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假新闻展览馆

卷之下

显示/隐藏目录

[卷之下] 霍乱痧
痛而不吐泻者,名干霍乱。毒入血分,宜放痧。新食宜吐,久食宜消食,下结宜攻。痛而吐泻者,毒入气分,宜刮痧。不愈,视有痧筋则放,宜调其阴阳之气为主。须知肠胃食积,宜驱不宜止,止则益痛。若吐泻而后痛者,此因泻粪秽气所触,治宜略用藿香正气冷冻饮料。然必须除食积血滞,或消或攻或活血。山药、茯苓不可乱施;燥湿之剂,俱在所禁;温暖之药,未可乱投。

治验∶

一沈篆玉九月间,干霍乱,腹中盘肠大痛,放痧三十余针,又王君先为之刮痧,不愈。余用宝花散加大黄丸,清茶稍冷冻饮料之而痊。

一彭君明晚间腹中大痛,吐泻数十次,痛益甚。延余诊之,左脉芤而滑,右脉弦细而涩,此宿食已从吐泻而尽,乃毒入血分,血瘀作痛也。放痧,不愈。用独活红花汤,圆红散微温饮之,吐泻腹痛少愈。次日,服前药吐泻腹痛俱已。

一童敬桥内室,吐泻腹痛,自刮痧,服阴阳水痛益甚。余用三香丸微冷冻饮料之而安。

[卷之下] 绞痛痧

心腹绞绞大痛,或如板硬,或如绳缚,或如筋吊,或如锥触,或如刀割,痛极难忍。轻者,亦微微绞痛,胀闷非常,放痧可愈。若不愈,必审脉症何因,辨暑秽、食积、痰血所阻施治,须连进数服,俟其少安,方可渐为调理。此症世多放痧数次不愈,听命于天,不肯服药,遂至痧毒攻坏脏腑,惟死而已,惜哉!

治验∶

一廉齐朱先生夫人,夏月痧痛危急,刮痧放痧不愈。更易三医莫敢任事,举家无措。宋臣王兄邀余往视,六脉微伏,治之未愈,其晚绞痛如前。明晨贤郎宋伊芳兄复邀余,右手脉伏,更放痧三十二针兼刮痧讫,用宝花散、沉香丸清茶稍冷饮之,并用散痧解毒,活血顺气之剂。亲友尚恐无救,留余俟饭后,坦君云夏王兄曰∶“睡矣,何如”?余曰∶“睡则神情已定,气血渐和,殆将安”。越翼日,乃廖。

一贾公清作泻腹痛如绳绞。延余,脉洪大数实,放痧不愈,用乌药顺气汤加大黄,下积而痊。

一故友麓庵朱兄夫人,公范母也。口吐痰涎,腹中绞痛,医治沉重,六日不愈。延余诊之,左脉微伏。余曰∶“痧也”。

令刮之,少安,用药不服。次日,复昏沉大痛,举家惊惶、亲戚填门。复延余,刺左中指一针,出毒血,兼令刮痧,不愈。用降香桃花散冲砂仁汤,微冷送下,并用防风散痧汤加山豆根、茜草、丹参、金银花、山楂、卜子稍冷服而安。

一何君雅子正月盘肠绞痛。延余,脉伏,令刮痧,用沉香郁金散,棱术汤,冷冻饮料之,稍愈。黄昏时复绞痛非常,叫喊不已。复邀余,用细辛大黄丸清茶微冷冻饮料之,又用紫朴汤而痊。

[卷之下] 胁痛痧

痧症不忌食物,痧毒裹食,结成痧块于胁而痛。其痧块变症甚多,故为难治。且治痧惟在初发,若不识,或饮热汤,毒血凝结,即慢痧不至胀急伤人,亦成胁痛,瘀之日久,势必难散。

治验∶

一朱子佩夫人,身热吐痰胁痛,饮圆汤,益喘呕不已。延余,左脉洪数,右脉似伏。余曰∶“痧也”。子佩刺其腿弯痧筋二针,不愈,服童便,喘呕稍减。余用阿魏丸、大黄丸白汤微冷下,身热,吐痰俱已。又用必胜汤微冷下,三服而痊。

一王养初,子佩母舅也。吐痰胁痛,误吃圆肉,放痧数次日久不愈。延余诊之,余辞不治,以痧毒裹圆,结成痧块,不可解耳。况日久攻坏脏腑,虽药无益,后易数医,变喉旁发肿而殁。

[卷之下] 痧痢

夏伤于暑,秋必疟痢。痢疾初发,必先泄泻,肠胃泄泻,必致空虚。内虚则易感触秽恶之气,即成痧痛。或天气炎热,时行疫疠感动肠胃,因积而发,亦致痧痛。夫痢不兼痧,积去之后,便可得痊。即甚凶极,药无不效。若一兼痧,势必绞痛异常,止治其痢,用药无效。或变痢如猪肝色;或变痢如屋漏水;或变痢惟血红水;或变噤口不食,呕哕凶危;或变休息久痢,岁月绵延,常苦痢患。余惟先治其痧兼治其积,则痧消而积易去,积去而痧可清。凡遇痢疾,如此治之,无不奏功,诚为良法。

治验∶

一曾奉先,七月间发热,下痢血水。日百余次,肛门急迫,腹痛异常,呕哕不食。延余治之,六脉迟数不常,或时歇指,此痧痢也。刮痧放痧讫,痛乃减半。用沉香阿魏丸,砂仁汤稍冷冻饮料之,用当归、山楂、红花、枳实、赤芍、泽兰、青皮、卜子、槟榔各一钱,熟大黄五分,加童便一钟稍冷冻饮料二服,痢下赤白甚多,诸症俱愈。

一余弟骧武下赤白痢,日数十余次,腹中大痛,大便窘迫。余诊之,六脉微细,放痧二十针,又刮痧,不愈。用宝花散、沉香阿魏丸,稍冷汤饮之,腹痛渐宁。用当归、山楂、陈皮、槟榔、红花、乌药各一钱,熟大黄八分加童便饮之,赤白俱下,痛亦渐安,后用当归一两,山楂二钱,服之,赤白痢全愈。

一奚仲嘉内室,腹中绞痛,喘急气逆。余诊,六脉无根,此痧胀也。放痧,不愈。用沉香阿魏丸,砂仁煎汤,稍冷饮之,痛遂止。次日,小腹痛,频下痢赤白,用当归、金银花、青皮、陈皮、乌药、山楂、卜子,加童便稍冷冻饮料之,渐稀,用当归一两服四剂而愈。

一吴瑞云发热,胀闷沉重。放痧后,痢下紫血。他医以痧气已清,但治其痢,势在危笃,举家惊惶。延余,六脉洪大不匀,此痧气未清,痧毒尚盛也。令刮痧讫,用当归枳壳汤,入童便冷冻饮料之,次以苏木、红花、五灵脂,茜草、乌药、香附、当归、赤芍以导其瘀乃安。后发余毒于肛门边,出脓而愈。

[卷之下] 蛔结痧

痧毒攻胃,故蛔死入于大肠,与宿粪相结,腹中大痛,是为蛔结。

治验∶

一朱子佩女,痧发痛极,头汗如雨。延余诊之,脉芤而洪实,放痧不出,刮痧不起。用细辛大黄丸微冷服,又用荆芥银花汤稍冷服。又三日,痧筋乃现,放之。服药如前,腹痛不止,至十九日,日用药加大黄,大便下死蛔三条,结粪亦下,痛尤不止,又现痧筋,放之,服前药,乃愈。

[卷之下] 头痛痧

痧毒中于脏腑之气闭塞不通,上攻三阳颠顶,故痛入脑髓,发晕沉重,不省人事,名真头痛。朝发夕死,夕发旦死,急刺破巅顶,出毒血以泄其气,药惟破其毒瓦斯,清其脏腑为主。痧毒中于脏腑之血,壅瘀不流,上冲三阳头面肌肉,故肌肉肿胀,目闭耳塞,心胸烦闷。急刺破巅顶及诸青筋,出毒血。药宜清其血分,破其壅阻为要。

治验∶

一张显如,头痛发晕沉重,六脉俱伏,刺巅顶一针,余痧筋俱刺,少苏。复诊其脉,沉实而上鱼际,用清气化痰饮,冷服而安。

一汪路真内室,头面红肿,发热头痛,心胸迷闷。诊脉,芤而疾。刺左腿弯三针,血流如注。冷服红花膏子半杯,用蒲黄饮三剂而痊。

[卷之下] 心痛痧

痧毒冲心,属之于气,则时痛时止,痰涎壅盛,昏迷烦闷,此其候也,治宜刺手臂,服顺气之剂为主。痧毒攻心,属之于血,则大痛不已,昏沉不醒,此其候也。治宜刺腿弯,服活血之剂为主。迟则难救。

治验∶

一郑延旦次子,心中暴痛,口吐痰涎,迷闷不能出声。延余,两寸沉而伏,关尺洪而紧,刺痧筋二十针,用乌药顺气汤,冷冻饮料四剂而安。

一严瑞宇三女,饭时心中暴痛,昏沉不醒。日暮延余,六脉已绝,辞之,次日而殂。

[卷之下] 腰痛痧

痧毒入肾,则腰痛不能俯仰,若误饮热汤热酒,必然烦躁昏迷,手足搦搐,舌短耳聋,垂毙而已。

治验∶

一黄敬宇内室,腰中大痛,强硬如板。误饮热酒,发热烦躁,昏沉痰涌。延余,左尺虚微,右尺洪实,脉兼歇指,痧中于肾也。刺腿弯痧筋,仅有紫黑血点不流。用降香桃花散微冷服,痧筋腿弯复现,刺二针血流如注。又服二散痧退痛减,调理而痊。

一伍恒生子,腰痛,放痧四次不痊。沉重大痛,连及胸胁。延余,左手无脉,辞之,六日而殂。

[卷之下] 小腹痛痧

痧毒入大小肠,则小腹大痛不止,形如板推,绞绞不已,治之须分左右二股,屈伸为验。

治验∶

一盛成均子,小腹大痛,每每左卧,左足不能屈伸,太阳小肠经痧也。痧筋不现,用木通汤,微冷服四剂,方见左腿弯痧筋,刺出紫黑毒血二针,用红花汤冷下,痧退后调理而愈。

一范季廉小腹大痛,每每右卧,右足不能屈伸,阳明大肠经痧也。刺腿弯青筋四针,毒血成流,不愈。用枳实大黄汤,冷服,半夜痧退少安。后调理而愈。

一钟孟芳小腹大痛,放痧三次,不愈。延余治之,脉数而疾。余曰∶“痧毒已攻坏脏腑矣。”辞之,半月而亡。

[卷之下] 痧块

痧毒留于气分,成气痞痛,留于血分,成血块痛,壅于食积阻滞,成食积块痛。盖因刮痧放痧稍愈,痧毒未尽,不用药以消之之故。施治之法,在气分者,用沉香、砂仁之类治之;在血分者,用桃仁、红花之类治之;食积阻滞者,用卜子、槟榔之类治之;或气血二分俱有余毒者,当兼治之;若更兼食积所阻有余毒者,当并合治之。

治验∶

一王介甫内室,腹痛,放痧二次,忽左胁有块屡痛不止,坐卧不安。延余,脉芤而沉微,此毒留滞不行之故。用苏木散并三香散合桃仁红花汤,微温服,块消痛减而痊。

一陈奉山腹中绞痛,放痧三次,变右胁下块,大痛不止,卧不能起。延余,脉沉实而弦紧,此食积为患,用阿魏丸并棱术汤加牛膝,治之而痊。

一夏少溪内室,腹痛,放痧稍愈,左胁下变成块痛,口吐痰涎,卧床不起。延余,脉沉而微滑,用沉香阿魏丸加贝母、白芥子治之而痊。

一张弘先痧胀变为胸前左乳之上有一点痛,辞之,半年后,吐血而殂。

[卷之下] 痧变吐血鼻衄便红

痧毒冲心则昏迷;痧毒冲肺则气喘痰壅,甚则鼻衄;痧毒入肝则胸胁疼痛,不能转动,甚则血涌由吐而出;痧毒流于大肠,则大便血;流于膀胱,则小便血。治宜先清其痧毒之气,顺其所出之路,则气自顺而血自宁矣。若不知治,紧则变在顷刻,迟则变成劳弱,或时时便血溺血难愈。

治验∶

一孙盛元痧胀,放痧不服药,变筋骨疼痛。十日后,吐血甚多,疼痛不愈。延余,诊其脉芤,此痧气已退,尚存瘀血,用桃仁、红花活血之剂,四服而痊。

一潘国安痧胀鼻衄,是痧气由衄而泄,用清凉至宝饮而痊。

一周瑞亭子六岁,痧痛大便红。延余,令放痧,服散痧消瘀活血之剂而痊。

一何君叔女痧痛,溺血甚多。延余,令放痧,不愈。用荆芥薄荷汤加益母、金银花、牛膝、连翘治之而痊。

[卷之下] 吐蛔泻蛔痧

痧毒入胃,胃必热胀。热胀之极,蛔不能存,因而上涌,乘吐而出,或蛔结腹痛,不大便;或蛔入大肠,由大便而出,与伤寒吐蛔,伏阴在内者不同,治宜清其痧胀为主。

治验∶

一蒋公尚次女,发热心痛,口多痰涎,吐蛔二条。延余,右关沉细而疾,余脉洪数,刮痧,刺腿弯一针,微有紫黑血点,服连翘薄荷饮三剂,痧退。服小柴胡汤,身凉而愈。

一沈存原痧胀,吐不止。延余,脉洪而紧,刮痧讫,用药加熟大黄一钱,微冷冻饮料之,吐止胀消。后二日复痧胀,吐蛔一条,脉复洪紧,更用熟大黄一钱,微冷冻饮料之,痧退而安。

一汤仲文,腹胀大痛。延余诊之,脉散乱无根,此蛔结也,痧实始之。放痧后,用散痧去毒之剂,加大黄二钱微冷饮之,大便下死蛔二条并宿粪而愈。

[卷之下] 痧变肿毒

痧毒不尽,留滞肌肉腠理之间,即成肿毒。宜先放痧,用散痧解毒之药,以除其根。然后审其毒之所发,照十二经络脏腑,分阴阳寒热处治。轻则消之,重则托之,虚则补之,实则泻之。若红肿甚者,属阳,用忍冬解毒汤,加引经药以治之。白色不红,平肿不易起发者,属阴,用参归化毒汤,加引经药以托之。毒有半阴半阳,用活络透毒饮,加引经药透之。穿破之后,皆用神仙太乙膏贴之。若肿毒无脓,止有毒水流出,或脓少血多,用飞龙夺命丹,研碎些须,填太乙膏中,拔去毒水血脓后,单用太乙膏贴之。毒口难收,用红肉散掺之。肉黑者,用代刀散,以棉花絮微掺之,即变红色,贴膏自愈。

治验∶

一姜云衢遍身疼痛,背发一毒,黑烂痛苦。求余视,诊之,脉沉微,指头黑色而恶热饮,此痧变恶毒,用冷围药而成背疽也。令去其围药,放痧讫,俟痧气已绝,用参姜桂熟附子温托之,外敷以代刀散,黑变红色,贴太乙膏而痊。

一苏成中长子,暑月吐泻,腹中绞痛,刮痧痛止,两臂红肿且痒。求余一方,用香薷饮一剂而痊。

一葛弘先内室痧痛,不吐不泻,盘肠绞绞,疼痛难忍,放痧后,头顶生毒,出脓而愈。

一赵公琰,寒热头眩,心胸烦闷,刮痧而愈。肛门边发余毒出脓成漏,为终身之疾。

[卷之下] 备用要方

防风散痧汤

痧有因于风者,此方主之。

防风陈皮细辛金银花荆芥枳壳(等分)头面肿加薄荷、甘菊;腹胀加大腹皮、浓朴;手足肿加葳灵仙、牛膝,倍金银花;内热加连翘、知母;痰多加贝母、栝蒌仁;寒热加柴胡、独活;吐不止加童便;小腹胀痛加青皮;血滞加茜草、丹参;咽喉肿加山豆根、射干;食积腹痛加山楂、卜子;心痛加玄胡索、蓬术;赤白痢加槟榔;口渴加花粉;面黑血瘀也,加苏木、红花;放痧不出倍细辛、苏木、桃仁、荆芥;秽触加藿香、薄荷。

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荆芥汤

痧有郁气不通者,此方主之。

荆芥防风(各一钱)川芎(三分)陈皮青皮连翘(各八分)食不消加山楂、卜子;心烦热去川芎加黑山栀;有积加槟榔;痰多加贝母、白芥子;气壅加乌药、香附;血壅加桃仁、红花;郁闷不舒加细辛;食积加山棱、蓬术;大便不通加枳实、大黄;暑热加香薷、紫朴;小便不通加木通、泽泻;喉痛去川芎,加薄荷、射干、大力子;咳嗽加桑皮、兜苓。

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陈皮浓朴汤

痧有因于气阻者,此方主之。

陈皮紫朴山楂乌药青皮(等分)痰多加白芥子、贝母;痧筋不现加细辛、荆芥;血瘀加玄胡索、香附、桃仁;头汗加枳实、大黄;口渴加薄荷、花粉。

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棱术汤

痧有因于食积者,此方主之。

山棱卜子蓬术青皮乌药槟榔枳实(各一钱)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藿香汤

痧有因于秽气者,此方主之。

藿香香附(各四分)薄荷(七分)枳壳山楂连翘(各一钱)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薄荷汤

痧有因于暑者,此方主之。

薄荷香薷连翘(各一钱)紫朴金银花木通(各七分)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紫苏浓朴汤

痧有暑胀不已者,此方主之。

紫苏香薷紫朴枳壳红花青皮陈皮卜子山楂(等分)水二钟,煎七分,冷服。

防风胜金汤

痧有因于食积血滞者,此方主之。

防风乌药玄胡索桔梗枳壳(各七分)卜子(二钱)槟榔金银花山楂连翘赤芍(各一钱)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必胜汤

痧有因于血实者,此方主之。

红花香附(各四分)桃仁(去皮尖)大黄贝母山楂赤芍青皮五灵脂(各一钱)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紫朴汤

痧有食气壅盛者,此方主之。

紫朴山楂卜子山棱蓬术枳实连翘青皮陈皮细辛(等分)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独活红花汤

痧有因于血郁者,此方主之。

独活红花桃仁(去皮尖)薄黄玄胡索白蒺藜(炒,为末)乌药(各一钱)香附(三分)枳壳(七分)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射干兜铃汤

治痧似伤风咳嗽。

射干桑皮兜铃桔梗薄荷玄参花粉贝母枳壳甘菊金银花(等分)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咳甚者加童便饮。

当归枳壳汤

此养血和中之剂。

归身山楂枳壳红花赤芍青皮茜草连翘丹参续断(各一钱)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荆芥银花汤

此治血滞之剂。

荆芥红花茜草丹皮金银花赤芍(各一钱)香附(三分)乌药(五分)白蒺藜(去刺,捣末,八分)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桃仁红花汤

此治血结不散之剂。

桃仁(去皮尖)红花苏木(各一钱)青皮(八分)乌药(四分)独活(六分)白蒺藜(去刺,捣末,一钱二分)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清凉至宝饮

此清痧热之剂。

薄荷地骨皮丹皮黑山栀玄参花粉(等分)细辛(倍加)水二钟,煎七分,稍冷服。

红花汤

此治血痰之剂。

红花蒲黄青皮(各一钱)香附(四分)贝母(二分)枳壳(六分)水二钟,煎七分,微温服。

如圣散

治痧咽喉肿痛,此方主之。

牛蒡子苏梗薄荷甘菊金银花川贝母连翘枳壳(各一钱)桔梗(五分)乌药(四分)水煎,微温,加童便冲服。

宝花散

此治痧之仙剂。

郁金(一钱,凡方中用此味后有痧方,余议当阅)细辛(三两)降香(三钱)荆芥(四钱)共为细末,每服三匙,清茶稍冷服。

沉香郁金散

此治痧气寒凝之剂。

沉香木香郁金(各一钱)乌药(三钱)降香(二钱)细辛(五钱)共为细末,每服三分,砂仁汤稍冷服。

圆红散

治血郁不散。

没药(置箬内放瓦上,炭火炙去油,为末,三钱)细辛(四钱)降香(三钱)桃仁(去皮尖)玄胡索白蒺藜(捣,去刺,各一两)共为末,每服一钱,紫荆皮汤温服。

化毒丹

治痧痰气壅盛。

金银花薄荷(各一两)细辛枳壳(各五钱)川贝母(二两)共为细末,每服六分,细茶稍冷下。

三香散

治过饮冷水,痧不愈者。

木香沉香檀香(等分)共为细末,每服五分,砂仁汤微冷下。

三香散

治过服冷水痞闷者。

木香沉香檀香(各五钱)砂仁卜子(各八钱)五灵脂(六钱)共末,水发为丸,微温白汤下。

救苦丹

此治痧气郁闷之剂。

枳实卜子(各一两)郁金(二钱)乌药连翘(各八钱)共末,清茶稍冷下。

冰硼散

治痧咽喉肿痛。

硼砂天竹黄(各二钱)朱砂(二分)玄明粉(八厘)冰片(一分)共末,吹入喉中。

牛黄丸

治痰涎喘急。

胆星天竹黄(各三钱)雄黄(五分)朱砂(五分)牛黄麝香(各四分)共末,甘草水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丸,淡生姜汤稍冷下。

细辛大黄丸

治痧大便干结,气血不通,烦闷壅盛昏沉者。

细辛大黄枳实紫朴麻仁青皮桃仁(去皮尖,等分)共末,水发为丸,每服一钱。重者,二钱。再重者,三钱。淡姜汤下,稍冷服之。

和脾宣化饮

治痧气食结,胸中饱闷,腹内绞痛,此汤主之。

广皮卜子细辛前胡大腹皮(去黑翳,黑豆汤泡洗)麦芽(各二钱)山楂(二两,煎汤代水)先浓煎山楂汤,煎六味稍冷冻饮料之。

消疳解毒散

治痧后牙疳。

人中白(三钱)儿茶天花粉官硼青黛(水澄,各一钱)薄荷甘草黄连(各五分)冰片牛黄珠子(各一分)雨前茶(五分)研细,以无声为度。先用浓茶拭净,去其腐肉,吹之。

牛黄八宝丹

善化痧后诸般恶毒、恶疮,此丹有灵气。

雄黄(透明者)玄参(各五钱,瓦上焙)羌活(炒)川黄连(土炒)羚羊角犀角川贝母(炒净)乳香(出汗尽)没药(各三钱)琥珀青黛(水登,各二钱)珍珠(四分)劈砂(木飞,五钱)牛黄冰片(各二分)上十五味,如法制为细末听用,外将拣净金银花二两,甘菊一两,甘草五钱,胡桃肉二两,紫花地丁二两,长流水五碗砂锅内慢火煎至及半取汁,将渣绞干,以绵滤清,桑柴火熬膏,入炼熟老蜜盏许,再熬至粘筋。将前末和丸,每丸三分。年幼者,一丸;年长者,二丸。每日蜜调服。

活络透毒饮

治痧后热毒流连,余毒在所不免,却不易来者,以此汤预活之。

羌活红花荆芥牛蒡子木通当归牛膝蝉蜕青皮连翘(等分)水煎温服。

忍冬解毒汤

治痧后余毒窍发者,以此消之。

金银花土贝母甘菊荆芥穗牛蒡子红花甘草木通连翘紫花地丁(等分)胡桃肉(二枝)水煎温服。

拨云散

治痧后余毒在肝,两目通红,甚至起生翳者,以此散主之。

生地黄连木通荆芥穗谷精草甘草赤芍羚羊角大黄(二分至六分)木贼草甘菊羌活金银花望月砂加灯心,白芙蓉叶,水煎温服。

赛金化毒散

治痧后热毒流连,疼痛不已,发痈发疔者。

乳香没药(各出汗)川贝母(去心,炒)雄黄黄连天花粉(各一钱,生用)大黄(二钱半,炒半晒)甘草(七分,生)赤芍(二钱,炒)牛黄(二分)冰片(分半)珠子(四分,研细无声为度)共为极细末,用蜜汤调服。

加味活命饮

治一切痧后留滞热毒,发为肿毒疔疽,以此方消之。

穿山甲(土炒)金银花大黄(各二钱)归尾陈皮(各一钱五分)花粉薄荷赤芍甘草节生地白芷防风贝母乳香(各一钱)皂角刺(五分)没药(五分)毒在背加皂刺一钱五分;毒在面加白芷一钱五分;毒在胸加栝蒌仁二钱;毒在头面手足加金银花三钱。

水二大钟,煎八分,空心温服。忌醋并诸毒物,大人切禁房事。

参归化毒汤

治痧后余毒流连,气血虚,不能即溃,以此化毒托出之。

人参当归黄甘草金银花牛膝贝母红花山楂皂角刺白芷(等分)水二钟,加胡桃肉一个煎七分,空心温服。

奏凯和解饮

痧退之后调理和解者,此汤主之。

金银花土贝母牛蒡子山药白扁豆山楂荆芥当归(各一钱)人参(四分)甘草(三分)水二钟,加核桃肉一个,莲肉六粒,煎七分,空心温服。

参苓归术散

痧退之后痧气已绝,气血虚弱者,以此补之。

人参白茯苓当归白术白芍药陈皮黄川芎熟地黄甘草水煎空心温服。

沉香丸

治痧气急,胸腹胀痛,迷闷昏沉。

沉香槟榔(各五钱)枳实浓朴(各七钱)山棱蓬术广皮天仙子(即朱蓼子,各六钱)白豆仁乌药(各四钱)木香(三钱)姜黄(五钱)水发为丸,如绿豆大,每服三十丸,砂仁汤稍冷下。

沉香阿魏丸

治痧气壅、血阻、昏迷不醒,遍身沉重,不能转侧。

五灵脂广皮(各一两)青皮天仙子姜黄蓬术山棱(各七钱)枳实(六钱)白豆仁乌药(各五钱)木香沉香(各二钱)阿魏(一钱)如前,稍冷汤下。

丁香阿魏丸

治痧食积成块,痛而不已,推上移下,日夕叫喊,病久不愈者。

卜子五灵脂楂肉神曲青皮枳实(各一两)蓬术浓朴(各八钱)山棱槟榔(各七钱)白豆仁乌药姜黄(各五钱)木香沉香(各三钱)阿魏(二钱)丁香(一钱)水发为丸,如绿豆大,每服十丸,紫荆皮温汤下。

阿魏丸

治食积壅阻,痧毒瓦斯滞血凝,疼痛难忍,头面黑色,手足俱肿,胸腹胀闷。

玄胡索苏木五灵脂天仙子(各一两)蓬术广皮枳实山棱浓朴槟榔姜黄(各七钱)乌药(五钱)降香沉香(各三钱)阿魏(二钱)香附(四钱)卜子(一两)水发为丸,如绿豆大,每服十五丸,砂仁汤稍冷下。

苏木散

治痧毒血瘀成块,坚硬突起不移者。

苏木(二两)白蒺藜(捣,去刺)红花玄胡索桃仁(去皮尖,各一两)独活(三钱)五灵脂(七钱)降香姜黄赤芍药(各六钱)大黄(五钱)乌药山棱蓬术陈皮青皮皂角刺香附(酒炒,各四钱)共为细末,每服二钱,温酒下。

蒺藜散

治食积、瘀血、痧毒凝滞成块日久不愈者。

白蒺藜(捣,去刺,二两)泽兰姜黄卜子楂肉茜草土贝母(净,各一两)玄胡索五灵脂(各一两五钱)槟榔(七钱)金银花(八钱)乌药青皮(各六钱)桃仁(去皮尖,一两二钱)共末,每服一钱,温酒下。

探吐法

用盐汤或矾汤稍冷服,令吐去新食以解痧毒所阻,必须多饮则吐。

当归枳壳汤

消食顺气和血之剂。

当归尾枳壳赤芍(各一钱)山楂卜子(各二钱)紫朴(八分)水煎微冷服。

清气化痰饮

治痧痰气壅塞之剂。

贝母(二钱)姜黄(一钱)细辛橘红(各八分)青皮紫朴(各七分)荆芥(六分)乌药(五分)水煎,冲砂仁末五分,微冷服。

蒲黄饮

治痧毒,散瘀,引火下行之剂。

牛膝(三钱)独活枳壳连翘桃仁(去皮尖)泽兰赤芍山楂姜黄蒲黄(各一钱)水煎微冷服。

乌药顺气汤

治痧气内攻之剂。

山棱蓬术卜子白芥子玄胡索(各一钱)枳壳青皮乌药(各八分)红花(七分)香附(四分)水煎稍冷服。

降香桃花散

治痧毒中肾之剂。

降香(五钱)牛膝(二两)桃花红花大红凤仙花(各七钱)白蒺藜(一两)共末,黑砂糖调童便冲服。

木通汤

治痧毒结于膀胱之剂。

牛膝(三钱)丹皮细辛连翘金银花泽兰白芨蒲黄木通玄胡索(各一钱)水煎,加童便微温服。

枳实大黄汤

治痧毒结于大肠之剂。

赤芍青皮枳实桃仁(去皮尖)金银花槐花黄芩(酒炒)大麻仁连翘(各一钱)大黄(三钱)水煎微温服。

荆芥薄荷汤

治痧气血阻塞之剂。

白蒺藜(捣,去刺,为末)荆芥(炒黑)赤芍薄荷青皮陈皮(等分)水煎微冷服。

连翘簿菏饮

治痧食积气阻之剂。

香附卜子槟榔山楂陈皮连翘薄荷(等分)木香(二分,磨冲)水煎,加砂仁五分,稍冷服。

失笑散

治痧后毒瓦斯退尽,尚留瘀血在胸膈间,积血作痛。

蒲黄五灵脂(等分)共为末,每服二钱,温酒下。

便用七方

一方用井水、河水各一半同服,治痧痛。

一方用泥浆水服之,治痧痛。

一方用白砂糖搅梅水服,治痧痛。

一方用细辛为末,同砂仁汤冷服,洽痧痛。

一方用晚蚕沙为末,白滚汤冷服,治痧痛。

以上五方治痧症,无食积阻滞者。

一方用明矾四分,白汤一碗,冷服,治痧痛。

一方用食盐一撮,白汤一碗,冷服,治痧痛。

以上二方,乃吐新食阻痧毒之味,必多饮方吐,少则不效。

绝痧方

治数患痧症,必痧症已愈,然后可服,以绝其根。否则稍有痧气未除,断不可服,恐甘者作胀,热者助邪,反害之矣。

甘草明矾食盐(各一两)川乌(一钱)干姜(三钱)其为细末,米饭捣为丸,每服五分,白汤温下。新犯痧者,一二服即愈,久犯痧者,十服全愈,不复发矣。盖用甘草以助胃,用干姜、川乌以充胃,用明矾以解毒,用食盐以断痧。诚为良方,但乌、姜性熟,恐人有宜,有不宜,故每服止用五分为则,惟取其能绝痧根焉。尔若人属虚寒者,必加倍多服,方能有效。

[卷之下] 药性便览

荆芥

透肌解表,散痧毒。痧筋隐隐不发者,非此不现。用四分至八分止。

防风

透肌发表,为臣使之助。寒热往来,痧毒壅滞郁遏不发者,非此不清。用三分至七分止。

羌活

痧症忌其发表太过,若头痛或又因受寒而起,更兼痧症,欲用之引太阳经。止许用半分至二分。

连翘

消痧毒,解诸经火邪,清热而不滞,治痧之要药也。用七分至一钱。

陈皮、青皮

陈行痧气,青伐肝气。痧气壅阻郁结不行者,非此不利。用六分至一钱。

枳壳、枳实

破痧气、驱毒瓦斯、除胀气、下食气,积滞壅塞者,非此不开。但枳壳性缓,枳实性速,各有所宜。

用五分至一钱五分。

桃仁

破瘀活血。痧为血阻,非此不流;痧为血滞,非此不顺。去皮而用,为皮味涩而阻血路也。用七分至一钱六分。

秦艽

活血驱风消痧毒。筋骨疼痛,壮热不清者,非此不解。用三分至六分。

川芎

上行头目,头角骨痛者必需;下通血海,肝脏不华者当用。用一分至三分,止恐提痧气上腾也。

桔梗

入肺经为诸药之舟楫,其性上而复下,故能引枳壳破胸中至高之气。用六分至八分。

香附

行血中之气,恐其香燥须用便制∶欲其行血,必要酒炒;取其敛血在乎醋炒。用三分至八分。

木香

行滞气、燥湿气、驱寒气、开郁气、散结气,痧后腹痛不解者,此要药也。用一分至三分止。

檀香

痧后心腹疼痛不休,胸胁胀闷,寒凝气滞,得此而抒者,痧之始发当知忌用。用一分至三分。

砂仁

顺气开郁,散痧消食,此始终之可用之要药也。用三分至一钱。

穿山甲

土炒为末,透痧消痰,破痧托毒,善走经络之神剂也,故经络有诸药所不到者,非此不达。用一分至五分。

童便

解痧毒,消痰降火最速。定痛治血痢,痢下血水,诸药莫及。

天蚕

能治血分之痰,佐山甲透经络,以破瘀毒。用须炒末。自一分至二分。

乌药

善行周身之气,凡痧气阻滞者,得此无处不到。用三分至五分。

红花、金银花、茜草

活血,解痧毒。用六分至一钱。

山楂、卜子、麦芽、神曲

痧为食壅,取其善消而不暴也。

大黄

大便不通,痧气闭塞,非此不能攻而下之。用五分至一钱五分。

木通、车前、泽泻

痧气郁阻,小便不利,在所当求。若热郁太重,不因小水,更在所禁。用二分至五分。

黄连、黄芩

冷性凝滞,痧中忌用。用须酒炒或姜汁制。

生地

凉血。血瘀者,非其所宜。

熟地、白芍

补血敛血,痧所大忌。

参、、白术、山药

用之恐补毒瓦斯,痧所大禁。

甘草

用之恐成痧块难治,在所忌用。

白茯苓

恐其渗湿,实其痧气,俱在禁例。

细辛

透窍、破血、散痧之要药也。用七分至一钱。

姜黄

其性虽温,善能消痰下气,破恶血。用二分至四分。

贝母

川者专消热痰,土者兼破瘀血。用一钱至一钱五分。

白芥子

胁下之痰,非此不达。用四分至六分。

半夏、白芷、苍术

性燥忌用。

竹沥

性寒,忌用。用须姜汁,方走经络。

雄黄、牛黄、胆星、天竹黄

消痰丸中宜用。

麝香

开窍散痧,功亦甚大。

当归

头身尾各有所宜,用须斟酌。

柴胡

和解表里,专治少阳胆经寒热往来。用六分至一钱。

干葛

散阳明胃经之邪,兼能解渴。用六分至八分。

前胡

疏风,消痰,治嗽,表热者,宜用。用六分至八分。

桑皮

治嗽泻肺。用四分至八分。

兜苓

泻肺嗽。用三分至五分。

杏仁

泻肺,润肠胃,利气,消痰涎。去皮尖用。用四分至一钱。

麦冬天冬

润肺、消痰。一治其本,一治其标,去心用之。用七分至一钱五分。

山棱、蓬术

食积心疼,痧毒阻滞痞闷者。宜用六分至八分。

五灵脂

善消宿血,血块凝滞不散,非此不破。用五分至八分。

龟甲

去两肋,酥炙为末。破宿血胜于灵脂。在胸者用上半截,在下者用下半截。

苏木

败恶血新瘀者,莫及。用五分至一钱五分。

玄胡索

活血行气,气血凝滞作痛。用五分至一钱五分。

香薷

通上彻下,利水气,治暑气之要药。用五分至一钱。

紫朴

宽中治呕,消痰下气。用六分至八分。

牛膝

活血,引痧气下行。用八分至二钱。

木瓜

五味子酸敛忌用。

升麻

禁用,恐提痧气上升,而难遏也。

肉桂附子吴茱萸

禁用,恐助痧毒立刻有变也。

干姜

过服寒冷之水,宜少用之,善散寒气也。若用之不当,亦能助热毒,当忌。

麻黄

发表太过禁用。

簿菏

辛凉利窍,消肿解毒,清气清喉。用五分至一钱。

紫苏

疏风顺气。身热当用三分至六分。

明矾

解痧毒,消痰定痛。用之探吐宿食甚妙。

玄参

清气消痰,滋阴润肺。但色黑止血,痧有瘀血忌用。

花粉

性沉寒,止渴。痧毒未清者忌用,恐凝滞痧气也。

角刺

透毒,能引诸药至于痧毒血瘀之所,立奏其功。

牛蒡子

解痧毒,清喉,痧中要药。用七分至一钱。

乳香

消瘀血而不伤新血。痧症用之以治血结。用五分至一钱。

黑砂糖

活瘀血,解痧毒,故瘀血作痛者,得此则安。

没药

痧痛用之破瘀血。用四分至一钱。

食盐

解痧毒,定痛,用之吐去新食。

芋艿

治痧热,解毒。有痧患者,食之甘美。

晚蚕沙

解痧毒,治热。

阿魏

破积聚,逐恶血,其功甚大。

大麻仁

消大肠肠胃燥结者,宜用。

其中分数,如遇西北强壮人,当加一二三倍,不可执一。

[卷之下] 痧方余议

郁金

价贵时有换之以姜黄者,其二味温凉之性虽有不同,然以之治痧,下气消瘀,姜黄末为无效。若欲入心经,散郁消瘀,则痧毒攻心者,非郁金不能立奏其功,姜黄有所不及,故方中所载郁金切勿以姜黄代之。

穿山甲

土炒用。凡痧毒瘀血壅塞阻而不通,得此透入经络,引诸药所不能到者,即到所犯经络血分之所。识者其留意焉。

黑丑

通上彻下,痧毒胀满,必须用此于丸散中,救人立功。凡破气之味俱莫能及,但耗散真气,恐人有宜有不宜,故方中不载。

大黄

治食积阻痧毒。余为丸以备急用,其功莫大。若痧胀之极,必须急服此以攻之,恐病有宜有不宜。故方中虽载,不及细加,惟审病症缓急轻重而行之。(丑黄等分,粥丸三分稍冷汤下。)

[卷之下] 评半夏、藿香止吐

凡治吐症,用半夏、藿香。独痧症作吐,半夏性燥,须防益助火邪,断不可用,若藿香惟取其正气,以治秽浊。然亦必痧毒无阻,乃可俟冷冻饮料之。倘或痧气有害于中,骤用此以止吐,反有闭门逐盗之忧。如肠胃有食积血瘀,留滞痧毒,用藿香香燥止吐,适长其毒,是宜知忌。(下通痧毒,其吐自止。)

[卷之下] 评荆芥、细辛、防风、独活

痧症寒热不由外感,往往毒从鼻吸而入,搏激肌表。羌活、麻黄俱在所禁,若用荆芥、细辛善能透窍。盖恶毒之气,由窍而入,故用之,以治痧胀亦由窍而泄。若防风乃臣使之味,仅取为透窍之佐,不比麻黄、羌活专攻发表,反有升宣火毒之虑也。至如独活发散治热,其性至颈而还,力不能过发,且可活血解痧毒,是痧症最要之味欤。

----正文完----

下一章节:

后卷

相关内容:

卷之上

卷之中

凡例

后卷

此下细述发蒙论所不尽

简介

玉衡脉法

 

返回《痧胀玉衡》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