人受他的,也没人作主儿。是小弟倒要随舍妹去的。这些田地产业,从先妹夫去世,都是小弟收管,那人上拖欠,也须小弟催征。故此小弟也要同去。”云生笑道:“小弟失偶。尚未续弦,若是不嫌,求兄作伐如何?”王乔道:“原来未有令政,只是舍妹貌丑,恐没福消受府上这般受享,若果不弃,小弟应承是了,不须一毫费心,只要择个日辰,小弟送来便了。”云生道:“承兄金诺,不知令妹心下如何。”王乔说:“放心,都在小弟身上便是。”云生大喜,倒把酒儿劝着王乔,吃到三更方才两下安歇,各人俱睡了不提。

到了次日,王乔借出妆具,男女各各穿戴完了,正等作谢起身,只见云生连忙出来施礼留坐。王氏不肯坐,作谢上轿竟行。云生见王氏去了,道:“王兄,亲事敢是不妥么?”王乔道:“正是妥了,不好在此坐得,只求个吉日,小生自来。”云生曰:“日子已拣了,只是待慢,怎好又唐突。”王乔道:“兄倒不消如此,既是爱亲做亲,不须谦逊,吩咐那一日是了。”云生说:“三月十五是个阴阳不将黄道吉日,还是到何处迎亲?”王乔道:“往水路来,只在水西门外也,不多几步了,待小弟先来通问便了。”云生扯往,留吃早饭。王乔道:“舍妹等久了,后来正要在府上打忧,何必拘拘如此。”云生假脱手儿收了,送出大门。那两个家人抬了食篮,随着去了。

云生进到内房,想了一会:“好造化,一个铜钱也不破费,反得了三百文,又吃了他半夜酒,又送个花枝儿一般的美人,还有偌大家缘,实是难得。想我命中该是这般,那富贵便逼人来了。

看看已是三月十五日,云生想道:“今已及期,只是那王兄又不见,又不知他家住在何处。那日失算了,着一个人随他去认了住场,方有下落。如今若是不来,只好空欢喜一番。心下闷闷不乐,走进走出,心中不安。直待午后,只见王乔穿了新衣,走入门来。云生见了,就是见了宝一般,慌忙走下阶来,拱到堂上,相见坐下。云生道:”小弟正在这里自悔前番不曾着一小作送到府上,今日欲去相请,无由而来,重蒙再降,使小弟不安之甚。“王乔道:”船住水西门了,不知是那一个时辰。“云生道:”日没酉时,是金匾黄道。“即时吩咐手下,打点迎婚之事。心想诸凡要省事,到其间未免要用银子,不怕你肉割了,一时间,时辰已到,把新娘抬至堂上。下轿拜了天地神祗,化了纸马,揭去扇中,露出那花容月貌,愈加比前番娇媚了几分。

品貌婷婷裳似云,翠眉淡淡点朱唇。

一双俊眼含娇媚,三寸细莲半捻春。

云生见了,魂飞天外。须臾抬进八个皮箱,十分沉重,排在房中。云生算计,并不请着亲邻,只与王乔两夫妻合着一桌酒,就在房中坐饮,吃到二更,王乔辞了,下楼去,送在书房中宿下。新郎新妇,未免解衣就枕:

只见二人虽旧,两下重新。一个驾鹤乘鸾,一个攀龙附凤。一时间,巫雨

会襄王。片刻问,彩云迷是虫。金莲高驾水津津,不怕溢蓝桥。玉笋轻抽

,火急急那愁烧袄庙。口对口,舌尖儿不约而来。腿夹腿,那活儿推来又

去。久已离变;今夜不能罢手,向成渴凤,何时方得能丢,虽然交浅,实

是情深。

直至五更方才着枕。次日,梳洗已毕,王氏将八箱之匙,齐开与云生逐件件看过。衣服首饰,金宝珠王,满满八箱。又将田地原契,一并与云生收下。云生心暗欢喜,也将前妻箱钥交付王氏,并自己积下三千余两亦交付妻子收下。有此夫妻二人,如鱼似水,步步不离,好生恩爱,正是:

守已不求过分福,安居惟乐自然春。

这王氏嫁到汪家,将五十日,恰遇端午佳节。汪云生只是家常淡饭,并不设酒做节。王氏只暗地一笑,便道:“闻知烟雨楼上,看龙船极是美观,我心中要去看一看,你可肯么?”云生想道:“去看未免又要破费几钱船钱,”只因心爱了,他吝啬不得,道:“使得。”即时吃了午饭,夫妻二人,上船去看。吩咐王大舅照管家下。王氏将匙钥都付与王乔收了,一船直至烟雨楼前,上岸登楼一望,但闻金鼓之声震惊数里:

梅天歇雨,萱草舒花,画鼓当湖,相学鱼龙之戏。彩舟竟渡,咸施爵马之

仪。旗影如云,浪花似雪。上下祠前,戏纸去来。湖上讴歌,于是罢市。

出观皆为佩兰宝艾,登舟远泛,无非叠翠偎红。桅子榴花,并倌同心之结

,香囊罗扇,相遗长命之丝。短笛横吹,相传吊古。青娥皓齿,略不避人

。分曹得胜,识为西舍郎君。隔叶闻声,知是东邻女伴。杏子之衫,污洒

藕丝。作揽望船,检点繁华,午日欢于上已。殷勤寄省,昔年同是阿谁。

而树里楼台,列户皆悬蒲艾。堤边罗绮,无心更去秋千。待月愿迟,听歌

恨短。及时行乐,故从俗子,当多睹貌相欢;盖忘情者或寡。已乃逸兴渐

闲,纤讴并起。将归绣榻之中,却望银塘之上,草烟罢绿,莲粉坠红。驴

背倒骑,白酒已熏游客。渡头上火,黄昏尽送归人。载还十里香风,闲却

一钩新月。于时,龙归沧海,船泊清河。可惜明朝,又是初六。

云生看罢,与王氏下楼上缆。摇到家来,已是黄昏时候。王乔早已接着,进了中堂,完了一日之事,不提。

不觉光阴似箭,看看过了中秋,又是重阳节过,十月来临。云生与王大舅云:“目今将收晚稻时间了,明日烦劳尊舅,往租户家一行,先收早米也好。”王乔云:“我已计议定了,只在早晚同妹丈一行。方好。”云生道:“使得。”王乔晚上与妹子说明此事。次日,王乔道:“妹丈他日且慢去,待小弟先去一看,若是时候,方可同去。不然何苦跋涉一番。”云生说:“有理。”王乔去了一日方回道,“明日同妹夫且去。已是将次了,遂连晚雇下一只小船,明早同行便了。”次早,王氏早早抽身做了早饭,与丈夫哥子吃了,下船一路往海盐而行。船至曹王庙,王乔道:“住了船。”与云生说:“妹丈,你且在船中略坐一坐,等我先去一看,我来按你同去便了。”云生说:“大舅,你先去,我就来便是。”王乔去了,云生上岸闲行,步到曹王庙前,只见台上演戏。云生近前一看,演的是《四大痴传奇》,正好卢至员外与妻子唱那《懒画眉》道:“

几时得奇珍异宝万斯箱,金玉煌煌映画堂。珍珠珊若垣垣墙,夜明珠百斜

如拳样,七尺珊瑚一万双,一怎能勾巴清寡妇守中房,倚顿陶朱贩四方。

乌孙阿保收牛羊,石崇王恺开银当,刁民豪奴千万行。“

那虞至妻子冻馁难当,唱与卢至听道:“

我笑你蝇头场上履水霜,马足尘中晓夜忙。你一生衣食两周张,妻儿老少

遭磨瘴,那里有金脚银棺葬北廊。“

那卢至回唱与妻子听道:“

一生钱癖在膏盲,阿堵须教达卧床。便秤柴数米有何妨,那饥寒小事何足

讲,可不道惜粪如金家始昌。“

却好里边孩子饥得哭起来,那妻子听见道:“员外听见么?

那嗷数黄口乱饥肠,你百万陈陈贮别仓,便分升斗活儿娘,也是你前生欠

下妻孽帐,今世须当剜肉偿。“

卢至回唱道:“

我岂是看财童子守钱郎,只是来路艰难不可忘。从来财命两相当,既然入

手宁轻放,有日须思没日粮。“

云生看得大眼直。看完了,天色已黑。回到船中,问家人:“王大舅曾回来么?”家人道:“竟不见来。如今天色已晚了,还是怎的?”云生道:“自然住在此处等他。”一面收拾些晚饭吃了,就睡在船中。大早起来,还不见到。家人说:“大舅还不见来,船中柴米也无,怎生是好?”云生想道:“此时不来,不知是何意思,欲待要等,奈无柴米在船,不若且回去再取。”登时把船摇转,回到家中,走进里边。只见女使们报道:“大娘今早不见在房里,往四处相寻,后门都开了,不知往那里去了。”云生吃了一惊,忙上楼来,一看箱笼全无,搬一个尽情绝义,并无一物存留。云生道:“不好了,不好了,中了计也。”双脚一跌,扑漱漱吊下泪来道:“容易挣得这个家私,一旦付之无有,实好苦也。”家人背地皆说:“日常间半文不使,如今被妇人骗去,真真可恼。”正方只见射上一张字纸,上写道:

忆昔清明遇雨,遂尔逢君,幸结三生,永谐百岁。夫唱妇随之念宁无,时

序关心,午节欣逢吝治。一厄浊酒,半文不费,竟图万顷良田。弃妻虽有

七出之条,背夫岂无三尺之法。借宿一宵,奉钱三百。身赔七百,也得千

金。妾为媚色绿珠,君实谋财强盗。罪系一般,法分轻重。妾学西子邀游

,君似亡羊于歧路。想君此际宁无泪寒。再休想钱过北斗,恐番成身葬南

山。劝君耐烦,幸无叹息,只有香饵钧鱼,那见无饵钓鳖。大胆打番芝麻

,再莫糖饼刮削。

云生看罢,自悔道:“原来我惜了钱财,逢时过节,竞不说起。若得依先还我家私,我便朝朝夜夜元宵,我也情愿了。”那街坊上人,大为痛快,又做一支《挂枝儿》唱着:“

皮抓篱水筲汲得漏,进一文积一文,着甚来由,家私积得真丰厚。犹自贪

心重,惹得个女风流,指望他万顷田园也,反弄得空双手。“

总评:

自古道:得便宜处失便宜,又道:贪字是个贫字。云生吝啬成家,实为色欲所迷,终为艳妇所诱,番成苦梦,堪动一笑。

下一章节:第十三回 两房妻暗中双错认

返回《欢喜冤家》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