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卷十(中)

显示/隐藏目录

○先贤士女总赞(中)
◎广汉士女
▲讲学冲邃,洙、泗是希。胤帝绍圣,庶熙畴咨。
杨宣,字君纬,什邡人也。少受学于楚国王子张,天文、图纬于河内郑子侯,师杨公叔,能畅鸟言,长于灾异,教授弟子以百数。成帝征拜谏大夫。帝无嗣,宣上封事,劝宜以定陶恭王子为太子,帝从之,出宣为交州牧。太子即位,为哀帝。拜河内太守,征太仓令。上言宜封周公、孔子后,帝从之,封周公后公孙相如为褒鲁侯,孔子后孔均为褒成侯。又荐辽东王纲、琅琊徐吉、太原郭越、楚国龚胜等宜赞隆时雍。平帝时,命持节为讲学大夫,与刘歆共校书。居摄中卒。门生河南李吉、广汉严象、赵翘等皆作大儒。
▲长伯抚遐,声畅中畿。析虎命邦,绰有馀徽。
郑纯,字长伯,妻阝人也。为益州西部都尉。处地金银、琥珀、犀象、翠羽出,作此官者皆富及十世。纯独清廉,毫毛不犯,夷汉歌叹。表闻,三司及京师贵重多荐美之。明帝嘉之,乃改西部为永昌郡,以纯为太守。在官十年卒,列画颂东观。
▲三老泱泱,实作父师。
杨统,字仲通,新都人也。事华里先生炎高,高戒统曰:“汉九世王出图书与,卿应之。”建武初,天下求通《内谶》二卷者不得。永平中,刺史张志举统方正。司徒鲁恭辟掾,与恭共定音律,上家法章句及二卷解说。迁侍中、光禄大夫。以年老道深,养于辟雍,授几杖为三老,卒。《内谶》二卷竟未详。
▲平仲淑道,殆乎庶几。
王,字平仲,妻阝人也。少与雒高士张浮齐名,不应州郡辟命。司隶校尉陈纪山,名知人,称天下高士。年四十二卒。弟获志其遗言,撰《王子》五篇。东观郎李胜,文章士也,作诔,方之颜子,列画学官。
▲文父明洞,探赜索微。
杨序,字仲桓,统仲子也。道业侔父,三司及公车连征辟,拜侍中。上言西方及荆、扬、交州当兵起,人民疫蝗,洛阳大水,宫殿当灾,三府当免,近戚谋变,皆效验。大将军梁冀秉权,自退去。授门徒三千人。本初元年及建和中,特征聘,不行。年八十三卒。天子痛惜,诏谥曰文父。弟子雒昭约节宰、绵竹寇欢文仪、蜀郡何苌幼正、侯祈升伯、巴郡周舒叔布及任安、董扶等皆征聘辟举,驰名当世。
▲元章玄泊,韬光匿辉。
段翳,字符章,新都人也。明经术,妙占未来。尝告大渡津吏曰:某日当有诸生二人荷担问翳舍处者,幸为告之。后竟如其言。又有人从冀州来学积年,自以精究翳术,辞去。翳为筒作书,封头与之,告曰:“有急发之。”至葭萌争津,吏挝从者头,诸生发筒,筒中有书曰:“到葭萌争津破头,以膏裹之。”生乃喟然知不及翳,还更精学。翳常隐匿,不使人知。门人皆号夫子。
▲稚子奕奕,古之畏爱。
王涣,字稚子,妻阝人也。初为河内温令,路不拾遗,卧不闭门。民歌之曰:“王稚子,世未有,平徭役,百姓喜。”迁兖州刺史,部中肃清。征拜侍御史、洛阳令。聪明惠断,公平廉正,抑强扶弱,化行不犯,发奸レ伏,忽若有神,京华密静,权豪畏敬。元兴元年卒。百姓痛哭,二县吊丧,行人商旅,莫不祭之。贾胡左威,遭其清理,制服三年。洛阳弦歌之,为立祠。天子悼惜,每下诏书德令,必赐后嗣,与卓茂等为伍。
▲敬伯恺悌,树德播惠。
王堂,字敬伯,妻阝人也。初临巴郡,进贤达士,举孝子严永、隐士黄错及张、陈髦,民为立祠。徙任右扶风,政教严明。帝舅车骑将军阎显、大将军窦宪,中常侍江京等嘱,辄拒之。白鹿见象,不以为祥。徙鲁相,又徙汝南守,举陈蕃为功曹,应嗣司隶校尉,号知人之鉴。
▲叔宰济济,以礼进退。
冯颢,字叔宰,妻阝人也。少师事杨仲桓及蜀郡张光超,后又事东平虞叔雅。初为谒者,威仪济济;为成都令,迁越太守,所在着称。为梁冀所不善,冀风州追迫之,隐居。作《易章句》及《刺奢说》,修黄老,恬然终日。
▲大匠奇畅,妙监玄察。尽言规世,以陨越。
翟,字子超,雒人也。少事段翳,以明天官为侍中、尚书。常见太史令孙懿,欷涕泣曰:“图书有贼臣孙登,将以才智为黄门所害,君表相应之,是以凄怆。”后为京兆尹、光禄大夫、将作大匠,上言汉四百年当有弱主闭门听政,数在三百年之间。荐故太尉庞参、故司徒李明通三才,忠正可以辅世。所言每指利疾,权贵诬及尚书令高堂芝交构,免死。着《援神契经说》,卒家。
▲司隶聪敏,奋名后叶。
郭贺,字乔卿,雒人也。初为太守黄幸户曹。幸有事,与汉中太守李荣俱被征。贺劝幸星行诣诏狱自归,得免;荣稽留,诏杀之。由是显名。太守蔡茂命为主簿。茂梦坐大殿极上,得嘉禾三穗,以问贺,对曰:“明府位当至三公。”旬月,茂迁司徒。表贺明律令,稍迁侍中、尚书仆射、司隶校尉、荆州刺史。百姓歌之曰:“厥德仁明郭乔卿。”明帝南巡狩,善其治,赐三公服,去露冕,使百姓见之,以彰有德。征河南尹,卒。天子痛惜,赐钱三十万。
▲镡、蔡翩翩,交友惟贤。
镡显,字子诵,妻阝人也。蔡弓,字子骞,雒人也。俱携手共学,冬则侍亲,春行受业。与张霸、李、张皓、陈禅为友,共师司徒鲁恭。显又与王稚子同见察孝于太守陈司空,历豫州刺史、光禄大夫、侍中、卫尉。弓为庐江太守,征拜议郎。而霸、、皓、禅皆至公卿。
▲两李丽采,文藻可观。
李尤字伯仁,李胜字茂通,雒人也。侍中贾逵荐尤有相如、杨雄之才,明帝召作东观、辟雍、德阳诸观赋铭、《怀戎颂》、百二十铭,着《政事论》七篇,帝善之。拜谏大夫、乐安相。后与刘珍共撰《汉纪》。孙充,有文才。胜为东观郎,着赋、诔、论、颂数十篇。
▲宪父悬车,
王稚,字叔起,堂幼子也。屡拒孝廉,公府十五辟,公车征,及授二千石,征以太常,终不诣。年八十一卒。门人录其本行,谥曰宪父。癸未诏书以安车聘请,会已亡。
▲征君肥Т。
冯信,字季诚,妻阝人也。郡三察孝廉,州举茂才,公府十辟,公车再征,不诣。公孙述时,目青盲,侍婢奸其前,阳不觉。述卒,以年老不出。
▲董、任循志,束帛戋戋。
董扶字茂安,任安字定祖,绵竹人也。家居教授,弟子自远而至。扶初应贤良方正,诣京师。宰府十辟,公车三征,再举有道,为侍中。观汉将乱,求为属国,还蜀。安察孝及茂才,公府辟,公车征,皆不诣,卒布衣。弟子杜微、何宗、杜琼皆名士,至卿佐。
▲文表汜博,提携士彦。
王商,字文表,妻阝人也。博学多闻。州牧刘璋辟为治中,试守蜀郡太守。荆州牧刘表、大儒南阳宋仲子远慕其名,皆与交好,许文休称商“中夏王景兴辈也。”商劝璋揽奇拔隽,甚善匡救。荐致名士安汉赵韪及陈实盛先、垫江龚杨、赵敏、黎景、阆中王澹、江州孟彪,皆至州右职、郡守。又为严、李立祠,正诸祀典。在官十年而卒。
▲超类拔萃,实惟世信。
刘宠,字世信,绵竹人也。出自孤微。以明《公羊春秋》上计阙下,见除成都令,政教明肃。时诸县多难治,乃换宠为郫令,又换妻阝、安汉,皆垂绩。还在成都,迁柯太守。初乘一马之官,布衣疏食,俭以为教。居郡九年,乘之而还,吏人为之立铭。王商、陈实,当世贵士,皆与为友。
▲节英亢烈,仰诉鼎臣。
段恭,字节英,雒人也。少周流七十馀郡,求师受学,经三十年。兄事冯翊骆异孙、泰山彦之章、渤海纪叔阳,遂明天文二卷。东平虞叔雅学绝高当世,遂游于蜀,恭以朋友礼待之。后为上计掾,会有司劾太尉庞参兼举茂才、孝廉。参性忠正亮直,为贵戚所摈,以恚发病,远近称冤。恭不能耐其枉,亢疏表参忠直,不当以谗佞伤毁忠正。帝悟,即日召西曹掾问疾,寻羊酒慰劳参忠。
▲士游孝淳,感物悟神。
姜诗,字士游,雒人也。事母至孝。母欲江水及鲤鱼脍,又不能独食,须邻母共之,诗常供备。子汲江溺死,秘言遣学,不使母知。于是有涌泉出于舍侧,有江水之香,朝朝出鲤鱼二头,供二母之膳。其泉灌田六顷,施及比邻。公孙述平后,东精为贼,掠害,不敢入仕泔。时大荒饥,精致米肉与诗,诗埋之。永平三年,察孝廉,明帝诏曰:“大孝入朝,孝廉一切皆平之。”除江阳、符长,所居乡皆为之立祠。
▲少林阴德,阳报是甄。
王忄屯,字少林,新都人也。游学京师,见客舍有一书生困病,忄屯隐视,奄忽便绝。有金十斤,忄屯以一斤买棺木,九斤还要下葬埋之。后为大渡亭长,大马一匹来入亭中,又有绣被一领飞堕其前,人莫识者,郡县以畀忄屯。后乘马到雒县,马牵忄屯入他舍。主人问忄屯所由得马,忄屯具说其状,并及绣被。主人怅然曰:“卿何阴德而致此?”忄屯说昔埋书生事。主人惊曰:“是我子也,姓金名彦,卿乃葬之,不报,天彰卿德。”辟举茂才,除令。宿亭中,数有人为鬼所杀。忄屯上楼,夜半有女子称冤,曰:“妾,涪令妻也,当之官,宿此,枉为亭长所杀,大小二十口埋在楼下,夺取财物。”忄屯曰:“汝何故以恒杀人?”女子曰:“妾不得白日,惟依夜,人眠不肯应,恚,故杀之。”初来时,言无衣,忄屯以衣衣之,言讫投衣而去。旦召游徼诘问,具服。即收同谋十馀人杀之,送涪令丧还乡里。当世称之。
▲仲鱼谦冲。
羊期,字仲鱼,妻阝人也。父为交州刺史,卒官。期迎丧,不敢取官舍一物。郡三察孝廉,公府辟,州别驾,皆不应。太守尹奉弃刑名,行礼乐,请为功曹;刺史必欲借期自佐,不得已,为别驾。后为太守孙宝、蔡茂、衤殳讽功曹。当欲渡津,津吏滞,停车待之三日;将宿中亭,中有县吏,引车避之。为野王令。
▲云卿安贫。
朱仓,字云卿,什邡人也。受学于蜀郡张宁,餐豆屑饮水以讽诵。同业怜其贫,资给米肉,终不受。着《河洛解》。家贫,恒以步行。为郡功曹。每察孝廉,羞碌碌诣公府试,不就。州辟治中从事,以讽咏自终。
▲伯式玄照,
折像,字伯式,雒人也。其先张江为武威太守,封南阳折侯,因氏焉。父国为郁林太守。家赀二亿,故奴婢八百人,尽散以施宗族,恤赡亲旧,葬死吊丧。事东平虞叔雅,以道教授门人,朋友自远而至。时人为谚曰:“折氏客谁?朱云卿、段节英,中有佃子赵仲平,但说天文论五经。”
▲孟宗当仁。
杜真,字孟宗,绵竹人。诵书百万言。兄事翟。免后,尚书令与司隶校尉枉劾之,复征诣狱。真上章救之,受掠笞六百,狱中明无事,京师壮之。以汉道微,散财施宗族,不应公府辟命。及辟,长吏候迎,每交于门,乃断以自绝。
▲味道好施,清风迈伦。
赞仲鱼以下也。
▲汉儒请雨,精感庆云。
谅辅,字汉儒,新都人。为郡五官掾。时天大旱,请雨不降,辅出祷祈,乃积薪祝神曰:“不雨则欲自焚,为贪叨吏谢罪百姓。”言终暴雨。
▲韩揆义烈,
韩揆,字伯彦,绵竹人也。为令裒主簿。值黄巾贼入界,扶裒走入草中。裒遣求隐翳处,未还,裒为贼所得,见害。揆殡殓葬埋讫,诣从事贾龙求兵讨贼。贼破,曰:“本报令君,而苟自活,非忠。”乃自杀。
▲乔云勇震。
左乔云,绵竹人也。少为左通所养为子。通坐任徒,徒逃,吏欲破通膑。通无壮子,故为吏所侵。乔云时年十三,喟然愤怒,以锐刀杀吏,解通走。将令出追,初闻,以为壮士,及知是小儿,为之流涕。
▲杨宽证将,烈播友人。
宽字叔仲,新都人也。父斌证令万世,太守衤殳讽以忠义状闻。宽为郡吏,乡人马闰章言太守五方,宽与兄皆诣狱证之,得理。后方当迁南郡,闰复章之。宽乃发闰赃私事,闰伏罪。友人汝锟为张明所杀,宽怒,缚明送锟家,使自谢之也。
▲宁叔执仇,
宁叔,字茂泰,广汉人,与友人张昌共受业太学。昌为河南大豪吕条所杀,叔杀条,自拘河南狱。顺帝义而赦之。
▲张复师雠。
张钳,字子安,广汉人也。师事犍为谢裒。裒死,负土成坟。三年,裒子为人所杀。钳复其雠,自拘武阳狱。会赦,免,当世义之。
▲贾为士死,分侔虞、朱。
贾栩,字符集,什邡人也。雒孟伯元为父复仇,闻栩名,往投之。雒县追伯元踪,栩叹曰:“士以义遇我,岂可倍哉!杀雒县,必移什邡,负我君。”乃自杀。李胜诔之,以方虞卿、鲁之朱家。
▲郭玉通术,盖亦所修。
郭玉字通直,新都人也。明方术,伎妙用针,作《经方颂说》。官至太医丞、校尉。
▲爰迄刘氏,司农含章。爽朗翠粲,观国之光。
秦宓,字子敕,绵竹人也。初,隐遁不应州郡之命,丞相亮领益州牧,选为别驾、中郎将。吴使张温将反命,亮率百官饯之。温与宓语,答问若响应声,辞义雅美。温大敬服,以为蜀之有宓,犹鲁有仲尼也。迁长水校尉、司农。宓甚有通理,弟子谯周具传其业。
▲李、王四子,并作琳琅。
李朝字伟南,弟邵字永南,妻阝人也。王士字义强,从弟甫字国山,文表诸弟也。先主领牧,朝为别驾。群下上先主为汉中王,其文朝所造也。后丞相亮府辟西曹掾。亦有文才,兄弟三人号“三龙”。士历宕渠、犍为、益州太守。甫善言议人流,有美称,自绵竹令为州右职。
▲优游容与,特进太常。
镡承,字公文,妻阝人也。历郡守、州右职,为少府、太常。时费、姜秉政,孟光、来敏皆栖迟,承以和独立,特进之也。
▲从事烈至,谏君刎首。
王累,新都人也。州牧璋从别驾张松计,遣法正迎先主,主簿黄权谏,不纳。累为从事,以谏不入,乃自刎州门,以明不可。
▲郑度进规,忠谋莫受。虽云天时,抑由人咎。
度,绵竹人也。先主自葭萌南攻,说牧璋曰:“左将军悬军袭我,野谷是资。急驱巴西、梓潼民内涪水以南,一切烧除野谷,固垒待之。彼请战不许,久无所资,不过百日,必当面缚。”先主闻而恶之。璋不纳。言虽在天,亦由璋之愚。
▲永年负才,自丧世主。
彭,字永年,广汉人。有俊才。刘璋时坐事为徒。及先主入,自庞统,为州右职。失先主意,左迁江阳太守。望。诸葛亮以为心大志广,难可保,劝先主因事诛之。
▲汉南哽哽,逃卺其守。
李邈,字汉南,邵兄也,牧璋时为牛な长。先主领牧,为从事。正旦命行酒,得进见,让先主曰:“振威以将军宗室肺腑,委以讨贼,元功未效,先寇而灭。邈以将军之取鄙州,甚为不宜也。”先主曰:“知其不宜,何以不助之?”邈曰:“匪不敢也,力不足耳。”有司将杀之,诸葛亮为请,得免。久之,为犍为太守、丞相参军、安汉将军。建兴六年,亮西征,马谡在前,败绩,亮将杀之。邈谏以“秦赦孟明,用霸西戎;楚诛子玉,二世不竞。”失亮意,还蜀。十二年,亮卒,后主素服发哀三日。邈上书曰:“吕禄、霍禹未必怀反叛之心,孝宣不好为杀臣之君,直以臣惧其逼,主畏其威,故奸萌生。亮身杖强兵,狼顾虎视,‘五大不在边’,臣常危之。今亮殒殁,盖宗族得全,西戎静息,大小为庆。”后主怒,下狱诛之。
▲诜诜彦造,或哲或友。昭德音芳,垂名厥后。
总赞此四十六人也。
述广汉人士。
▲任母治内,子成名贤。
任安母姚氏也。雍穆闺门,早寡,立义资安,遂事大儒。安教授,每为赈恤其弟子,以慰勉其志,于是安之门生益盈门。
▲庞行养姑,妇师之先。
庞行,姜诗妻也。事姑,昼夜纺绩,以给供养。子汲江溺水死,秘言遣诣学。常作冬夏衣投水中,言寄与子。诗呼妻,使为姑舂,应命迟,见遣;不敢远去,游于外供给,因邻母致姑。姑敕还。
▲依依义旧,抗疏拜庭。诚感世主,徙女辍刑。
义旧,狄道长姜穆女,绵竹司马雅妻也。既许婚,父坐事徙朔方。雅就婚,死,雇人送其丧。寻父母死朔方,义旧独与弟孤居十年。士大夫求,终不肯。乃上疏自讼,求还乡里。天子愍悼,下朔方使送;遂下诏书,定律令:女已许嫁,不得从父母徙。
▲纪配断指,以章厥贞。
纪配,广汉殷氏女,廖伯妻也。年十六,伯。伯早亡,以己有美色,虑人求己,作诗三章自誓心。而求者犹众,父母将许,乃断指明情,养子猛终义。太守薛鸿图象府庭。
▲彭、王、进娥,残体令诚。
彭非,广汉王辅妻也。王和,新都人,便敬妻也。李进娥,妻阝人,冯季宰妻也。辅早亡,叔父欲改嫁非,乃诣太守五方,截自誓。敬亦早亡,和养孤守义。蜀郡何玉因媒介求之,兄晓喻以“公族可凭”。和恚,割其一耳。季宰亦早亡,父母欲改嫁,进娥亦剪自誓,各养子终义。
▲正流自沈,玉洁冰清。
正流,广汉李元女、杨文妻也。文,有一男一女,而文没,以织履为业。父欲改嫁,乃自沈水中,宗族救之,几死,得免。太守五方为之图象。
▲相乌、袁福,义不存生。
相乌,德阳人,袁稚妻也。十五稚,二十稚亡,无子。父母欲改嫁之,便自杀。袁福,亦德阳人,王上妻也。有二子。上以丧亲过哀死,福哀感终身。父母欲改嫁,乃自杀。
▲汝氏世胄,由妇谦柔。
汝敦妻某。敦兄弟共居,有父母时财,嫂心欲得,妻劝送与兄。敦尽让田宅奴婢与兄,自出居。后敦耕,得金一器,妻复劝送与兄,夫妻共往。嫂性[A092]啬,谓欲借贷,甚不悦;及见金,踊跃。兄感悟,即出妻,让财还弟;弟不受,相让积年。后并察孝廉,世为冠族。
▲思媚列媛,美称惟休。
总赞十一人也。
述广汉列女。
右广汉士女赞第三。
凡五十七人。
◎犍为士女
▲王延河平,纂禹之功。
王延世,字长叔,资中人也。建始五年,河决东邵,滥兖、豫四郡三十二县,没官民屋舍四万所。御史大夫尹忠以不忧职致河决,自杀。汉史案图纬,当有能循禹之功,在犍柯之资阳,求之正得延世。征拜河堤谒者,治河。以竹落长四丈,大九围,夹小船,载小石治之。三十六日堤防成。帝嘉之,改年曰河平,封延世关内侯,拜光禄大夫,仍赠黄金百斤。
▲文伯习礼,继武孙通。
董钧,字文伯,资中人也。少受业于鸿胪王临。永平初,议天地宗庙郊祀仪礼,钧与太常定其制;又定诸侯王丧礼。历城门校尉、五官中郎将,以儒学贵,称继叔孙通。
▲张公执宪,克智克聪。极位青紫,实作司空。
张皓字叔明,武阳人也。以文聪明,辟大将军掾,迁尚书仆射,彭城相,进隐士闾丘迁等,征拜廷尉。延光三年,安帝将废太子为济阴王。皓与太常桓焉、太仆来历争之,安帝不许。及安帝崩,济阴得立,为顺帝,以皓为司空。久之,免,复征为廷尉。清河赵腾坐谤讪当诛,所引八十馀人。皓以圣贤明义争之,咸称平当。
▲子鸾司京,桴鼓不鸣。
赵,字子鸾,资中人也。初临甘陵、弘农郡,甚善治民;征尚书,迁司隶校尉。时梁冀子弟放恣,以法绳之,不敢为非。京师肃清,桴鼓不鸣。
▲孟文翘翘,丕显有成。
杨涣,字孟文,武阳人也。以清秀博雅,历台郎、相,稍迁尚书、中郎、司隶校尉。甚有嘉声美称。
▲伯邳正直,耀祖扬声。
杨淮,字伯邳,涣孙也。初为郡守,太尉李固荐淮累世忠直,拜尚书。太傅陈蕃表为河东,入为尚书令。奏书治南阳太守曹麻、颍川太守曹腾、济南太守孙训等子弟依形势,淫纵,征廷尉治罪。训,梁冀妇家子也,于是权贵惮之。又荐朱禹、盛精、滕延为尚书,陆稠为郡守,皆名士也。桓帝即位,拜河南尹,迁司隶校尉。冀叔父梁忠为执金吾,不朝正初,劾奏之,朝士服其公亮。徙将作大匠。
▲翁君将命,播其名。
杨莽,字翁君,武阳人。为功曹。刺史王尊当之州,移书诸郡不得遣迎。惟犍为遣莽,蜀郡遣何霸,巴郡遣严尊。尊大怒。莽前对曰:“使君不使奉迎,谦也;太守承迎,敬也;谦敬,上下之节,不可毕也。”尊乃欣然。请辟别驾,举茂才,官至扬州刺史。
⌒揞君Т世,
费贻,字奉君,南安人也。公孙述时,漆身为厉,佯狂避世。述破,为合浦守。蜀中歌之曰:“节义至仁费奉君,不仕乱世避恶君。”修身于蜀,纪名交趾,后世为大族。
▲任公开明。
任永,字君业,道人也。长历数。王莽时,青盲;公孙述时,累征不诣。子溺井中死,见而不言;妻淫于前,面而不怪。述平,乃曰:“世平,目即清。”妻自杀。光武征之,以年老不诣,卒。
▲叔和顺终,
杜抚,字叔和,资中人也。少师事薛汉,治五经,教授门生千人。太守王卿召为功曹,司徒辟,不诣。及闻公免,必往承问。东平宪王为骠骑将军,辟西曹掾;后罢,为王师,在骠骑府者遣之,数年乃去。数应三公征,抚侍送故公。作《诗通议说》。弟子南阳冯良,亦以道学征聘。
▲君桥密精。
赵松,字君桥,武阳人。为童子,数资问费贻;及知其避世,密与周旋,终不露之也。述平,举茂才,为上党太守。
▲英英四子,利于居贞。
赞费贻以下。
▲皇汉弛纲,官人失纪。文纪謇谔,表明臧否。
张纲,字文纪,司空皓子也。在汉朝公平廉正,权宦侧目惮之。汉安元年,以光禄大夫持节与侍中杜乔等循行州郡,考察风俗。出宫埋车,先奏太尉桓焉、司徒刘寿尸禄素餐,不堪其职;出城,又奏司隶校尉赵峻、河南尹梁不疑、汝南太守梁干等赃污浊乱,槛车送廷尉治罪。天子以干,梁冀叔父,贬秩,免峻等。又奏鲁相寇仪,仪自杀。威风大行,郡县莫不肃惧。还,冀恨之,出为广陵太守。承叛乱后,怀集抚恤,甚有治化。在官一年卒。子续,尚书。续弟方为豫州牧。子孙数世至大官。
▲白虏狂僭,乱离斯圮。孝仲絷马,社稷是死。
朱遵,字孝仲,武阳人也。公孙僭号。遵为犍为郡功曹,领军拒战于六水门,众少不敌,乃埋车轮,绊马必死,为述所杀。光武嘉之,追赠复汉将军,郡县为立祠。
▲建侯吊梁,效志知己。
赵敦,字建侯,武阳人也。初为新都令,德礼宣流。三司及大将军梁冀累辟,终不诣,冀辟书不绝。后冀自杀,使者监守,不使人吊问。敦独往,吊祭讫,自拘有司。天子赦之。
▲叔通敦孝,石生江汜。
隗相,字叔通,道人也。养母至孝。母食欲江中正流水,相冬夏汲之,一朝有横石生正流中。哀帝世为孝廉,平帝时为郎。
▲吴生致养,亦感灵祉。
吴顺,字叔和,道人也。事母至孝,赤乌巢其门,甘露降其户。察孝廉,永昌太守。
▲刘后初载,实多良才。季休忠亮,经事能治。
杨洪,字季休,武阳人也。先主领牧,为部蜀从事。及征汉中,丞相亮表为蜀郡太守。先主疾病永安,召亮东行,汉嘉太守黄元反,后主用其计,克元,封关内侯。后为忠节将军、越骑校尉。忠清公亮,亮甚信任之。
▲德山耽学,道以光时。
伍梁,字德山,南安人也。儒学雅尚,州牧诸葛亮选迎为功曹,迁五官中郎将。
▲烈武作合,度旷涂夷。惜哉公举,帅直陵迟。
费诗,字公举,南安人也。先主领牧,为前部司马。群臣劝先主称尊号,诗上疏曰:“殿下以曹操父子逼主篡盗,故乃羁旅万里,纠合士众,将以讨贼。今大敌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获子婴,犹尚推让;况未出门,便欲自立耶!”以是左迁部永昌从事。建兴三年,从丞相亮南征。魏剿泐鸿来降,说魏新城太守孟达欲背魏向蜀。亮方北图,欲招达为外援,欲与书。诗进曰:“孟达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后事先帝背叛,反复之人,何足与书也!”亮嘿然。诗终刘氏之世,官位不尽其才。君子以昭烈之弘旷,武侯之明达,诗吐直言,犹尚凌迟,况庸主昏世,率意直言而望肆效者哉!
▲文然简略,言不诡随。
杨羲,字文然,武阳人也。辅汉将军张裔荐为丞相亮主簿,大司马蒋琬辟东曹掾,历二郡太守,为射声校尉。性简略,未曾以甘言加人,酒后言笑多慢词。失大将军姜维意,为维所废。延熙四年作《季汉辅臣赞》,在《蜀书》。
▲车骑怏怏,与国安危。
张翼,字伯恭,文纪曾孙也。以文武才干,历征西、镇南大将军,封亭侯。延熙十八年与卫将军姜维西征,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经于狄道,经众死洮水者数万人。维欲进,翼谏不可,必进无功,为蛇画足。时维屡出陇西,翼常廷争,以为国小,不宜黩武,不听。不得已,每怏怏从行。景耀二年迁左车骑将军,领冀州刺史。蜀平后死。
▲猗猗众伟,芳烈名垂。方德绎勋,犍之琼瑰。
总赞此二十一人也。
述犍为人士。
▲进杨穆穆,先姑是宪。
进,武阳杨氏女,大匠广汉王堂长子博妻也。博后母文有母仪之德,进杨则其教为行,闺门雍穆。柯太守李家亦假系,每不和,叹恨徒富贵,学问不及博家也。
▲阳姬请父,厥族蒙援。克谐内爱,训及秀彦。
姬,武阳人也。生自寒微。父坐事闭狱。杨涣始为尚书郎,告归,郡县敬重之。姬为处女,乃邀道扣涣马,讼父罪,言辞慷慨,涕泣摧感。涣愍之,告郡县,为出其父;因奇其才,为子文方聘之。结婚大族,二弟得仕宦,遂世为宦门。后文方为汉中太守,以赵宣为贤,将察孝廉,函封未定,病卒。姬秘不发,先遣孝廉上道乃发丧。宣得进用,姬之力也。后文方兄子伯邳为司隶校尉,时姬长子颖伯冀州刺史,仲子二千石。伯邳以禀叔母教,迎在官舍,每教伯邳政治。伯邳欲举茂才,选有二人。伯邳欲用老者,嫌以其耄;欲举五方,而其年幼,以咨叔母。劝举方。后赵宣为犍为,五方为广汉,姬尚在。故吏敬之,四时承问不绝。
▲周度割体,贞节是全。
周度,道人也,相登妻。十九,登亡。中牟令吴厚因人求之,断以示志;后人犹欲求之,乃割其鼻。养子早亡,其妻左亦年十九,遂俱守义。世咸叹妇姑之贞专其节操也。
▲敬姬沈渊,诚烈邈然。
曹敬姬,南安人也,周纪之妻。十七出,十九纪亡,遗生子元馀。服阕,父母以许孙宾,绐母病,迎还。知之,自投水。人赴之,气已绝,一日一夜乃苏息。送依纪弟居,训导元馀,号为学士。年九十卒。
▲贞玉操,弥久弥刊。
贞,字琼玉,牛な程氏女,张惟妻也。十九惟,未期,惟亡。无子,养兄子悦,供养舅姑,夙夜不怠。资中王冲欲娶,叔父肱答以女志不可夺。冲为太守李严督邮,严记县遣孝义掾奉羔雁,宣太守命聘之。乃自投水,救援,不死。后太守苏高为立表,太守蜀郡□□遣仁恕掾论曰“贞”,太守章陵刘威又为作颂,故称述也。
▲韩姜自财,后旌其冤。
韩姜,道人,尹仲让妻也。二十,让亡。服除,资中董台因从事王为表弟求姜,不许。台门生左习、王苏以为姜可夺,教姜家言母病,迎还韩氏,因逼成婚。姜闻故,自杀。太守巴郡龚杨哀之,杀习、苏以报姜死。
▲谢姬引决,同穴齐穿。
姬,南安人,武阳仪成妻也。成死,以己年壮无子,将葬,乃预作殡殓具、毒药,须夫棺入墓,拊棺吞药而死,遂同葬。县以表郡,郡言州,州上尚书。天子咨嗟,下诏书:每大赦,赐家帛四匹、蜀谷二石。
▲媛姜匹妇,勉夫济子。授命囹圄,义逾国士。
赵媛姜,资中人,盛道妻也。建安五年,道坐过,夫妇闭狱。子翔方年五岁。姜谓道曰:“官有常刑,君不得已矣。妾在,复何益君门户?君可同翔亡命,妾代君死,可得继君宗庙。”道依违数日,姜苦言劝之。遂解脱,给衣粮,使去,代为应对;度走远,乃告吏,杀之。后遇赦,父子得还。道虽仕宦当世,痛感,终不更娶,翔亦不仕耳。
▲黄帛求丧,沈身中流。灵精相感,携夫共浮。
黄帛,道人,张贞妻也。贞受《易》于韩子方,去家三十里,船覆,死。贞弟求丧经月,不得。帛乃自往没处躬访,不得,遂自投水中。大小惊睨。积十四日,持夫手浮出。时人为语曰:“符有先络道帛,求其夫,天下无有其偶。”县长韩子冉嘉之,召帛子,幸之,为县股肱。
▲烈哉诸媛,节称义遒。
赞此九女也。
述犍为列女。
右《犍为士女赞》第四。
凡三十人。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十(下)

相关内容:

卷十(下)

卷十(上)

卷十一

●●●(表示卖丝的羌人〔氐人〕)

卷十二

卷三

卷一

卷六

卷七

卷二

 

返回《华阳国志》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