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第十八回 审奸情熬刑抵赖 传对

显示/隐藏目录
荆知州退堂入内,怒气冲冲,走来走去,只管转念。柳青溪正与乔幕宾闲话,看见荆公模样,便道:“此事不难,只要请钱正林先生来衙,问明细蕴,审问之时,便有了头绪。不知公意如何?”荆知州点首道:“柳兄之言有道理。”便唤长随去请。少顷,钱正林来到州衙,行礼坐定。荆知州道:“纳云和尚刁滑非常,施用夹棍在刑,不肯招供。我想今日不及,明日升坐大堂,提出徐氏对审,看他怎生狡赖?因请钱史来敝衙一谈,谅必钱兄知道始末根由。”钱正林道:“明天对审起来,倘若他们不肯招供,公祖出签调她女儿来问,便有活口作证,则不难定案了。”荆知州一听,如梦初醒。钱正林随即辞去。次日清晨,荆知州吩咐传点升堂。众衙人等,两行站班,即将徐氏带上堂来,跪在案前。荆知州拍案喝道:“招也不招?”徐氏道:“小妇人自丈夫故世后,含苦茹辛,贞心守节,哪里晓得什么纳云不纳云?”荆知州怒道:“将纳云和尚带上。”少停押解纳云上堂。荆知州喝道:“你与王徐氏通奸,快快招来,免受刑法!”纳云连声喊冤枉,道:“大老爷明镜高悬,和尚是冤枉啊!我佛门弟子,念经为本,哪里晓得徐氏寡妇?”荆知州道:“你看一旁跪的是谁?”纳云道:“人家女子,僧人如何认得?”荆知州大怒道:“一味油嘴,看夹棍伺候。”纳云急叫道:“大老爷,不必用刑,和尚招了。”荆知州道:“到底徐氏认得不认得?”纳云应声道:“认得认得的,因在她家念七经,请了僧人十名,都是诚心念佛,念过七经归庙。奸情委实没有。”荆知州看他不肯招认,即唤朱高、许文两个公差,到王家去提金定。无多片刻,已将金定小姑娘带上堂来。荆知州手指纳云问道:“这个和尚,他叫什么名字?他可曾到你家里来过?你不必害怕,好好对我说来!”这时堂上肃静无声,金定小姑娘不慌不忙的答道:“这个和尚,我认得的,他的名字,就叫纳云。我母亲常叫我到他庙里去叫他的。”荆知州道:“你家母亲叫他来做甚?”金定回道:“他来了,就到我母亲房里,不知做甚。”荆知州又问道:“你家兄弟王有仁,为了什么事,你母亲要杀他呢?”金定一听兄弟两个字,登时万分苦楚,两泪交流,呜呜咽咽的哭起来了。荆知州道:“你不用啼哭,从实说来,好代你兄弟伸冤!”金定这才拭干了泪,说道:“一日兄弟放学回家,他看见了这和尚,说将和尚赶出。到了明日,买了香烛到天齐庙,与那和尚评理。他对和尚说,你下次再敢到我家去,我要与你当官告状。不料这和尚仍到我家里来。我母亲说,不要怕这小畜生。那和尚再三称不敢,倘若被我师父知晓,必要赶出庙门,倒不如与你分别,免了将来是非。我母亲一听这话,怒上心头,对和尚说,你怕这小畜生怎的,我来将他杀掉了,就与你拔去眼中钉,我和你天长地久。我母亲从此生下毒计,要杀兄弟。我就赶到书房送信,叮嘱我兄弟不要回家。不料先生不信,就对官保说,待我送你回家。官保无奈,只好由先生陪了回家。我母亲故意笑容可掬,先生看见这般光景,也就放心回去。不料到了半夜,我和兄弟已睡,母亲手拿厨刀进来,将兄弟一把揪住,咔嚓一声,血淋淋人头落地。我娘亲将油缸拿出,又将尸骨分成七块,一块一块藏在油缸内。那时我吓得三魂出窍,不敢作声。母亲提了一桶水,冲冼干净血渍,叮咛我不许声张。”说罢号啕大哭。荆知州听他供毕,咬牙切齿,顿足摇头,将公案一拍,高声骂喧:“你这个恶秃驴,还不招认么?”纳云一想:“事已如此,无可奈何,只好招认了罢。”便跪上半步,叫一声道:“大老爷听禀,和尚一时糊涂,犯了清规,与徐氏私下通奸。一日却被有仁看见了,和尚不敢上门。后来徐氏要杀亲生儿子,和尚实不知情。”纳云画了供。又将徐氏带上。徐氏道:“大老爷开恩,小妇人情愿从实招供。自从丈夫亡故,我与纳云结识,山盟海誓,谁知我儿将和尚赶出。一时气恼,我将儿杀死,和尚是不知情的。求大老爷笔下超生。”徐氏当堂也画了供。荆知州吩咐将纳云和徐氏二人,在禁牌上标了名字,分别送入监牢收禁。荆知州再请钱先生。钱正林走上堂来。荆知州道:“纳云、徐氏俱已招了实供,即日通详问罪。但有一事要与兄台商酌,未知兄台尊意如何?”钱正林道:“不知公祖有何见教?”荆知州道:“请问兄台有几位令郎?”钱正林道:“长子名叫钱云。”荆知州道:“如今王世成房屋店铺,俱已发封,付于足下收管,金定无人照顾,本州作媒,配与钱云为妻,幸勿推却。”钱正林为人耿直,不得已应允道:“既蒙公祖美意,敢不遵命,生员暂为收管。待金定成婚之后,得能生下子息,当分一子与王氏接续香烟,那时王家产业,仍归王氏收回便了。”荆知州听了正林之意,倍加敬重。当时堂事审毕,荆知州吩咐退堂,与钱正林同到内堂,坐谈半晌,随即唤了一乘小轿,将金定抬到钱家。金定年纪虽小,倒也十分聪慧,一到钱家,便拜见翁姑。钱正林先到王家,将应办的事,一一办好;又将王有仁尸首,买棺成殓,葬在王氏祖茔,执管王氏房屋店铺。次日,钱正林的妻子李氏,对钱正林说道:“今日我有一句言语,要与你说。徐氏大娘今在监中受苦,这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人。只是媳妇朝啼暮哭,舍不得母女之情,我想后天买点食物与媳妇,到监中探望她的母亲,才是正理。还有一件事情,王家房屋,据知州大老爷说,将房屋变卖,倘若变卖起来,务必留下一间,将他父子两个灵位设立其中,以便后来有一个祭祀之地。”钱正林点头称善。

下一章节:第十九回 尽孝恩一言诀别 杀子

返回《杀子报》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