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显示/隐藏目录
词曰:守分终朝受困,欺心日夜笙歌,瞒心昧己得钱多,积德终朝忍饿。每见善人遭害,那见恶人受磨。试问此理是何如,且看收稍结果。话说唐大人私访,住在周五房下处,夜间听得大汉梦话,问他详细不肯说明。次日备了猪首会,大家坐下,说道:“不可带那大汉,他吃得不好,又有一起打呢。”大人叫声:“白大,你与我把那大汉请来。”白大答应,走进房中叫声:“好汉,我兄弟张老二昨晚打得快活,今日请你去吃猪首肉。”大汉一听,走将出来,不分皂白,叫声:“白大,快快拿了来吃。”白大走到厨下盛了一抢盘送来,大汉狼餐虎咽,登时吃了。又盛来,共吃了四个猪首,方才罢休。大人在旁见他吃得莽撞,心下暗想:却是一位英雄。便问道:“壮士你姓什名谁,那方人?”大汉道:“俺姓周名甸,外面有个绰号叫做花绣天罡的便是。”大人又问:“不知壮士有什么冤枉?”回道:“我为的溧水出了恶人,害杀人多呢。”大人又道:“是哪一个?”说是李大麻子这个囚攮的。又问怎么害杀多人?周甸就把李雷的恶处,并三杀李府未得成功,略略说了一遍。大人闻听其言,气得三尸暴燥,七窍生烟,暗暗动怒。说:“南方竟出了这么一个恶人,实难容恕。”众人听得说是李雷,一个个吓得心惊吃不下去,把猪首肉都停在心中了,一哄而散。忽听得街坊一片嘈嚷之声,喊道:“都反了,反了。我们看去呢。”大人连忙步出店门,跟随众人去不多远,只见四五个大汉手中执着攮子,把一个八十余岁的老者抬了去了。大人走近拉住一人问道:“朋友,这抬的是什么人?”那人回道:“我们镇上有位教习头,名叫廖丹华。这廖老爹只有一女,从小儿定了人家。那日李大麻子船过此镇,看见了廖栖霞姑娘生得标致,就付了五十两银子,叫七目神孙建安到廖家下定。大姑娘得了此信,就到后边河内自尽身亡。孙建安从溧水来此抬人,见姑娘死了,把廖老爹抓住抬去了。将来性命难保!”大人听完信,步走到圈门边,有个五间头的米铺子门口,摆了几个米匾。大人站下,说道:“老爹,世间有此恶人,难道都没有地方官管么?”正说之间,巷子内走出一个人来,精赤身躯,手执攮子,认定大人刺来。大人往后一让,跌入米匾。米匾朝过一坎,将大人坎住。事有凑巧,却却周甸也来到此,一声大喊,早被一攮子刺来,替大人搪灾。身上中了六七下。大人爬起来,吓得面如土色。只见周甸中伤,二人杀入城中去了。且说大人回归寓所,定了一定神,问周大汉可曾回来了?白大答道未曾回来。大人心中忧虑,等到二更,从屋上滚下一个人来。点灯一照,乃是周甸。只见浑身中伤。大人叫白大扶他进房,请内外医生代他医治伤痕。说:“周壮士,你伤痕好了,速往南京去告状。唐大人是不徇私的,定然要准的!”说罢,归房安寝。坐在椅上,忽然椅子腾空出了店门,一路而去,早已出了城门,来到荒郊。只见一座朱红漆的山门,门上钉了一对铜环,直至山门之内。但见阴风飒飒,冷气森森。上了甬道,两旁有二十四司大殿,上坐了一座尊神,赫赫威严,当面摆着公案,上边笔砚签现成。大人恭身下拜,起身只见一阵阴风起处,来一个白发白面身着白衣,乃是地方鬼,手执铜锣,敲了一下。但见进来了无的冤魂,朝着大人叩头。大人抬头一看,但见也有头戴乌纱的,也有戴帽子的,也有烧得焦头烂额的,有的头分数块的,大小不等,男女不一,有百十余人,磕了头,一阵阴风散去。又来第二起鬼来,只见四个杀神手执了一牌“贪恋痴迷”,又写着四句:全无人杀士心明,罕见奇珍起祸因。无头怨鬼尸存土,宝至台前冤自伸。又见一个无头冤魂,将头拎在手中,见了大人,连忙跪下,将头安上,叫声:“青天大人在上,小人韩桂,被王志远杀害。”大人便问怎么杀害与你,冤魂就将奉主人之命送宝下书,半途被害情由细诉一遍。大人点头,冤魂叩了几个头,起身一阵阴风去了。大人走出大殿,脚一拌,“哎呀”一声醒来,却是一梦。惊得浑身是汗,遍体生津。挨至天明起身净面,用了早点,叫声:“白老大,我今日要动身了。”又走到周爷房中说了一声,又叮咛了几句,叫他将养好了一定前去告状。说罢出外算还房饭帐,出离店门,会了家人四个,跟随在后,上了小船下去。那日到了一个地方,大人又上岸私行,只见岸上有百十名百姓,手举长香,一齐跪着在河坎子下面,声声口称冤枉。大人近前说道:“你们不要在此喊冤,大人座还在后面,不在此船。”众人听说,各自去了。大人便对一个年老的百姓拱拱手道:“老翁,你们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众人有何冤枉要喊大人?”那老者回道:“这里叫做紫竹观音庵,庵内来了一位活佛,十分灵验。求财得财,求子得子,哄动这一方百姓前来烧香,烟火不断。那日夫妻两个前来求活佛求子,活佛就把妇人留下,住到天亮活佛走了,和尚到后面不见妇人出来,便进菜园,只见一堆白骨。自后每日都要一个妇人。如今菜园内白骨如山。”大人听罢,说道:“你们不要怕,这是妖怪。我姓张名二,专会擒妖。”老者道:“与你去见和尚去,走呀!”大人同老者来到庵中见了和尚。老者道:“和尚,如今这位张二爷会擒妖。”和尚大喜,接入奉茶进斋。至晚大人端坐殿上,吩咐和尚回避。更油尽灯,起一阵狂风,妖气中现出一个妖怪,扑上殿来。这妖怪正要伤大人性命,只听得那厨柜上锁自然落下,“呀”的一声,柜门大开,从里面跳出一位和尚,头戴唐僧巾,身穿烈火风云袈裟,喊了一声“呔!好大胆的妖孽,敢伤国家栋梁!”喊罢,只知他口中不知念些什么,登时之间那孽畜现了本象。大人渺渺茫茫,竟不知是件什么东西。和尚用手抬起在手中,一搓,拿来在灯上一点,只见一个毛团在天井中一转,一声响处,炸为飞灰。和尚降了妖怪,进房对大人吹了一口气,仍然进柜。再说大人昏迷中和尚降了妖怪,心中明白,只是身子难动。至天色微明方才醒转,吓出一身大汗,站将起来,走到耳门首,喊道人开门。和尚听得喊叫,连忙点了火把,和尚拿了一面铜锣敲将起来,又放了三个大炮,方才开门走进。和尚一见大人,叫声:“张二爷,可曾看见妖怪么?”大人道:“妖怪已被我治住了。”和尚忙叫道人取桃柳枝子定下。大人问道:“和尚,这画柜内是什么东西?”回道:“是些老和尚的神像。”大人道:“你可开了与我看一看。”和尚答应,去了锁将柜开了,大人一轴轴打开看去,看到夜间救他的那位和尚的像,与夜间形容无二。问道:“和尚,这一位叫什么名子?”回道:“法名净心,是我的师祖。”“和尚,你把这轴像早晚供俸香火,我去见大人。俟大人到了任,办完公事,回京奏知圣上,少不得前来要起造净心殿。”说罢,出了菜园,到了客堂,道人送水与大人净面,又用了一顿麦面。大人送和尚一锭银子算香仪,和尚不肯收,谦之再四,只得受了。大人别了和尚,出了庵门,一路回转,仍上小船下去。这且慢表。说那周甸在周五房将养伤痕,过了数日,算清店帐,叫了小船赶奔南京码头,上岸背了包裹,开发船钱,走进西关门内,投在王三房饭店住下。按下不提。再讲唐大人一路滔滔前进,早抵龙潭地界。大人带了银两,家人跟随上岸私行,青衣小帽,进了溧水的西门。只见前面围了个圈子。大人走进问一老者是什么事,回道:“是李府内排河水的李二,到别处去要利钱。遇到一个铁匠头买酱油,泼在他身上,他发怒打死了铁匠头,唤狗来嚼骨头。”大人一听,暗恨在心:李府的家人如此狠法,家主可想而知!这世间留此恶人如此行为,这还了得!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僻静处,有个关帝庙。大人一直走进,只见庙内狼狈不堪,甚为荒凉。和尚道士全无。即忙吩咐家人先去如此如此,家人奉命而去不提。且说大人上殿,就在神前拈香拜下,叫声:“神圣呀!你义胆忠心成了神圣,今日既为一郡之主,为何容留一个恶人?你坐观成败,大为不该!”大人说罢起身,只见神像把胡须一髭,动了两动,似乎说:“你怪错了,我乃阴官,怎管阳间之事?并且恶人气数未尽,阳寿未终,只等你到江南之任,他才倒运。”且说大人转身,只见一阵阴风,刮了一个团子滚来,在大人面前,团团一站,大人拾来一看,乃是一纸阴状。连忙折好收在靴筒之内。却好家人办的东西也齐全进来,乃是一顶凉草帽子,半新旧布鞋袜,外是一个旧包裹,里面是几匹粗细茧绸。大人换了一件茧绸大褂,将草帽戴上,换了鞋袜,背了包裹,装做卖茧绸的客人,吩咐四个家人“在城外下处等我。此刻我进李府走遭即回。”家人答应而去。单讲大人出了庙门,访问李府住处,慢慢的行事。将近李府,只见一起众百姓齐声喊道:“我等到李大老爷家去看戏,是名班子请客呢。走呀!”大人闻听,跟随众人前去。远远只见东西栅栏,迎面磨砖生花白粉冲天照壁,高大门楼,白樊石琢狮子盘球大石鼓,三层坡台,如同都院衙门。大人看了,点头会意。进了栅栏,上了坡台,众人一拥而进。大人看内无人,背了包裹进了大门。大人不进李府,万事不休。这一进去,有性命之忧。不知后事如何,却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三十六回

返回《善恶图全传》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