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作冰媒妖娆意合 完花烛

显示/隐藏目录
花开一朵,话分二头。那蒋妈妈满心欢喜,心想:“做成功了这个媒人,我这财香,稳稳到手,不但过日子快活,连棺材本钱也可到手了。”次日,蒋妈妈绝早起来,走到徐老爷家门首,用手一推,还未开门,就在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在他大门上不住的敲着。只听里面问道:“哪一个敲门?”蒋妈妈道:“是我!”徐老爷听不出这声气是谁?转念:“清早到来敲我家的门,总有什么要紧事!”连忙披好了衣服,拖着鞋子出来,一边拔去门闩开门,一边问道:“你是哪一个了?”蒋妈妈道:“是我是我!”徐老爷听错了,认为是姓马的,不禁心中吓了一跳,慌慌张张,跑到他的女儿房里,道:“你哥哥到哪里去了?今日可能国家?”说时,连两个眼珠子也急圆了!大姑娘道:“爹爹,你问哥哥做什么?”徐老爷道:“儿啊!你不知道,那马奶奶到来,一定向我讨钱。因为我借她一吊钱,连本连利,至今三个月没有还她,她今日清早跑到我家来,总是与我讨钱。倘是你哥哥在家,叫他寻点当头去当来,先把利钱还她,免得她闹吵起来。”大姑娘道:“爹爹,你不要害怕,听这个声音不是马奶奶,你再出去看个明白。”徐老爷摇着脑袋道:“我不出去,恐怕她闹起来,脸上搁不过去。”大姑娘移动金莲,走出房门一看,哟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蒋妈妈,难得你老人家来,快些请坐!”徐老爷一听不是马奶奶,这才走将出来,叫声道:“蒋妈妈,好几天没有看见你,你老人家一向好,多谢你来看我。”蒋妈妈道:“多承老爷记挂,想老爷身子是健的?”徐老爷道:“穷健穷健。”蒋妈妈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到府上来,恭喜你老爷福气来,运气到了。”徐老爷便说道:“穷人家有什么喜?”说着,不住的搔着颔下胡茬子。蒋妈妈道:“徐老爷,你老人家坐下来听我讲,你真正好福气,你家大姑娘,生得这样的标致,又是那么端庄稳重,总要寻一个老实的好官人配对,我是时刻当心。昨天有事到南门外,看见那一家粮食行,五开间的店面,有三四进的房子,那行粮食堆积如山,上上下下的伙计,不知多少,我好久没有到南门外去,偶然经过,恰巧遇见天齐庙巷王老爷的儿子王大官人,他真正和气,笑嘻嘻的叫了我一声。我就问他,这一家大米行是谁家开的?王大官人说是我开的。我说大官人,你这样发财,还不娶房妻室,成了人家?他说因为我无亲无戚,又没有本家,虽则有钱,有谁为我来说亲事?我想你家大姑娘,这么一个好人材,要是与王大官人匹配,正是天生就一对好夫妻。将来大姑娘过了门,日子是好过的,上无公婆;下无姑娘小叔,一进门就当家,有的穿,有的着,有的吃,有的用。不是我说得好,神仙也没有这般快活。”大姑娘站在一旁,听见她一番言语,一时心花都开了,连忙转过身来,到里边泡了一碗香茗,亲亲热热,捧到蒋妈妈面前说道:“妈妈,请用茶!”朝着蒋妈妈一笑道:“妈妈,你还没有用点心呢,我到街上去买一碗点心来给妈妈吃。”蒋妈妈瞧见她这个样子,早已猜透大姑娘的意思,已经千肯万肯的了,但不知徐老爷的意思如何?等他开口说出来,便知端的。徐老爷一手还在那里搔着胡茬子,听了蒋妈妈这一番话,心中自是欢喜,随口就说道:“你妈妈做媒人,一定诚实可靠,只不知我家大姑娘肯不肯?”蒋妈妈回转头来,便叫道:“大姑娘,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不要害什么羞,有话尽管对我讲。”说着拉了大姑娘的手,笑着说道:“大姑娘怕难为情的多,我同你到房里去说罢!”那蒋妈妈拉住了大姑娘的手,一头走,一头说道:“大姑娘,真好一双玉手,细软如棉,十指尖尖,你好福气,这姻缘不要错过了。”把那大姑娘说得粉面通红,难以开口,二人就在床沿上坐下。大姑娘开言说道:“我家爹爹,他听见你说,王大官人是开粮食行的,手头有钱,他心中还有什么不肯。不瞒你妈妈说,我爹爹时常同我说,欠人家有一百两银子的债,我家哥哥又无力还人,他说将来等到一个财主的女婿,为我还去了债,我就愿将女儿嫁他。只是这一句话,有些不好意思对你妈妈说。”蒋妈妈道:“这个小事情,有什么要紧,我去叫王大官人多出些聘礼银子就是了。我们出房去罢!”叫声道:“徐老爷,我明日与你回话。”大姑娘再三留他用饭再去。蒋妈妈一见这光景,十拿九稳,心中好不快活!他就要到王大官人那里去,哪有什么心情吃饭,便立起身来,告辞就走。自从蒋妈妈到了王世成家里以后,开口就说徐老爷为人如何忠厚,大姑娘如何标致,如何能干,说得王世成满心欢喜,择了吉日,先将大礼送了过去,正日迎娶过来,拜了天地,洞房花烛,好不热闹!过了一段时日,徐氏出来当家理事,王世成心中甚是得意。那徐氏的容貌果然艳丽,而且会说会讲,件件皆能。王世成见妻子精明能干,落得自家适意,就将银钱等事,一并交代与她。渐渐日久,徐氏又劝王世成不必出外买卖,就在本地生意,安分守己。王世成是年纪三十始娶妻房,真是久早逢苦雨;那徐氏是望门寡妇,在家守候已久,年已二十八岁,也是他乡遇故知,故而伉俪之间,如漆似胶,真说得是一对恩爱夫妻。

下一章节:第六回 游古寺题诗粉壁 归故里

返回《杀子报》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