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显示/隐藏目录
词曰:道罢三皇五帝,功名夏禹商周,英雄五霸闹春秋,倾刻兴亡罢首。青史几行名利。白忙无数荒丘。前人留得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话说李雷,见四楼教习和众多打手都被张三打伤,思想良久,唤来邵青道:“我空有这四楼教习,看来都是饭桶,经不起张三一顿拳脚。如此以后怎能捉拿乱党?我想张三武艺高强,如能收归我用,岂不如虎添翼?老邵呀,你要出个主见,好好治服张三,我就开心了。”邵青道:“大老爷喜欢这张三,张三不依,如之奈何?依我见,送到溧水县处死他,岂不干净?”李雷摇头道:“老邵呀,我一定要叫张三降服才罢。”邵青想了一阵,才道:“大老爷定要使他降服,没有别的主意,只有半月前府中演戏的时,句容县有四个教习,拿手本来大老爷处请安。后来有事辞了去,此四人若未动身,请了来定能一箭成功。”李雷说:“老邵,你快骑了牲口,赶奔西关,速去请了来。”邵青答应一声,急忙跑将出来,上了牲口,直奔西门外。不一时,到了王二下处,叫声:“王二,你坊子下的四个教习,可曾动身?”王二道:“邵老爷,你不提起四个人犹可,提起来我心都寒了。如今拿印子钱养他们四人,吃断了我脊梁筋。”邵青发燥道:“你不用说这些穷话!”王二道:“问他四人做甚?”邵青道:“我是李大老爷那里来的,今日差我请他们前去,做四楼教习头脑。快些进去,说与他们知道!”王二答应一声,赶将入内,见那四人饿得东倒西歪,便说:“诸位,你们造化到了。李大老爷差邵老爷来,请你们去当教习头脑。快去相见。”众人闻听,说:“哎呀,王老二呀,我们四人合了三身衣服,我是自己洗澡剃头,当当用完。老二呀,你一发周全我一下,进去同二嫂讲,把衣服借与我穿一下。到了李府,做新的奉还。”王二只得进了上房,寻了一套衣服出来,递与他们穿好,一同出外,见了邵青。邵青带了四人回转李府,嘱咐道:“你们见了大老爷,要放威风些,胸脯子要挺得高高的,声音要响亮些,切不可低声下气。这等没神气的,大老爷不喜欢。”四人答应道:“总要邵爷帮衬帮衬。”进了家门,早有家人报进南书房,说四个教习的,个子如金刚一般。李雷听言,心中喜欢。不一会,只见邵青引着四个人进来见李雷。邵青道:“你们来见大老爷。”四人勉强挺了胸脯,走将上来高高喊了一声:“孙建安给大老爷请安!”这一声,把个吃奶的气力都拿出来的,口中微微有些喘。余下三人都请过安,个个皆喘。李雷一见,说:“老邵呀,这四人身材倒也罢了,可以去得。就是不喘才好呢。”邵青说:“他们是有内湿热的,到了大老爷府中,一定福分齐天。吃了饭食下去,自然精神力壮,百病消除。”李雷又问:“你叫孙建安?”孙建安道:“小的叫做七目神孙建安。”李雷道:“怎么叫做七目神?”孙建安道:“小的胸上有七个朱沙红记,因此人们替小的起这个绰号,叫做七目神。”李雷吩咐站过一旁,又问第二个,叫朝天吼万千。第三个叫丧门神周元宝,第四个叫土太岁蒯明。李雷一一问过,便道:“我大老爷请你们,没有别事。问你们可会打老虎么?”回道:“小的们会打大虫。”李雷道:“非是大虫,乃是个人。”众人道:“请问大老爷,这人是谁?”李雷道:“溧水县内一个地棍,姓张名海,字世勋,叫做什么没毛大虫张三太爷,你们敢去打吗?”四人一听,顿口无言。李雷道:“难道你们怕他?”四人道:“非是胆小不敢前去,奈何小的们住在坊子里,无钱使去,蒙张三太爷施恩周济,所以我弟兄感他之恩,不忍前去。今蒙大老爷抬举,哪有不去之理。待我兄弟商量,自有主张。”李雷说:“这张三,我只是擒他来,要其降服于我,并不想伤他性命。你们去商议个办法定了,再来见我。”吩咐家人备酒饭与他们吃。有爷们答应,把四个人邀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厅上坐下,摆上酒饭,众人用毕,大家商量了一个主意,便又到南书房来见李雷。李雷道:“你们用过酒饭了,想出了主意么?”四人欠身道:“多谢大老爷,已吃过饭,商量了一个主意。”李雷道:“我今日就要你们去找张三,与我把这大头拿来。”四人回道:“张三太爷此时刻断不在家中。要去找他,又行踪不定。依小的们主见,明早前去,给他一个出其不意,才能把他拿住。”李雷道:“好,就是这个办法。”叫家人领他们到后楼,会见众教习。晚间又用过酒饭,各人安寝。睡到半夜,孙建安大叫一声,滚下牀来。众人惊醒,问是何事,孙建安说:“没相干,方才梦见张三太爷爬在我身上,吓得浑身是汗。故此叫喊。”说罢又上牀睡觉。不一刻早已天明,众人起身穿好衣服,净面漱口,一齐到南书房,见了李大麻子。邵青叫他们用毕点心,四人收拾停当,出发去拿张三。少时邵青说:“大老爷何不备了牲口,一同出去看拿大头?”李雷说“好”,吩咐备了牲口。李雷邵青出来,上了坐骑,带了众教习,各持兵器,前后簇拥,一直奔西门街来。孙建安等四人先走一步,到达西门,只见前边远远来了一个,头戴大红暖帽,身穿着蓝色直袍,腰系丝縧,脚登薄底快靴。脸膛赤红,一双怪眼,两道浓眉,狮子鼻,癞象口,光秃大脑袋。你道是谁?正是没毛大虫张三太爷。他不防备有人暗算,正走之间,只见一人走上前来,叫一声“张三太爷”,张三听见,说:“龟旦子,叫太爷做什么?”抬头一看,认得是孙建安,却是熟人,并不防备。正待说话,冷不防众人一拥上前,把张三撩倒丢翻,怀中掏出备好的绳索,早将张三手脚捆个结实。张三倒在地上,口中骂道:“龟子龟旦,我张三太爷今日被你弄住了,是你们造化。若还得了这条性命,那时节把这一腔子热血,同你们倒掉了罢!”正说着,后面李雷纵马来到,叫了一声:“张老三,好好服了我大老爷,我自有好处待你。”张三闻言,更是骂声不止。李雷大怒,吩咐着实打。众教习恨昨日被张三打伤,便一齐动手,上下狠打。他还骂不绝口,直到带到重伤,口中才低低喊了一声“哎呀”,李雷吩咐:“不用打了,拿板门与我抬回!”不一时,找来板门,将张三抬了,一直抬进李府大厅掼下。李雷吩咐:“取山羊血冲木瓜酒与他吃下。”又叫:“给他备些饭食吃。”又叫人:“请先生,等他医治好,再作道理。”大老爷吩咐停当,同畜生脸转回南书房坐下,叫一声:“老邵呀,张三如今被我捉住,你可代我出一主见,叫他降服。”邵青说:“要他降服太难。大老爷,不如将他送溧水县处死。”李雷道:“我要他活活的服了,我却不准用刑打伤打残。”邵青说:“大老爷,这件事门下没有什么主见。”李雷道:“你没主见,着人吐臭吐沫,掐掉了畜生的脸!”邵青道:“大老爷莫要性急,给门下三天,若没主见,我邵青再不见大老爷。”邵青走进自己房中,想了三天没主见。那一晚到了半夜,猛然想起一计,说“有了!”忙取出一张纸来,提笔写画,画出三间房子,旁边定了两个字,名叫“火牢”。画完,折好后,揣在靴子内。等到天明,上了大厅,不一刻,只见李雷走将出来,口中喊道:“老邵,此刻还想不出来?”邵青迎将上去,叫了一声:“大老爷”,在靴筒内将那张纸摸将出来,递将上去。李雷打开一看,说:“老邵呀,这是画的几间房子,要它何用?”邵青说:“大老爷,这乃火牢的图样,起造起来,厉害得狠呢。先把地挖三尺深,九尺宽,八尺长,四面用铁柱子裹住一转,皆墙加生铁垛起来,用生铁椽子白矾石加糯米汁灌起,上面铺一色甘露瓦,用十二张风箱,两道铁栅栏,用铁圈锁住。用毛竹蒿子点火,四面焚烧。若人进去,先是淌汗,后是淌油,然后周身一裂,天灵盖一炸,一分两半,尸骨化为灰尘。可不厉害!就是神仙也难挨一时半刻。受苦不住,自然愿降服。出来去了火毒,也不损他半根毫毛。”李雷闻言大喜,即命邵青到董相公账房发兑银子,买齐物料,召来铁匠石匠各工,昼夜兴建起来。不到一月之期,火牢起成。邵青报知李雷,即命将张三抬下火牢。众教习答应,把张三招到火牢门口,去了绳索,朝里掼去。那张三进入火牢,如火烤一般,汗如寸下。不一时,汗也干了,犹如鏊子上的蚂蚁,哪里能忍受下去!只得喊道:“张三服了大老爷了!”李雷吩咐“快开栅栏,放他出来吧。”邵青叫声:“大老爷不可造次,待我前去问他真假。”说着走到火牢门边,叫声:“张老三,你此刻要服就服,若再迟延,性命难保了。”张三此刻热得难过,将头往雪洞外伸,好一阵凉风,实在吹得受用。李雷见邵青只顾与他讲话,心中着急,扬手一掌将邵青打了一个筋斗,叫人开了栅栏,张三踉跄跳出来。脚下没力,一脚跌倒在地,口中乱喘。李雷吩咐将他扶起,取来麻油苦茶,盛一碗朝着张三口内直灌。连吃了六碗下去,火毒全消,片刻如常。李雷说:“张老三,你如今既服了我,今赏你个前门总管,替我大老爷看守大门,愿与不愿?”张三应道:“情愿。”李雷问道:“你家下还有何人?”张三道:“启上大老爷,家内有老母妻子,外有两个佣人。”李雷道:“你回去收拾收拾,退了房子,一家儿搬到我大老爷府中居住,如何?一切动用家伙对象,俱皆现成齐全。”张三应允。李雷又叫人取出五百两银子,赏与张三。又说:“我大老爷就爱看你这大头,以后就是四九天气里,不许戴帽子见我。”又派下十个人供张三使用,并吩咐为张三特制一张紫檀大圈椅,给张三坐。那张三本是横行乡里的地棍,只会交接一些无赖,扰乱街坊。家中并无多大财产。现在见李雷出手阔绰,给自己好处不少,光棍焉能吃眼前亏,遂甘心降了李雷,捧了五百银子走将出来。且说四个教习得了信,一同走出,迎到张三太爷面前,双膝跪下,叫声:“三太爷,我们是被李大老爷逼住,才得罪太爷。求太爷发个善心,恕我等无知之罪。”张三说:“龟旦子,我三太爷恕你等无罪,快快与我滚了吧。只是我既在大老爷府中,当前门总管,我叫你往东,不可向西。叫你向南,不可向北。知道了么!”四人答应,起身而去。且说张三出了大门,只见众兄弟们手提纸锭子,东张西望。以为张三被李大麻子害死,要待听信烧纸。一见张三出来,却往旁边一躲。张三早已看见,叫声:“众兄弟,不要躲躲藏藏,快出来,将锭子化了。”众人只好出来,将纸锭当街焚化,跟着张三回家。张三到家说了一遍,母亲虽知李雷是恶人,但想儿子安全无事,又见了许多银子,也觉欢喜,只得依从。即刻找了房东,退了住房,又与众兄弟们相见,说道:“诸位兄弟,你我多年相好,我张三混帐儿已数十年了,未曾被人欺过。今年与李雷斗气,一时间竟撞上他的火牢。如今实在服了他了。李大麻子叫我三太爷为他守卫大门,你们要依我劝,各安生理,做个小本营生,寻得分文自已受用。外边混帐,终无了局。我今送你菲敬,若依我哥哥的,日后相逢还有照应。若不依我张三之言,后日街坊相见,莫怪我张三不认识你们。你们心中颠夺颠夺,看是如何。”众人齐声说道:“三哥乃金石之言,小弟们无有不依。”张三闻听,将五百两银子分了一半与众人,留一半自家用。又将家内所用物件,分散众兄弟。众人相谢,将银两物件搬去。且言张三喊了两乘轿子来,自己检点所用细软,锁了房门。后日自有房东另招租户。张三领着母亲妻子,上轿直奔李府而来。后人有诗赞之曰:品格生成相貌奇,心粗胆阔古间稀。辫竖惊人魂胆斗,功成贯顶耐人思。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下一章节:第四回

返回《善恶图全传》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