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第十四回 姊怜弟书房送信 母恨

显示/隐藏目录
徐氏怒不可遏,就走到厨房里去。金定认是母亲煮午饭,连忙跟到厨房里来相帮。哪晓徐氏并不煮饭,走进厨房,就将一把厨刀拿在手里,又寻了一块磨刀石。金定道:“母亲,时候不早了,我煮午饭吃罢!”徐氏只做不曾听见,一心只管磨刀。金定问直:“母亲,要磨刀何用。”徐氏冷笑一声道:“我的好女儿!我对你说,今日晚上,我要杀那官保小畜生。你不可外面走漏风声。倘若被官保晓得,连你性命也活不成。”金定听了,战兢兢答应晓得!徐氏道:“你到天齐庙里去对师父说,叫他今晚不要来,明日到我家来。你要悄悄的低声对他说,不要给别人听见,速去速来!”金定连忙答应了一声,起身出外,含了眼泪,走到学堂里,低了声音对有仁道:“不好了!你把和尚赶出了门,母亲起了歹心,今夜定要杀你,你晚上不要回来,就在先生这里住一夜,且等明日再到家中。千万不要说出是我来通报你。倘母亲知道是我说的,那时连累我也活不成!”说着又道:“弟弟,你今晚千万不可回家。我要去了,恐怕耽搁时候,母亲要起疑心。”金定说罢,揩揩眼泪,忙忙的去了。王有仁听了姊姊这番言语,吓得三魂出窍;要哭又不敢高声,苦在心头,不言不语。少停放学,众学生都回家去了,只有官保一人,腮间挂着两行眼泪,独坐书房不走。钱正林一眼瞧见了,诧异着问道:“有仁,你为了何事,这等模样?”有仁听见先生问,便双膝跪下说道:“先生听我告禀。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在家,不守妇道,然则家丑不可外扬,这话我不能说了!”钱先生道:“不妨,我与你是师生,也是自己人,不是外人,何用隐瞒?”有仁这才和盘托出,说道:“我家母亲结交了一个和尚,就是那天齐庙里的小纳云。只因爹爹死了,要念经,成了苟且。今天走到母亲房里,看见这和尚也在房里。我就对他说,你是出家之人,岂能走到人家房里,成何体统?这和尚被我赶出去,母亲又被我说了几句,我母亲登时大发雷霆,她说你要赶出和尚,我明日就要嫁人,看你怎样?我就到爹爹灵前,哭了一场,才来到书房里的。方才我金定姊姊来告诉我,娘今晚要杀我,姊姊叫我今日不要回家,就在先生这里住一夜。”说罢大哭。钱先生道:“不妨事的,快住了哭,待我送你回去。倘你母亲要打你,有我说人情,她就不打了。”钱正林口中虽这样说,心里在想:“哪有娘杀儿子之理?常言说得好:‘虎毒不食儿。’想必是有仁言语中忤犯了他母亲,要打骂则有之,要下毒手杀他,我想起来,断无此理。但有仁惧怕,不敢回家,只得待我送他回去,看他母亲怎生光景?我就与,他说个人情,谅必无事。”随时有仁道:“待我送你回去,与你说个人情,母亲就不打你了。”有仁听先生这么劝解,也就略略放心,拿了书包,跟着先生回家。钱正林来到王家,见了徐氏说道:“我到你府上,非为别事,因为你家有仁言语之中,忤逆于你,有仁毕竟是个孩子,要你饶恕他一次。”徐氏一听这话,早明白钱正林的来意,故意装着笑脸说道:“先生请坐。我家有仁伶俐聪明,奴家与亡夫素来爱如珍宝,哪里舍得打,哪里舍得骂。他是从小孝顺,从未逆我做娘的,先生不要误听人言。”说罢,叫声道:“官保,你去打一壶好酒来,先生难得到此,喝一杯酒去。”钱正林一看这个光景,却不像要打他骂他的样子,便道:“大娘娘不必客气,今日天色晚了,改日造府,再来叨扰。”作了一个揖,抽身便走。官保见先生告辞要走,他就送出门外。一路走的时候,口中连声叫着道:“先生,今晚回府去了,学生只怕明日命归黄泉了!”说了这话,两泪交流,不住口的又叫着先生道:“学生如明日不到书房来,即是死了。先生你要来看我,还要求先生给学生伸冤雪恨!”钱正林听了,用言安慰道:“我方才听你母亲口气,并无打骂你的意思,想杀子之心,总不会有,你放心就是了。”说着回馆去了。有仁无可奈何,只得走回家里,不敢作声,晚饭也无心去吃,战战兢兢,睡在床上。只听徐氏叫道:“金定,你到房中去睡罢!睡在弟弟脚头,不许多嘴!”金定答应晓得,含着泪走到房中去睡,就悄没声的对有仁说:“弟弟,你今夜就当心一点!”有仁就枕上点点头。金定不敢高声,暗暗啜泣!徐氏打发金定睡了,恶心骤起,咬牙切齿,到厨下去取出一壶好酒,独自一人,自斟自饮,吃了一杯,又是一杯,将这一壶酒,饮了个点滴不剩。侧耳一听,谯楼鼓打三更,就将那日开磨的一把厨刀,拿将出来,再拿一块白汗巾,紧紧的在眉头上一扎,又将两只衣袖,高高的挽了起来,一手拿了一个红烛台,一手拿了这一把明晃晃的厨刀,三脚两步,跨进房来。这时有仁睡在床上,满腔苦楚,尚未睡着,两眼看着母亲。见她这副模样进房,情知不妙,连忙一个筋头,跳下卧床,怎奈唬得浑身发抖,哪里立得定脚,心中忙乱,双膝跪下,连声叫道:“母亲,亲娘,饶了孩儿的命罢!从今以后孩儿自当改过,孝顺母亲,不再忤逆。待我到天齐庙里去,请这师父到我家里来。我家无亲无故,正少一个当家人,请他来还了俗,由他照管家里的事。亲娘,饶了我!饶了我这一条命,别的不看,看在死去的爹爹份上,饶了我的小性命罢!”说着,号啕大哭,哀求饶命!徐氏良心已横,哪里肯听,倒竖了两条柳眉,骂一声道:“大胆的畜生!你如今口里甜得如蜜,心中苦如黄连,我今夜不杀你,你就要当官告我,少不得说我与和尚通奸,这是你的真心。今日饶你性命,就是害了自身。这叫做斩草不除根,春来又发青。”说完了这一句,一手起那把明晃晃的厨刀,一只手拉住有仁的小辫子,不由分说,手举刀落,只听咔嚓一声,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已提在手中。可怜八岁孩童,为了一言冒犯,竟被杀死!那金定睡在床上,眼睁睁看兄弟苦苦哀求。她几次想走下床一来,帮着兄弟求娘,无奈见徐氏像凶神一般,哪里敢来说一句,只是心中叫苦!如今看见鲜血淋淋一个人头,更加吓得浑身发抖,缩做一团!徐氏柳眉直竖,恶狠狠的指着金定道:“你要高声喊叫,我就叫你随兄弟一块儿到阴司里去!”说罢,将人头向地下一丢。金定被徐氏这么一吓,魂飞天外,魄散九霄,连忙将身躲在床后。徐氏坐将下来,心中一想:“这个尸首怎样拿出门去?待我慢慢想个主意才是。”想了一回,将身立起,便将有仁尸首上的衣服,剥将下来,用刀分为七块,装在油缸之内,那缸上就将剥下来的血衣遮盖了,然后将油缸放在床脚里面,外有床幛遮住,心想:“稍待数日,得有机会,即便拿了出去。”转身又到里面去提了一桶清水,将那地上的血污冲洗干净,又把这刀也洗净了。此时谯楼上已经鼓打五下,金定是吓得目瞪口呆,浑身发抖,躲在床后不敢出来。徐氏将这事做完,收拾干净,叫声道:“金定你来,不要害怕!你是我的好女儿,我今日有句话叮嘱你,不许你在外人面前说出。倘敢走漏风声,我就要将你和你弟弟一样。”那金定哪里还敢启口,只是连连点头答应。徐氏这才将那红烛吹灭,同金定上床睡觉。再说钱正林先生昨日晚间送王有仁回家,今日坐在书房中,眼看日已将午,不见有仁上学,心中有些狐疑起来,一想到有仁临别的话,顿觉放心不下,便叫两个学生说道:“你们两人到王家去,问问那王有仁,今日为何这个时候还不来上学?”那两个学生领了先生之命,飞奔走到王家门首,只见大门紧闭,就用手敲门,问道:“你家王有仁这时候还不到书房里去,先生叫我们来问!”徐氏开门出外说道:“我家有仁,今日到母舅家拜寿去了。”那两个学生听徐氏这么回答,转身走回书房,回禀先生道:“有仁母亲说,今日有仁到母舅家里去拜寿了。”钱先生听那两个学生这等回话,心中仍是疑惑,便向这几个学生吩咐道:“明日放学一天,我有事情。”原来有仁的母舅,与钱正林先生一向认识,他想:“明日到有仁母舅家去问问看,究竟有无此事,再作道理。”众学生听先生说放学,个个欢喜。

下一章节:第十五回 为学生告状收监 救丈

返回《杀子报》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