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假新闻展览馆

卷二 风月相思

显示/隐藏目录

入话:

深院莺花春昼长,风前月下倍凄凉,
只因忘却当年约,空把朱弦骂断肠!

洪武元年春,有冯琛者,字伯玉,故成都府朝阳门兴庆坊人也。父缊,为元先锋都督,生琛于金陵,时至元六年庚戌岁也。幼失怙恃,伊舅氏育养。至总角,颖悟聪明,词章翰墨,与世罕有。少长,咸羡誉之。未几,南北盗贼兴起。生奔走流离,浪迹江湖。至临安时,直殿将军赵彧见而异之。公无子,得生甚喜。生事之如亲父焉。公有女名云琼,幼丧母,公命庶母刘氏育之。年至十三,同生延师教之。生加恭敬,如亲妹,而琼待生亦如亲兄。
一日,生忧思干戈不宁,恻然有感,遂赋一诗以呈师,云: 两虎争雄势不休,回头何处是神州?
一朝鼙鼓喧天动,万里尘埃匝地浮。
白日豺狼当路道,黄昏烽火起边楼。
何时南北干戈息,重赌君王旧冕旒!

师诵毕,特以示威,曰:“此子当有大志,非常才也!”公亦喜。

将二载,刘氏以云琼年长,可笄,遂令入闺阁,习女工。一日,生在书馆独坐,见春光明媚,蜂蝶交飞,不觉惆怅,吟一绝云:

桃花如锦草如茵,妆点园林无限春。
蜂蝶分飞缘底事?东君应念断肠人!

生吟毕,云琼在书馆后游玩,听其吟诗有惆怅之意,悒悒不乐。越数日,百和亭前牡丹盛开,琛往观之,琼亦在彼,遂同玩赏。琼问曰:“‘东君应念断肠人’,为谁作也?”生笑而不答,又将牡丹花题诗一首:

娇姿艳质解倾城,似语还休意未成。
一点芳心谁共诉?千重密叶苦相屏!
君王笑处天香满,妃子观时国色盈。
何幸倚栏同一赏,恨无杯酒浥苦馨!

琼见诗,知生意有属于己,乃一笑,叹息而去,回顾再三。

生自此之后,见其姿容秀丽,其心不能自持。琼此后无心针指,时出游戏消遣,见蜂蝶燕莺,景物繁华,赋诗一首: 春色平分二月时,弓鞋款款步莲池。
九回肠断无由诉,一点芳心不自持。
灼灼奇花留粉蝶,阴阴古木啭黄鹂。
晓来闷对妆台立,巧画蛾眉为阿谁?

琼有侍女韶华,颇巧慧,能讴诗。见琼长吁短叹,识其意而不敢问。一日,偶过书馆,生语之曰:“我万里无家,四海一身,与我结为兄妹,何如?”韶华曰:“贱妾卑微,何敢上扳君子!”生曰:“何害?”二人拜为兄妹。自此之后,与生来往甚密。

一日,生问曰:“连日不见琼娘子,固无恙乎?”答曰:“娘子近日偶疾如疟,神思不宁,倚床作《望江南》词。”生曰:“愿闻。”韶华云:

“香闺内,空自想佳期。独步花阴情绪乱,慢将珠泪两行垂,胜会在何时?恹恹病,此夕最难持。一点芳心无托处,荼蘼架上月迟迟,书惆怅有谁知?” 韶华别去。知琼有意于己,潸然下泪。

次日,与赵公会宴,琼侍父侧,虽然眉目往来,不能通言语为憾。生归室,见宝鸭香消,银台烛暗,愁怀万解,展转至晓,乃赋一律:

暗思昨日可怜宵,得见佳人粉黛娇;
银海晓含珠泪湿,金莲微动玉钩摇
谢鲲徒折机边齿,弄玉空吹月下萧。
一笑倾域殊绝代,宁交不瘦沈郎腰!

一日,生与韶华曰:“我有手书一缄,烦汝送琼,幸勿沉滞!”韶华乃潜纳于镜奁。次早,琼梳妆,见书,视之,乃《满庭芳》词:

蝉鬓拢云,蛾眉扫月,天生丽质难描。樽前席上,百媚千娇。一点芳心初动,五更清兴偏饶。诉衷肠不尽,虚度好良宵。秦楼明月夜,余音袅袅,吹彻鸾箫。闲敲棋子,愈觉无聊。何时识得东风面,堪成凤友鸾交?凭鸿雁,潜通尺素,盼杀董妖娆! 复吟一绝:

每同玉步踏香尘,曾见妆台点绛唇。
春色谩随桃杏去,天台谁为款刘晨?

琼读毕,怒责韶华曰:“汝怎敢传消递息!我与夫人说知。”韶华悲泣哀告。琼意稍解,乃曰:“舍人何以知我病,而送药方与我?当以实对。”韶华曰:“向者,舍人与妾言曰:‘我四海无亲,欲与结为兄妹!’当时妾惶愧不敢当。复问:‘娘子无恙?’妾曰:‘因病,稍安。’妾读娘子《望江南》词,舍人不觉泪下。至晚,以书令妾转达。”琼曰:“我虽未愈,不服此药。不可辜其美意,我今回一缄去谢之。”

韶华候琼作书毕,持以诣生室。生见韶华,甚喜。生展幌之,乃和《满庭芳》词,云: 短短金针,纤纤玉手,闲将绣带轻描。描鸾刺凤,想象剔还挑。不觉黄昏又到,谁知玉减香消!鸳鸯被,寻思履转,倏忽至中宵。阳台魂梦杳,彩鸾归去,辜负文箫!算人生儿,行乐陶陶!何日相逢一面,樽前唱彻红绡?知此时芳心动也,愁杀盖宽饶!

复吟一绝:

丰姿绝代更青春,妾意拳拳在汝身。
叨月一轮花满地,肯容香露湿湘裙?

生视毕,不觉失魂丧志,莫知身之所在。
琼曰:“彼时以我病愈,兄妹之情,喜之。”与时,韶华颇疑之,退而叹曰:“人生莫作妾婢身,城门失火池鱼殃。日后必贻祸于我矣!”自此非堂前有命,不出于外。琼虽意恋,不能相会。

生自此之后竟不得见,憔悴疲倦,饮食减少。夫人刘氏时加宽慰以“休思乡里”,生但俯首而已。有一日,夫人与侍女数人,于后花园迎风亭上观赏荷花。琼推疾不出。夫人去后,琼潜至生室,问曰:“兄何恙?”生泪下,不能答言。琼曰:“兄何故如此?万事岂由人乎?琼闻夫子曰:‘贤贤易色。’古圣所戒!”生曰:“钻穴逾墙,吟琴折齿,妹独不知?”言语未尽,侍女报曰:“夫人至。”琼曰:“且与告别,情话难尽。翌日牛女佳期,妾当陈瓜果,与君登楼乞巧,以占灵配。”生诺。

至期,生乃赴约。刘氏命琼在堂行酒,亦召生预宴。生不胜懊恨,仰观其天,轻云翳月,乍明乍暗,织女牵牛,黯淡莫辨。忽听樵楼鼓已三更矣,乃赋诗云:

几度如梳上碧空,缺多囿少古今同。
正期得见嫦娥面,又被痴云丰掩笼!

次日,于堂侧偶见琼,生以此示之。琼口占一绝: 停杯对月问蟾蜍,独宿嫦娥似妾无?
今日逢君言未尽,令人长恨命多孤! 琼自后作事,闷闷不已;女工之事,俱无情意。患病数日,家人惊惶,乃白刘氏。夫人即唤韶华,曰:“汝知娘子之病?”韶华不敢答。夫人再三逼之,只得言:“娘子与冯官人相见之后,至今三好两怯。”夫人即与公曰:“妾闻‘男冠而有室,女笄而有家’,今琼年二十,闺房之事,想已知之。且琛居门下,亦有年矣,而琼岂无思念之心?妾视动静之间,俱有不足之意;不如早命纳琛为婿,庶免彰人之耳目。”

彧大怒,不悦,寻思良久,乃曰:“依汝言也罢。”当韶华面前告琼。琼喜,令韶华告生。生喜,赋诗一首以自贺:

昨回窗前阅简编,银红双结并头莲。
当时以此非容易,今日方知岂偶然。
红叶沟中传密意,赤绳月下结姻缘。
从前多少心头事,尽付东流水一川。

翌日,公令人探生,曰:“投托门下,多蒙厚恩,敢效结草之意。既蒙有命,安敢不从!”退以告公。

越十余日,公命媒行娉为婿,于二室。至期,屏开孔雀,褥隐芙蓉,花烛莹煌,管弦歌沸。生与琼拜于堂,一如神仙归洞府。宾客叹其郎才女貌,世间罕有。至筵席散,生偕入洞房,见其象床瑶席,凤枕鸳衾,乐谐琴瑟。生与琼曰:“昔慕子之心,每于花前月下,抚景伤怀。今日至此,岂非天假良缘耶!”琼曰:“遇君之后,行无定迹,寝不贴席。今也天随人愿,获侍巾栉,但愿君子始终如一,则万幸矣!”琼拟《蜂情蝶意遂》词,云: 翠荷花里鸳鸯浴,碧桃枝上鸾凤宿。花烂枝尚柔,俄惊一夜秋。百岁共谐和,相看奈汝何?

生亦口占《减字木兰花》词一,云: 调云弄雨,迤逦罗帏同笑语;春透花枝,一囗囗囗囗囗时。相怜相爱,还了平生憔悴债;鱼水欢情,剪下青丝结誓盟。

越月余,公破召,促装赴京,嘱生家事而别。越三月,公奏曰:“臣老,不能用也。有婿冯琛,素怀异才。臣荐为国,非私也。”上大悦,遣使召生。生与琼曰:“蒙旨征召,暂与相别。”琼曰:“相会未几而遽别,奈何!奈何!妾闻金陵胜地,歌楼不可留恋!”生曰:“噫!卿误也!我心尤如冰玉,后当自知。”即促装起程。

琼令韶华备酒殽,饯于郊外。琼握生手,相视大恸。生亦呜咽。琼曰:“君今弃妾,妾无负于君!”生曰:“我与子岂一朝一夕之缘分!今日之行,出于无奈;卿有是言,殆非以为陌路人耶?”琼曰:“君无二心,妾何以报!”口占二绝以赠。

其一:

鱼水欢娱未一秋,临歧分袂更绸缪。
诉君不尽褒肠事,惟有潸潸珠泪流。 其二: 香闺绣幂恨悠悠,一片离情不自由。
争奈君心似流水,滔滔东去不能留。

生赋律诗一首以答:

懒上雕鞍闷不胜,此心如醉为多情。
空垂眼底千行泪,难阻天涯万里程。
最苦凄凉冯伯玉,可怜憔悴赵云琼。
男儿且学四方志,铁石心肠作广平。

琼情不已,亦作《茶瓶》词,云:

忆昔当时相会,共结百年姻配。枕前盟誓如山海,此意千载难买。思和爱,知何在?情默默,有谁瞅采?妾心未改君先改,奈好事多成败!

词毕,恸哭不舍。生扶琼至家,嘱韶华劝慰。次早,不令琼知而去。
琼晚见月界窗痕,风鸣纸隙,举目无亲,以赋《临江仙》词一阕:

明窗纸隙风如箭,几多心事难忘。荼靡架下见行藏,交加双粉蝶,交颈两鸳鸯。岂知今日成抛弃,尫羸减玉消香。谁与诉衷肠?行云缥缈,恨杀楚襄王。

生行不觉逾旬,未尝不思琼也,观京畿将近、偶成一律:

冉冉时光日似梭,相思无计欲如何?
五云缥缈皇畿近,万里迢遥客恨多。
愁望银河看织女,魂飞阆苑问仙娥。
金陵谩说花如锦,一点芳心誓匪他。

生行至京,见上于奉天殿。上甚爱其才,即除为起居郎。一日出朝,因便人作书以寄:

冯琛端肃书奉云琼娘子妆前:拜违懿范,已经月余。思仰香闺,梦寝行坐,未尝离于左右。迩来未审淑候何如?琛至京,蒙授起居郎。谁料菲才,幸际风云之会,得依日月之光。偶因风便,封缄以寄眷恋之私云。

琼得书,一喜一悲。贺者填门,而琼悲号不已。刘夫人命具杯酌,弦歌宽慰。琼编《驻马听》,命韶华讴之,闻者莫不凄惋。自兹愈无聊赖,鸾孤凤只,竹瘦梅癯,而似梨花带雨,眉如杨柳含烟。暑中风凉月冷,形只影单,赋诗一律: 夜深独坐对残灯,默默怀人百感增。
愁肠百结如丝乱,珠泪千行似雨倾。
月照纱窗光皎皎,风摇铁马响铃铃。
总藉夫人宽慰我,金樽漫有酒如渑。

素娥善言语,一日,对琼曰:“妾闻西湖鸳鸯失侣,相思而死,何谓也?”琼曰:“汝戏我乎?”曰:“既知,何不自想?”琼曰:“汝不闻李白云:

锦水连天碧,荡漾双鸳鸯。
甘同一处死,不忍两分张!”

素娥曰:“谁无夫妇,如宾似友?至于离合,故不可测。《关睢》诗,曰乐虽盛,而不失其正,忧虽深,而不害于和。是以传之于经。娘子朝夕哭泣,过于哀怨;倘致不虞,将如之何?望以身命为重!”琼意稍解。
琼恐生心有异,不能无疑焉,乃作古风一章以自慰:

忆昔与君相拜别,三月鹃声哀夜月。鸳鸯帐里彩鸾孤,惆怅良人音信绝。妾心如水水复深,妾泪如珠珠溅血。深院无人春昼长,几回独把湘帘揭。湘帘揭起飞双燕,燕燕差池相眷恋。令人感动心益悲,欲寄征鸿风不便。文君空有《白头吟》,婕妤谩赋齐纨扇。君心若与我心同,妾亦于君复何怨!

琼作虽非怨悔,相思之心殊切,抚景兴怀,时无休歇。佇见征鸿北去,乌鹊南飞;寒蛩在壁,秋水连天;桐风飒飒,桂月娟娟;香残烛暗,枕冷衾寒。斯时也:空闺寂寂,人各一天;经年累月,有谁见怜!作《满庭芳》一阕:

皓月娟娟,清灯灼灼,回身转过西厢。可人才子,流落在他乡。只望团圆到底,谁知度属参商。君知否?星桥别后,一日九回肠。相思无尽极,惨云愁雨,减玉消香。几回梦里,与子飞扬。尤记山盟海誓,地久天长。春已老,桃花无主,何日遇刘郎? 题毕,滑韶华曰:“古之女亦有如我者乎?”答曰:“有之。如王妫之丧身,姜女之死节,皆如此也。然悲欢离合,亦自古有之;若不自惜其身,至于殒绝,亦或有之。”
琼曰:“汝之言,我非不知。但恨与生会合未久,遽成离别,恐作王魁负桂英也。”因而赋歌一首:

黄昏渐近兮,白日颓西。对景思人兮,我心空悲。云归岫兮去远。霞映水兮呈辉。倏天光兮黯淡,月初出兮星稀。叹南飞兮乌鹊,绕树枝兮无依。久凭栏兮徙倚,追往事兮嗟吁。香消兮玉减,花落兮色衰。陟高庭兮眺望,仍凝思兮迟迟。霜凋残兮落叶,雨滴损兮花枝。花委谢兮寂寂,叶辞柯兮凄凄,恨关凶兮路远,极国望兮天涯。自勉强兮假寝,风飒飒兮吹衣。奈好梦兮杳渺,忽惊觉兮邻鸡,傍妆台兮抑郁,临宝镜兮惨凄。霞鬓云鬟兮,为谁梳洗?兰心蕙质兮,空自昏迷。睹双飞兮粉蝶,听百啭兮黄鹂。何人生兮不若?嗟物类兮如斯。愧年少兮多别离。望美人兮空踌蹰!

韶华观其吟,亦掩泪,谓娘子曰:“恐生有‘富易妻,贵易交’之意,莫若令人赍书与冯生,起居动静,可知之矣。胡乃孤眠独宿,行吁坐叹,而自苦若此也!”琼曰:“岂必书也。自生别后,有诗十余首,并录寄赠,以见我之心耳!”即日遣家童赍书抵京。

生得书,不胜欣喜,展视之,皆琼佳制也:

泪雨潸潸洒满衣,含愁强赋断肠诗。
自从昔日相分手,直至今朝懒画眉。
东阁尚怀挥翰墨,西园尤想折花枝。
自君一去无消息,独对青铜怨别离!

“……不弃,我今将行,汝从我乎?”韶华曰:“妾幼侍夫人居于闺阁之中,誓生死相随。今夫人将行,妾愿侍随。”即日治办行装而去。

离朝五里许,牛先在郊外候琼而来,其融融,乃曰:“一别许久,不想今日复睹仪容。”琼再拜谢,曰:“妾女流也,不知理法。荷蒙君子不弃,誓同生死!”生与琼轿马相随,归衙,重寻旧约,再整前盟:“今夕之会,何幸如之。“生赋诗一律:

朱颜一别几经春,两地相思各惨神。
失意如今还得意,旧人偏觉胜新人。
颠鸾倒凤情何洽?誓海盟山乐更真。
寄语司天台上客,更筹促漏莫交频!

不觉已五更鼓矣,生起,整秋冠而进朝。
俄闻倭夷有警,上敕生为静海将军,即日承命。至家,与琼曰:“吾奉朝命,领兵收贼,有一载之别。汝宜保重!吾不敢久留以缓君命。”于是率风阳精兵四万,上大悦,亲劳军士,同兵部尚书李斌、左平章廖禹,复率羽林等卫五十八万军马,旌旗蔽野,水陆继进。

生之英风锐气,所向无前,驻札连栈。倭夷鏖战徉走,生兵追之。倭度其半入,以精兵五千,出其不意,由别道尾其后,官军溺死者无算,江水为之不流。生呼谓众曰:“今天败我,非众之罪也!第无以报效朝廷。”生复招集残兵,整顿军旅,身先士卒。众乃奋身戮力,与敌鏖战,无不一当百。倭夷大败。生喜曰:“不意天兵之果锐也如此!”倭夷遂遣使称臣求和。生恐有变,许之,奏凯而还。

上得捷音,天颜大悦,谓宋景曰:“以赢败之兵,入危险之地,而能克敌,皆卿之荐举得其人也。”景稽首拜,曰:“愚臣无知之明敏果断,举选得人。”上曰:“古有社稷之臣,令琛近之矣!”生引兵由玄武门。上坐,召生入丹陛。上慰劳之,曰:“克战之功,出于卿也!”生拜曰:“陛下顺行天遁,御物无私;臣下奉行政令而已。”遂拜生为镇同大将军,赐剑履趋朝;云琼封为赵国夫人,金冠霞帔。夫荣妻贵,近世未有。

夫何盛极有衰,天年不永。洪武七年甲寅岁,十一月初一日壬戌,薨。病亟之夕,执琼手谓曰:“当负汝矣!路隔幽冥,不复相见也!”急呼家童,燃灯取笔,题诗云:

九泉未肯忘恩爱,一死无由报主恩!
君命妻情俱未了,空留怨气塞乾坤!

琼曰:“君无优也,不久当相见!”言讫,生卒。 次日,大夫宋景奏闻。上曰:“天何夺吾伯玉之速也!”命礼部官具衾椁,拟以王礼祭之,曰:叨仁忠烈武安王。越十五日丙子,琼亦以忧思不进饮食而卒。敕合葬于采石之阳。越一月,御祭,墓碑丹书,命陶凯篆额,宋景作序。有子二人:长曰明德,尚平公主;次子明烈,娉廖禹之女。是为之记。

伉俪相期寿百年,谁知一旦丧黄泉!
云琼节义非容易,伯玉姻缘岂偶然!
配获鸾凤真得意,敬同宾友不虚传。 《关睢》风化今重见,特为殷勤著简编。 《风月相思记》终。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卷二 张子房慕道记

相关内容:

卷一 风月瑞仙亭

卷二 洛阳三怪记

卷二 张子房慕道记

卷三 陈巡检梅岭失妻记

卷二 快嘴李翠莲记

卷三 五戒禅师私红莲记

卷二 蓝桥记

卷三 阴骘积善

卷三 杨温拦路虎传

卷一 合同文字记

 

返回《清平山堂话本》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