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念经文眼去眉来 归地

显示/隐藏目录
王有仁回转家中,问母亲道:“要念金刚经,天齐庙老师父没有功夫,只有小师父,他也会念的,不过要问你一声,是在庙里念?还是叫他到家里来念?”徐氏听了,想道:“请和尚到家念经,家内无人照应,我又是个年轻的妇人,儿子又小,有谁去服侍他们和尚?倘若在庙里念,那老师父又没工夫,这个小师父,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恐没人看他念,他就胡乱念着,没人晓得他!”转念之间,很觉两难,继而一想,说道:“好儿子,你不如到庙里去,在菩萨面前祝告一番,是到家里念,还是在庙里念,你去求签,看菩萨怎样吩咐:倘若到家里来念,求菩萨得一上上签;若是在庙里边念,就得下下签。菩萨断来,总是不错,免得我们进退两难。”有仁听了母亲吩咐,说道:“母亲之言有理,待孩儿诚心求答,再为定夺。”说着又到天齐庙里来。小纳云正在大殿上等候,一见有仁走来,便问道:“你回家去问了谁?到底在庙里念?还是到你家里去念?”有仁道:“我家母亲叫我在菩萨面前求一签,倘若是到家里去念,求菩萨发一上上签;倘若在庙里念,求菩萨发下下签。所以先要求签。”小纳云听了有仁的话,心中一想:“最好到他家里去念,一来看看他家里有没有标致女人;二来在庙里念经,我家师父凶得很,他一天叫我念多少经,方许歇息,念得少了,他就不许我停,倘若这小官人求着了上上签,就可以到他家里去念经,岂不有趣!”自己算计已定,暗中留意,便叫道:“小官人,你要求签快来拜佛,你拜了菩萨,我将签筒递与你。”有仁连连称好。当下小纳云手中拿了一个签筒,暗暗拣好一支上上签,拿在手里,等有仁拜了几拜,便把签筒递与他,有仁拿了签筒,摇了几摇,就摇出一支签,落在蒲团之外。小纳云早已留心。慌忙抢前一步,将这支签拾起,嘴里说道:“小官人,你再拜谢菩萨,我来与你看签。”偷眼一看,却是个下下两字,连忙将这一支有下下两字的,轻轻插在签筒内,即将手中这支上上签拿出,又道:“恭喜你小官人,菩萨赐下一支上上签!”有仁一心要求菩萨保佑,哪里知道纳云做这鬼戏。有仁即拿了签书,回到家中,将这签书念与母亲听。徐氏听了,也只好请小纳云到家里念经。到了次日天明,小纳云清晨起来,就端正念经的家伙收拾得整整齐齐,把经卷木鱼等物,打了一个包袱,出庙一迳走到王世成家来。等他走到了门前,王有仁已在门前等候,一同走进客堂坐下。徐氏已办好了早点心茶汤,叫有仁一样一样搬将出来。那小纳云一头吃,一头称赞。吃好了点心,便将那个小包袱打开,取出一个小木鱼来,摆在桌上,上面点起一副香烛,就叫有仁道:“小官人,来拜菩萨,求菩萨保佑你父亲病好。”有仁就走过去,叩拜菩萨。这时徐氏躲在屏门背后,张张望望,看有仁拜过了菩萨,心想:“我也要出去拜拜菩萨,求菩萨保佑丈夫逢凶化吉,消灾延寿,早日病好,再来叩谢菩萨。”那小纳云溜着一双贼眼,见那徐氏生得十分美貌,心里就想道:“啊哟!不想王世成的老婆,竟有这样美貌,不知他怎样修到的?”看见徐氏跪下去,他就偷眼上上下下,瞧了个饱,嘴里虽在那里喃喃的念经,眼睛却呆住了徐氏看个不息。念到吃午饭的时候,徐氏煮了几样蔬菜,亲手从厨下搬出来。那徐氏走来走去的搬菜,小纳云那双眼睛,不停地追来追去的看。只见徐氏娘娘,一样一样的搬好了,就走到窗前站着。小纳云看得出神,心中胡思乱想,那手中的木鱼槌,在自己额角上敲了几下。徐氏见小纳云如此光景,忍不住噗哧一笑。小纳云听见笑,就对徐氏一看。徐氏倒有些不好意思,又对纳云一笑,笑得那纳云三魂出窍,六魄离身,将这木鱼槌捏在手里,连敲也不敲了。徐氏道:“师父请用饭罢!”纳云连声答应,步出经坛,走到吃饭的桌子边坐下。徐氏道:“今日没有办得好菜,请小师父随便用些罢!”纳云道:“大娘娘不消客气,阿弥陀佛!”徐氏便走到桌边,口中说道:“师父,不瞒你说,倘若我家大爷有点长和短,叫我母子三人,依靠着谁?况奴家又是青春年少,儿子女儿年纪都幼,家中诸事,又无亲,又无眷,有谁照管?总要你师父来照应的。虽你是出家人,我们是俗家,总是一般的乡邻。说罢,把碗移到纳云面前,叫道:“师父,请用点,请吃点,不要客气!”把个纳云闹得六神无主,眉花眼笑的说道:“大娘娘不妨的,但愿大爷病体好了,这就太平无事。倘大爷有甚三长四短,小僧敢不效劳。”这一顿饭吃过了,纳云仍坐在经台上念经。经念完之后,就去请那位巫婆来家,祈祷菩萨保佑,消灾除病,又焚了多少纸锭,退送前世冤鬼。那巫婆正在客堂中装神作怪的当儿,猛听房中的病人王世成大叫一声:“不好了!”徐氏忙同有仁、金定三人,抢步进入房中将世成一看,只见他两眼倒插入头皮里去了。有仁上前叫声爹爹,用手在他身上一摸,已经冷了半截。徐氏爬上床去,抱住了丈夫,放声大哭!

下一章节:第十二回 守灵堂超度亡魂 失名

返回《杀子报》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