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显示/隐藏目录
词曰:行醒茅舍小书斋,没有尘埃,却不莓苔,十分相契主人怀。朝也幽哉,暮也幽哉。何须仙境觅蓬莱,花也开怀,月也开怀,东风拂拂送春来。诗是生涯,酒是生涯。放在说叶子超假名花超来投李府,张三受了骗,在南书房报手本。李大麻子不收,再四不肯。张三动气,把细辫子滴溜溜竖起来。李雷看见:“哎哟,老邵呀!你看张三大头上的细辫子竖起来了!敢是与我大老爷斗气么?看人来,快到溧水县去取付镣铐来,代我把张三上起来。”邵青说:“大老爷不要动气,张老三也不敢与大老爷斗气。依门下看来,今日左右无事,连日大老爷心又烦恼,何不把花超叫进来,在箭亭子上使几路拳棒,与大老爷散散闷处。”张老三说:“他本来事好得狠,等大老爷见识见识。如果武艺好,留在府中办事。否则平常,送他几两银子着他回去,岂不是好?”李雷闻言点头说:“罢了,老邵言之有理。张三你出去,叫花超进来,到箭亭子上见我。”张三答应一声,来到外面厅上,叫声:“花老哥,大老爷不收,是我再三相劝,方叫请花老哥在花园箭亭子上相见。若使拳棒,要放雄气些,使我张三面上有点光辉。”叶爷说:“老哥吩咐,小弟知道。”言罢进内。且说李大麻子同了邵青先至箭亭,吩咐去请冲哥与罗爷仇爷摩云和尚,再传四楼教习伺候。邵青说:“大老爷又请和尚做什么?他只会彩阴补阳,那里晓得武艺。”李雷笑道:“老邵呀!你不知道我前日在无忧楼下,见摩云老师手执利刃在那里舞,我便问老师你会使刀么,他回说会使刀。我便请教他几路与我看,实在可以去得。”邵青道:“原来摩云老师也会武艺,门下向来不知。”李雷便在正中坐头坐下,少时铁头太岁来到,向李雷说:“孩儿冲天贼请恩爹金安。”李雷说:“罢了,坐下来。”冲天贼便在左首坐下,右首邵青。一会儿醉天神罗定花斑豹仇双同摩云和尚来到,见过李雷。摩云坐在李雷之下,罗定仇双在亭前左右坐下。四楼教习请过安,在亭下左右排开。李雷后面皆是家人内侍们,看来人使拳棒,如同肉围屏一般。箭亭廊檐两边排列着兵器架子,好不威严。吩咐叫花超进来。张三把假花超引进花园,早到箭亭。叶爷抬头一看,只见李大麻子坐在上面,又见江洋大盗冲天贼坐在旁边,下首坐着和尚,左右坐着两条好汉。心中想:冲天贼在此,难以下手,左右又有多人,倒要小心。张三指着李雷说:“这就是李大老爷,快来叩见。”那叶爷无奈,勉强上前打了个千,说:“建平花超请大老爷金安。”李雷一看,赞道:“好!”邵青在旁也赞道:“好。”李雷说:“我大老爷赞好,你赞的是什么好?”邵青道:“且问大老爷,赞花超是什么好?”李雷说:“我赞姓花的生得不长不短,着乎其中。不肥不瘦,着乎其中。走的步子不忙不乱,着乎其中。不卑不亢,着乎其中。你赞什么?”邵青说:“大老爷赞的,就有这许多的好处。门下赞的,都好上天去了。”李雷便问道:“姓花的,你平生会些什么武艺?”回道:“马上十八般,马下十八般,件件皆精,拳棒皆通。”李雷道:“你且使几路拳法看看,何如?”花超答应下去。当时冲天贼见说建平花超,疑是叶子超。听其声音口气,一派江湖,便不疑惑。其时假花超走下亭子,在天井之中将外挂脱下递与张三,接过一边。叶爷将袍角一塞,袖子卷起,将步子站稳,吆喝一声:“禀大老爷,花超使拳了!”言罢手一起,使开架势,要了一会的功夫,一声呼喝“住手”,复又站下,面不失色,气不喘息。说“献丑了!”李雷说:“拳法使得倒也罢了。再使什么兵器见识见识。”叶爷取了一柄大刀在手,喊一声“花超使刀”,便将刀使动,使开三十六路刀法,内有明买三个漏空。冲天贼笑了一声。少时使完,李雷道:“冲哥方才见笑,莫非姓花的刀法不好么?”天贼说:“刀法是好的,不过内中有几个漏空。想此人平性拗强,未曾学得全美。”李雷又问道:“花超,你还有什么武艺?”回道:“小的会扎枪,能透千军万马重围。”李雷道:“如此便使枪来。”叶爷手执一杆长枪,在下面舞动,将他凝枪暗住,使的外面花枪,使冲天贼不疑。耍了一会,没有赞好,冲天贼吩咐取枪来,站起身来脱去外挂,拎枪在手,步下天井,叫声:“姓花的,你这枪何足为奇,才敢如此夸口?俺冲爷与你此拼拼。”叶爷连忙欠身叫声:“冲爷,我这杆枪能以防身,冲爷不可小视与我。”冲天贼听罢心中大怒,将衣服脱去,把金罩体放下,拈枪在手,喊下一声“姓花的,我冲天贼与你扎枪。”叶爷叫声:“冲爷,我花超不敢放肆与冲爷与比拼输赢。望冲爷不可动手。”冲天贼大叫道:“俺冲天贼抬举与你扎枪,怎的不知人事!”叶爷道:“真正不敢放肆。”两下理论,一个偏要比拼,一个偏不肯扎枪。当下张三走上来,叫声:“大老爷,姓花的是我张三的朋友。如今冲爷定要与他扎枪拼个雌雄。如今要大老爷吩咐一声,两相情愿生死无悔,那时与我张三无干。恐有带伤,亦皆心服。”李雷道:“张三言之有理。”叫声:“姓花的,你与我冲哥扎枪,恐有疏虞,各听天命,不得抵偿。”叶爷听说,答应一声,方才提枪动手。两下里一来一往,枪对枪,二人斗了顿饭之功夫,叶爷使开神枪,天贼遮拦不住,漏了一个空,被叶爷一枪刺中肚腹。冲天贼大叫一声,脚一起纵上山子石,喊了一声说:“恩爹呀!这个姓花的其中有诈。”说罢,跳过山子石,回转东书院取金创药敷治不提。却说罗定在上面看见冲爷进内,心中疑惑是叶子超,不好作声。看他玩拳使刀,扎枪与冲天贼比拼,使出枪法,只有罗家五瓣梅花枪。他今此枪与我不相上下,莫非此人是我世兄叶子超么?正然想着,冲天贼带伤而去。罗爷大喊一声:“好大胆的花超,敢欺俺冲爷么?俺来会你。”说罢,在兵器架子上取了一根枪,跳至叶爷面前,说“看枪”,就是一枪刺去。叶爷急架相还。两人的枪去枪来斗了一会,罗爷跳出圈外,喊了一声说“你们闪开,我们使大枪法呢。”四楼教习一声吶喊,都奔开去。罗爷拎枪向没人处便走,叶爷追来,罗爷低声问道:“你可是神枪教手叶子超么?”“然也。你莫非醉天神罗定么?”“正是。”叶爷叫声:“师弟,因何在此?”罗爷并将上向之言说了一遍。便问:“师兄,你今到此何干?”叶爷就姐家被害之事细细言明。又叫声:“师弟,你今可帮愚兄杀了恶人,与万民除害。”“哎呀!师兄,我受了李大老爷知遇之恩,何能忘负?不能尊敬,师兄呀!你还不快走,倘有风声,性命难保。”叶爷见罗定不能相助,料想难以成功,身子一小,早已纵上房屋,喊了一声:“大老爷,一山难存二虎。我花超去也。再来谢大老爷吧!”说罢过房而去。且说罗定走上前来,叫声:“大老爷,花超去了。”李雷道:“怎么叫他去的?”回道:“他见我罗定在,数不着他,故此而去。”李雷道:“但是一件,他怎么伤了我大老爷的冲哥,其实可恨!着人去看冲爷”说罢,起身同邵青回转南书房。罗仇二位,四楼教习皆散。且说张三太爷回转他的门房,说花超走了。想这个姓花的真正不是个人,不望我说一声,竟自去了。旁边有个家人说:“三太爷,花爷有件外褂,现存在此,也未曾拿去。小的们不敢自专,请太太爷示下。”张三一想,他来投我,想我提拔与他,如今弄得空手而回,岂不恨我?即忙取了一百两银子,并外褂子打了个小小包袱,差了一个家人去到建平送与花爷。家人奉命,来到建平,找寻花爷不着。城里城外足足找了有一月,并无踪迹,只得回来禀过张三太爷。此话丢开,且讲叶爷出了李府,回到下处,收拾包裹,算清店帐,说道:“我今前去有事,改日等几个朋友到,一齐去投李府。”说罢离了饭店,放开大步,将近西关。只见迎面来了三十几骑牲口,叶爷将身一闪,躲入巷内,让他们过去,方才出来。心中想道:如今且上乌山相会杨三哥,再作计较。想罢,出城一直奔杨庄去了。方才过去的三十几骑生口,乃是马脊山大王强良宝差来投奔李大麻子的。两个头目,一个叫做王炳,一个叫做王洪,后面皆是喽兵。一齐来到李府,先见张三太爷,言明来意,然后有通报李雷,吩咐正厅相见。家人把二人请见过之后,摆酒接风。自此李雷又添了两位英雄。这且不表。再讲叶爷来到城外赶奔乌山,相离不远,只听得鼓声震耳。定睛一看,只见众英雄在庄外演武,各逞英雄,大家比试。叶爷就躲在树林之中偷睛观看,只见跑一会马,射一会箭,大家赞好。叶爷大叫一声:“好!”如同一个小雷,把众人吓了一跳。问道:“什么人敢赞好?”叶爷跳出树林,说:“诸位好弓马,在下拜服!”众人看见,一齐大笑,说道:“我说是谁,原来叶哥到了。”大家邀进庄门,上了大厅,各个叙礼,坐下献茶。茶罢落盏,叶爷便问前事。杨天盛将两次杀进李府,未得成功,反害了两个兄弟性命,如此这般说了一遍。又问叶爷因何到此,叶爷亦将来意细说一遍。又道:“如今特来与三哥通商,大家计议个主意。共剿恶人,大家泄恨,与万民除害。”杨爷道:“不必着急。我们如今且等关彭二位大王一到,便下手行事。”说罢,吩咐摆酒与叶爷接风。酒至半酣,只见一个庄汉来报,说二位大王的前站二位班爷到了,请爷迎接。杨天盛闻报,同众人离席出庄相迎,接进大厅。班氏弟兄就是上回书中卖解的班青班洪,当下二人与众人叙礼,入席饮酒。酒至数巡,又报二位大王来了,杨三爷率众迎出庄门。二大王下了牲口,一同入内,一一叙礼。礼毕,杨爷吩咐撤去残肴,重整新筵。各叙年龄坐下,二位大王就问李雷之事,杨天盛将前来细说一番。又道:“如今二位寨主驾临商议,再剿恶人一定成功。”不言内厅饮酒,且说庄外来了一个活兽,你道是谁?是青石狮子高英。到了杨庄,见庄桥已撤了,心中没法,将身一纵,纵上树稍,又一纵,早到庄门。只见两个庄汉坐在地上打盹,他便猛的一声喊叫,道:“我的哥哥可在里边?”只此一声,好似春雷,如同霹雳,把两个庄汉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问道:“你是何人?来此找谁?”“俺是南京青石狮子高英,来找我哥的。”庄汉听说是南京高二爷来,不敢怠慢,说:“高二爷慢走,等小的通报。”转身进内。高二爷后边相随。见庄汉走得慢,他就步子一走,借他头上垫了一脚,早已窜至大厅。庄汉一吓,起身向外去了。且说高英来到厅上四下一望,早瞧见了高奇。高公子看见,叫声:“兄弟,你怎么到溧水来的?母亲在家好么?”高英道:“哥哥,你在这里,我奉老娘之命四处找寻哥哥,今日才到乌山。”高奇叫高英向众人作个揖,大家还礼,就请入席饮酒。少时巡酒上肴,酒至中间,杨天盛道:“我们大家商议,扮着假经略前往李府,使他出来迎接,方可杀得恶人。如今在坐的那一位像冯大人模样?”众英雄互相验看未定,只见高英喊道:“关大王这个王八羔子像冯承受龟形。”高奇大喝道:“如何开口就骂起大王来了!还不过来请罪。”关爷道:“高公子,你令弟为人呆气,出言粗鲁,难道我还同他较量么?”高奇拱手说:“真真得罪。”众人一看,说道:“果然关大王像经略模样,高二弟说得不差。就是关大王扮为经略,那一位打顶马?”高英道:“俺骑顶马。”又问那几位扮作旗牌,早有权昆仑汤朝佐火汉延叶子超彭猛高奇景福李天盛八位英雄,齐声应道:“愿扮旗牌。”周甸抢得打伞的,班青班洪扮着拿瓜锤,其余有本事的喽兵,会武艺的庄汉,都带兵器相随。没本事的拿执事头牌等件。分派一定,叶爷对杨天盛说道:“要行此事,一定要三哥破费笔银子。请高公子带庄汉到南京。一者回府见见老太太,使老太太放心。二者所有经略大人的服色旗牌衣裳衙役职事,采办前来,方能行事。”天盛道:“只要杀得恶人,何惜银子!”少时席散安歇。次日天明起来,杨爷发出银两与高奇高公子,别了众人,出了庄上马,带领庄汉直奔南京彩买经略大人的执事等物。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下一章节:第二十六回

返回《善恶图全传》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