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卷十(上)

显示/隐藏目录

○先贤士女总赞(上)
含和诞气,人伦资生,必有贤彦,为人经纪,宣德达教,博化笃俗。故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品物焕炳,彝伦攸叙也。益、梁爰在前代,则夏勋配天,而彭祖体地。及至周世,韩服将命,蔓子忠坚。然显者犹鲜,岂国史简阙,抑将分以秦、楚,希预华同?自汉兴以来,迄乎魏、晋,多士克生,髦俊盖世,恺元之畴,感于帝思。于是玺书交驰于斜谷之南,束帛戋戋于梁、益之乡。或龙飞紫阁,允陟玑;亦有盘桓利居,经纶皓素。其耽怀道术,服膺六艺,弓车之招,旃旌之命,征名聘德,忠臣孝子,烈士贤女,高劭足以振玄风,贞淑可以方蘩者,奕世载美。是以四方述作,来世志士莫不仰高轨以咨咏,宪洪猷而仪则,擅名八区,为世师表矣。故《耆旧》之篇,较美《史》、《汉》。而今志州部区别,未可总而言之。用敢撰约其善,为之述赞,因自注解,甄其洪伐,寻事释义,略可以知其前言往行矣。
◎蜀都士女
▲严平恬泊,皓然沈冥。
严遵,字君平,成都人也。雅性澹泊,学业加妙,专精大《易》,耽于《老》、《庄》。常卜筮于市,假蓍龟以教。与人子卜,教以孝;与人弟卜,教以悌;与人臣卜,教以忠。于是风移俗易,上下兹和。日阅数人,得百钱,则闭肆下帘,授《老》、《庄》。着《指归》,为道书之宗。杨雄少师之,称其德。杜陵李强为益州刺史,谓雄曰:“吾真得君平矣。”雄曰:“君但可见,不能屈也。”强以为不然。至州,修礼交遵,遵见之,强服其清高而不敢屈也。叹曰:“杨子云真知人也!”年九十卒。雄称之曰:“不慕夷即由矣”,“不作苟见,不治苟得,久幽而不改其操,虽随、和何以加诸。”
▲仲元抑抑,邦家仪形。
李弘,字仲元,成都人。少读五经,不为章句。处陋巷,淬励金石之志,威仪容止,邦家师之。以德行为郡功曹,一月而去。子赘以见辱杀人,太守曰:“贤者之子必不杀人。”放之。赘自以枉,语家人。弘遣亡命。太守怒,让弘,弘对曰:“赘为杀人之贼,明府私弘枉法。君子不诱而诛也。石昔杀厚,《春秋》讥之;孔子称父子相隐,直在其中。弘实遣赘。”太守无以诘也。州命从事,常以公正谏争为志。杨子云称之曰:李仲元为人也,“不屈其志,不累其身”,“不夷不惠,可瘪之间”;“见其貌者肃如也,观其行者穆如也,闻其言者愀如也”;“非正不言,非正不行,非正不听,吾先师之所畏”。
▲子云玄达,焕乎弘圣。
杨雄,字子云,成都人也。少贫好道,家无担石之储、十金之费,而晏如也。好学,不为章句。初慕司马相如绮丽之文,多作词赋。车骑将军王音,成帝叔舅也,召为门下史,荐待诏,上《甘泉》、《羽猎赋》,迁侍郎,给事黄门。雄既升秘阁,以为辞赋可尚,则贾谊升堂,相如入室,武帝读《大人赋》,飘飘然有凌云之志,不足以讽谏,乃辍其业。以经莫大于《易》,故则而作《太玄》;传莫大于《论语》,故作《法言》;史莫善于《苍颉》,故作《训纂》;箴谏莫美于《虞箴》,故作《州箴》;赋莫弘于《离骚》,故反屈原而广之;典莫正于《尔雅》,故作《方言》。初与刘歆、王莽、董贤同官,并至三公,雄历三帝,独不易官。年七十一卒。自刘向父子、桓谭等深敬服之。其玄渊源懿,后世大儒张衡、崔子玉、宋仲子、王子雍皆为注解。吴郡陆公纪尤善于《玄》,称雄圣人。雄子神童乌,七岁预雄《玄》文,年九岁而卒。
▲林生清寂,莫得而名。
林闾,字公孺,临邛人也。善古学。古者,天子有车之使,自汉兴以来,刘向之徒但闻其官,不详其职,惟闾与严君平知之,曰:“此使考八方之风雅,通九州岛之异同,主海内之音韵,使人主居高堂知天下风俗也。”扬雄闻而师之,因此作《方言》。闾隐Т,世莫闻也。
▲乡忠贞,社稷是经。进贤为国,稽考典刑。爱莫助之,身殒朝倾。
何武,字君公,郫人也。初以射策甲科为郎,历扬、兖州刺史,司隶校尉,京兆尹,清河、楚、沛太守,廷尉,御史大夫。成帝初具三公,拜大司空,封汜乡侯。为人忠厚公正,推贤进士,在楚致两龚,在沛厚两唐,临司隶致平陵何并,居公位进辛庆忌,皆世名贤。临州郡虽无赫赫之名,及去,民思之。才虽不及丞相薛宣、翟方进,而正直过之。哀帝即位,以朱博、赵玄为公卿,用事,免官。谏大夫鲍子都亟言讼之,丞相王嘉亦以为慨。帝复征武为御史大夫,徙前将军。时大司马新都侯王莽避帝外家丁、傅氏,逊位,亦以列侯见征。哀帝诏博举太常,莽从武求举,武以莽奸人之雄,不许。哀帝崩,王太皇太后,莽姑也,即日引莽入,收大司马董贤印绶,诏举大司马。丞相孔光等逼王氏,皆举莽。武与左将军公孙禄谋曰:“莽四父世朝,权倾人主,必危刘氏。”乃举禄,禄亦举武。太后不从,用莽为大司马。莽讽有司劾奏,皆免。武就国后,莽浸盛,遂为宰衡、安汉公。欲图篡汉,惮武与其叔红阳侯王立不从。元始三年,因吕宽、吴章事槛车征武,武自杀。众咸冤之。莽欲厌众心,谥武曰刺侯。子况嗣。平帝崩,莽因居摄,后僭帝位。
▲叔文播教,变风为雅。道洽化迁,我实西鲁。
张宽,字叔文,成都人也。蜀承秦后,质文刻野,太守文翁遣宽诣博士东受七经,还以教授,于是蜀学比于齐、鲁,巴、汉亦化之。景帝嘉之,命天下郡国皆立文学,由翁唱其教,蜀为之始也。宽从武帝郊甘泉泰,过桥,见一女子裸浴川中,乳长七尺,曰:“知我者,帝后七车。”得宽车。对曰:“天有星主祠祀,不齐洁,则作女令见。”帝感寤,以为扬州刺史。复别蛇莽之妖。世称云“七车张”。作《春秋章句》十五万言。
▲长卿彬彬,文为世矩。
司马相如,字长卿,成都人也。游京师,善属文,着《子虚赋》而不自名。武帝见而善之,曰:“吾独不得与此人同世。”杨得意对曰:“臣邑子司马相如所作也。”召见相如。相如又作《上林赋》,帝悦,以为郎。又上《大人赋》以风谏;制《封禅书》,为汉辞宗。官至中郎将。世之作辞赋者自杨雄之徒咸则之。
▲王渊艳丽,蔚若华圃。
王褒,字子渊,资中人也。以高才文藻侍宣帝。初为王襄作《乐职》、《中和》颂,宣帝时,又上《甘泉》、《洞箫》赋。帝善之,令宫人诵之。为谏大夫,卒。
▲子山翰藻,遗篇有序。
杨终,字子山,成都人也。年十三,已能作《雷赋》,通屈原《七谏》章。后坐太守徙边,作《孤愤》诗。明帝时,与班固、贾逵并为校书郎,删《太史公书》为十馀万言,作《生民》诗,又上《符瑞》诗十五章,制《封禅书》,着《春秋外传》十二卷,《章句》十五万言,皆传于世者。
▲少迁猛毅,垂勋三邦。
陈立,字少迁,临邛人也。成帝时,柯有乱,大将军王凤荐立为太守,克平祸乱。徙守巴郡,秩中二千石,治有尤异。又徙天水太守,为天下最,天子赐黄金四十斤。入为左曹、卫将军护军都尉。
▲世公赋政,祥瑞来同。
王阜,字世公,成都人也。太守第五伦察举孝廉,为重泉令,有鸾鸟集于文学十馀日。迁益州太守,神马出滇池河,甘露降,白乌见,民怀之如父母。
▲猗欤文父,发幼童。德澹会稽,道崇辟雍。
张霸,字伯饶,谥曰文父,成都人也。年数岁,以知礼义,诸生孙林、刘固、段着等宗之,移家其宇下。启母求就师学,母怜其稚,对曰:“饶能。”故字伯饶也。为会稽太守,拨乱兴治,立文学,学徒以千数,风教大行,道路但闻诵声,百姓歌咏之。致达名士顾奉、公孙松、毕海、胡母官、万虞先、王演、李根,皆至大位。在郡十年,以有道征,拜议郎,迁侍中。遂授霸五更,尊礼于太学。年老卒,葬河南。
▲少府委迟,作卿作师。
赵典,字仲经,成都人。太尉戒子也。与颍川李膺等并号“八俊”。三为侍中,自乐禄俸施贫。方授国师,未拜,病卒。
▲何、杨研神,贯奥入微。
何英,字叔俊,郫人也。杨由,字哀侯,成都人也。二子学通经纬。英着《汉德春秋》十五卷。孙汶,字景由,亦深学。初征,上日食盗贼起,有效。为谒者,京师旱,请雨,即澍。迁犍为属国。着《世务论》三十篇。卒。杨由为太守廉范文学,范称能治。由言当有贼发。顷之,广柔羌反,寇杀长姚超。乡人冷丰赍酒侯之,值客,未内,由为知其多少。又言,人当致果,其色赤黄,果有送甘橘者。大将军窦宪从太守索《云气图》,由谏莫与,寻宪受诛。其明如此。着书十篇而卒。
▲司农明允,国宪是维。
任,字文始,成都人也。初为叶令,治奸贼七十馀人。迁梁相、尚书令,清身检下。大将军梁冀惮之,出为魏郡,徙平原,岁出租税百万。冀诛,复入为尚书令、司隶校尉,迁大司农,卒。弟恺,徐州刺史,亦有治名。父循,字伯度,为长沙太守,得其父,时为五官,事在精通也。
▲翁君美秀,牧后寤机。
何霸,字翁君,司空武兄也。为郡户曹。刺史王尊将之官,移诸郡不得遣迎,唯霸白太守宜往,太守遣霸。尊大怒。霸对曰:“太守遣霸,非修敬也,以去京师久,迟知朝廷起居耳。”尊遽下车,持节对之。因奇霸容止,辟为别驾,举秀才,为属国、中郎将。弟显,颍川太守。兄弟五人皆有名。
▲伯骞推贤,求善如饥
柳宗,字伯骞,成都人也。初结九友共学,号“九子”。及为州郡右职,务在进贤。拔致求次方、张叔辽、王仲曾、殷智孙等,终至牧守。州里为谚曰:“得黄金一笥,不如为伯骞所识。”举茂才,为美阳令。
▲文侯,极位台衡。
文侯赵戒,字志伯,少府典父也。父定,以游侠称。戒,顺、桓帝之世历司徒、太尉,登特进。屡居公辅,免忧患于无妄之世。告归于蜀,薨家。
▲太尉颉颃,志振颓纲。
赵谦,字彦信,戒孙也。历位卿尹,初平元年为太尉。时董卓秉政,欲迁天子长安。谦与司空荀爽固谏,卓不听,以为车骑将军。奉大驾西幸,封洛亭侯,拜司隶校尉。忤卓指,免。讨白波贼有功,封郫侯,进司徒,免。拜尚书令,太仆。三年,薨,谥曰忠侯。
▲司徒继踵,亻黾亻免权横。
赵温,字子柔,谦弟。以侍中同舆辇西迁,封江南亭侯。兄亡,初平四年拜司空,未期,进司徒,当世荣之。时车骑将军李亻与董承、张济等争权,数迁移天子,温以书切责于亻。天子闻,为寒心。寻曹公入,徙天子都许,政出诸侯,礼待温。居公位十五年。建安十三年薨。
▲犹操道柄,董、李是让。
让,责也。董卓、李亻凶擅,谦、温干之。初,文侯与李固、胡广议立清河王蒜,而冀欲立蠡吾侯,赵戒胁而从之,使李固枉死。君子以为卓、亻之恶甚于梁冀,谦摩卓之牙,温弄亻之爪,虽逼权势,以道陈训,贤其祖远矣。
▲侍中授命,分节亦彰。
常洽,字茂尼,江原人也。自荆州刺史迁京兆尹、侍中、长水校尉,以兵卫大驾西幸。亻等作难,常侍卫天子左右,为亻所杀。
▲蛮夷猾扰,倡乱南疆。子恭要传,丑秽于攘。
杨竦,字子恭,成都人也。元初中,越、永昌夷反,残破郡县,众十馀万。刺史张乔以竦勇猛,授从事,任平南中。竦先以诏书告喻,不服,乃加诛。杀虏三万馀人,获生口千五百人,财物四千万,降夷三十六种;举正奸浊长吏九十人,黄绶六十人。南中清平。会被伤卒。乔举州吊赠,列画东观。
▲伯春、孟元,匡正时君。
张充字伯春,李[B089],字孟元,江原人也。充为治中从事。时刺史恃豪,每见从事,布席地坐,己自安高床上。充入ト,不肯进。刺史寤,乃更礼从事。刺史辟公孙特、大姓犍为李威、桥稚充曹。时有水灾,伦受刺史指,以江中斗平,不足表闻,[B089]固争之。后刺史至,与伦不平,求郡短,劾伦不言水灾。[B089]对以诏书:上灾异不得由州。伦迁司空,辟[B089]掾。
▲杨罗为令,遗爱在民。
杨班字仲桓,成都人也,罗衡字仲伯,郫人也,俱师征士何幼正。班为不韦、茂陵令,治化浃洽。徙西城、郎中令,号时名宰。衡为万年令,路不拾遗,人家牛马皆系道边,曰:“属罗公。”三府争辟,拜广汉长,二县皆为立祠。
▲小伯温恭,预图息纷。
陈湛,字小伯,成都人也。历使蓉令,民皆怀服。州辟治中从事。广汉太守遣子诣州修欢交,使君欲纳;湛谏不可失《羔羊》义,使君从之。后有言州郡私交者,考之无得,乃明也。
▲孟由至孝,遐叶希风。
禽坚,字孟由,成都人也。父信为县吏,使越,为夷所得,传卖历十一种。去时,坚方妊六月;生,母更嫁。坚壮,乃知父湮没,鬻力佣赁,求碧珠以求父。一至汉嘉,三出徼外,周旋万里,经六年四月,突瘴毒狼虎,乃至夷中得父。父相见悲感,夷徼哀之。即将父归,迎母致养。州郡嘉其孝,召功曹,辟从事,列上东观。太守王商追赠孝廉,令李为立碑铭,迄今祠之。
▲仲昱免师,
仲昱,成都人也。少受学于严季后。季后为汶江尉,书呼仲昱,仲昱许十月往。会夷反断道,仲昱期于往。经度六七,几死。数年,卒得至汶江,为季后陈策,俱得免难,远近叹之。
▲叔本慕仁。
任末,字叔本,繁人也。与董奉德俱学京师,奉德病死,推鹿车送其丧。师亡身病,赍棺赴之,道死,遗令敕子载丧至师门,叙平生之志也。
▲伯禽证将,
朱普,字伯禽,广都人也。为郡功曹。太守与刺史王冀有隙,枉见劾。普诣新都狱,掠笞连月,肌肉腐臭,恶同死人,证太守无事。敕其子曰:“我死,载丧诣阙,使天子知我心。”事得清理,普以烈闻。
▲文寺代君。
李磬,字文寺,严道人也,为长章表主簿。旄牛夷叛,入攻县,表仓卒走,锋刃交至。磬倾身捍表,谓虏曰:“乞杀我,活我君。”虏乃杀之,表得免。太守嘉之,图象府庭。
▲在三义敦,终始可称。
人生于三,事之若一,君、父、师也。言人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普、磬可谓能终始也。
▲炎光中微,巨、述僭乱。
炎,火光也,汉以火德王。自高祖至平帝十二世,国嗣三绝。平帝早崩,安汉公王莽字巨君遂篡天子位,称新室皇帝。而茂陵公孙述字子阳,为莽导江卒正,遂僭号于蜀。
章、王刎首。章明,字公孺,新繁人也。王皓,字子离,江原人也。明为太中大夫。莽篡位,叹曰:“不以一身事二主。”遂自杀。皓为美阳令,去莽归蜀。公孙僭号,使使聘之。皓乃自刎,以头付使者。述惭怒,诛其妻子。
侯刚哭汉。刚字直孟,繁人也,为郎。见莽篡位,佯狂,负木斗守阙号哭。莽使人问之。对曰:“汉祚无穷,吾宁死之,不忍事非主也。”莽追杀之。
▲公卿绝ㄕ,亦蹈节贯。
王嘉,字公卿,江原人也。为郎,去莽还蜀。公孙述先闭其妻子,使人征之。嘉闻王皓死,叹曰:“吾后之哉!”亦自杀。述惭,贳其妻子。
▲罗生美至,思济艰难。述方遂非,残彼贞干。
罗衍,字伯纪,成都人也。为述郎,说尚书解文卿、郑文伯使谏述降汉,为子孙福。解、郑从之。述怒,闭二子于薄室六年,二子守志不回,遂幽死。衍卒察孝廉,征博士。
▲刘主割据,资我英俊。鸿胪渊通,与道推运。
何宗,字彦若,郫县人也。通经纬、天官、推步、图谶,知刘备应汉九世之运,赞立先主。为大鸿胪,方授公辅,会卒。
▲君肃矫矫,颖类倬群。
何,字君肃,宗族人也。初,犍为杨洪为太守李严功曹,去郡数年,以为蜀郡,严犹在官。为洪门下书佐,去郡数年,以为广汉,洪犹在官。是以西土咸服诸葛亮之能揽拔秀异也。徙犍为太守,卒。
▲辅汉朗捷,服时之勤。
张裔,字君嗣,成都人也。汝南许文休称其才“锺元常辈也”。为辅汉将军,丞相长史。丞相北征,居府统事,足食足兵。
▲太常清密,邃远钩深。
杜琼,字伯瑜,成都人也。师事任定祖,通经纬术艺,为太常。沉默慎密,称诸生之淳。
▲休休众彦,殊涂同臻。金声玉振,蜀之球琳。
休休,美也。众彦,言此四十三人也。《易》曰:殊涂同归,百行齐致。贵于流光显称,扬名垂世。此四十三人者,虽立行不同,俱以垂美,如金玉之音器,为世名宝。
述蜀郡人士。
▲敬司穆穆,畅始玄终。
敬,司马氏女,五更张伯饶妻也。霸前妻有三男一女,敬司产一男。抚教五子,恩爱若一。霸卒,葬河南,敬司与诸子还蜀。疾病,遗令告诸子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汝父在梁,吾自在蜀,亦各其志,勿违吾敕也。”遂葬蜀。子光超禀母教,为聘士也。
▲叔纪婉娩,十媛仰风。
叔纪,霸女孙也,广汉王遵。至有贤训,事姑以礼。生子商,海内名士。广汉周干、古朴、彭勰、汉中祝龟为作颂,曰:“少则为家之孝女,长则为夫之贤妇,老则为子之慈亲。终温且惠,秉心塞渊,宜谥曰孝明惠母。”
▲公乘氏张,两髦义崇。
公乘会妻,广都张氏女也。夫早亡,无子,姑及兄弟欲改嫁之,张誓不许,而言之不止。乃断割耳,养会族子,事姑终身。
▲助陈抚孩,节笃分充。
助陈,临邛陈氏女,犍为杨凤妻也。凤亡,养遗生子守节,兄弟必欲改嫁,乃引刀割咽,几死。宗族骇之,遂全其义。
▲二常茕茕,颓构再隆。
元常、靡常,江原人也。元常,广都令常良女,广汉便敬宾,早亡。元常无子,养宾族子。父母欲嫁,乃祝刀誓志而死。靡常,仲山女,成都殷仲孙。家遭疫气死亡,惟靡常在。十八,收葬诸丧,养遗生子,立美成家。
▲纪常哀哀,精感昭融。
纪常,常侍常洽女,赵侯夫人也。父遇害长安,其二兄皆先没,遣父门生翟登、张顺迎丧。时寇贼蜂起,昼夜悲哀,顺、登得将丧无恙还,时人皆以纪常精诚所感。
▲贡罗誓志,
贡罗,郫罗倩女,景奇妻也。奇早亡,无子。父愍其年壮,以许同郡何诗。贡罗白书誓父不还家。父乃使诗白州,州告县逼遣之。罗乃诉州,刺史高而许之。
▲玄何忘生。
玄何,郫何氏女,成都赵宪妻也。宪早亡,无子,父母欲改嫁。何恚愤自幽,乃不食,旬日而死。郡县为立石表。
▲昭仪殉身。
昭仪,繁张氏女,广汉朱叔贤妻也。贤为郡督邮。建安十九年,刘主围刘璋于成都,贤坐谋外降诛。璋以昭仪配兵将,见逼,昭仪自杀。三军莫不哀叹。
▲二姚见灵。
广柔长郫姚超二女妣、饶,未许嫁,随父在官。值九种夷反,杀超,获二女,欲使牧羊。二女誓不辱,乃以衣连腰自沈水中死。见梦告兄慰曰:姊妹之丧当以某日至溉下。慰寤,哀愕,如梦日得丧。郡县图象府庭。
▲峨峨淑媛,表图铭旌。
淑,善;媛,婉娩也。言此十二女皆图象列传。
述蜀郡列女。
右蜀郡士女赞第一。
凡五十五人。
◎巴郡士女(阙)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十(中)

相关内容:

卷十(下)

卷十(中)

卷十一

●●●(表示卖丝的羌人〔氐人〕)

卷十二

卷三

卷一

卷七

卷二

卷四

 

返回《华阳国志》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