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第一百回 张清琼英双建功 陈瓘宋江同奏捷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太原县城池被混江龙李俊,乘大雨后水势暴涨,同二张、三阮,统领水军,约定时刻,分头决引智伯渠及晋水灌浸太原城池。顷刻间水势汹涌。但见:

骤然飞急水,忽地起洪波。军卒乘木筏冲来,将士驾天潢飞至。神号鬼哭,昏昏日色无光。岳撼山崩,浩浩波声若怒。城垣尽倒,窝铺皆休。旗帜随波,不见青红交杂。兵戈汩浪,难排霜雪争叉。僵尸如鱼鳖沉浮,热血与波涛并沸。须臾树木连根起,顷刻榱题贴水飞。

当时城中鼎沸,军民将士见水突至,都是水渌渌的的爬墙上屋,攀木抱梁。老弱肥胖的只好上台上桌。转眼间,连桌台也浮起来,房屋倾圯,都做了水中鱼鳖。城外李俊、二张、三阮,乘着飞江、天浮,逼近城来。恰与城垣高下相等。军士攀缘上城,各执利刃,砍杀守城士卒。又有军士乘木筏冲来。城垣被冲,无不倾倒。张雄正在城楼上叫苦不迭,被张横、张顺从飞江上城,手执朴刀,喊一声,抢上楼来。一连砍翻了十余个军卒。众人乱撺逃生。张雄躲避不迭,被张横一朴刀砍翻。张顺赶上前,胳察的一刀,剁下头来。比及水势四散退去,城内军民,沉溺的,压杀的,已是无数。梁柱、门扇、窗棂、什物、尸骸,顺流壅塞南城。城中只有避暑宫,乃是北齐神武帝所建,基址高固,当下附近军民,一齐抢上去,挨挤践踏,死的也有二千余人。连那高阜及城垣上,一总所存军民,仅千余人。城外百姓,却得卢先锋密唤里保,传谕居民,预先摆布,锣声一响,即时都上高阜。况城外四散空阔,水势去的快,因此城外百姓,不致湮没。

当下混江龙李俊,领水军据了西门。船火儿张横同浪里白跳张顺,夺了北门。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占了东门。活阎罗阮小七夺了南门。四门都竖起宋军旗号。至晚水退,现出平地。李俊等大开城门,请卢先锋等军马入城。城中鸡犬不闻,尸骸山积。虽是张雄等恶贯满盈,李俊这条计策也忒惨毒了。那千余人四散的跪在泥水地上,插烛也似磕头乞命。卢俊义查点这夥人中,只有十数个军卒,其余都是百姓。项忠、徐岳爬在帅府后傍屋的大桧树上。见水退溜将下来。被南军获住,解到卢先锋处。卢俊义教斩首示众。给发本且以府库中银两,赈济城内外被水百姓。差人往宋先锋处报捷。一面令军士埋葬尸骸,修筑城垣房屋,召民居住。

不说卢俊义在太原县,抚绥料理,再说太原未破时,田虎统领十万大军,因雨在铜鞮山南屯札。探马报来,邬国舅病亡,郡主、郡马即退军到襄垣,殡殓国舅。田虎大惊。差人在襄垣城中传旨:“着琼英在城中镇守,着全羽前来听用。”并问:“为何差往襄垣人役都不来回奏?”

次日雨霁。平明时分,流星探马飞报将来说:“宋江差孙安、马灵,领兵前来拒敌。”田虎听报,大怒道:“孙安、马灵都受我高官厚禄。今日反叛,情理难容!待寡人亲自去问他。卿等努力,如有擒得二人者,千金赏,万户侯。”当下田虎亲自驱兵向前,与宋兵相对。北军观看宋军旗号,原来是病尉迟孙立、铁笛仙马麟。北阵前金瓜密布,铁斧齐排,剑戟成行,旗幡作队。那九曲飞龙赭黄伞下,玉辔金鞍银鬃白马上,坐着那个草头大王田虎。出到阵前,亲自监战。南阵后宋江统领吴用、孙新、顾大嫂、王英、扈三娘、孙立、朱仝、燕顺,兵马又到。宋江也亲自督战。

田虎闻说是宋江,方欲遣将出阵,擒捉宋江。只听得飞马报道:“关胜等连破榆社、大谷两个城池,西路卢俊义军马,又打破平遥、介休两县,被他引水灌了太原城池,城中兵将不留一个。右丞相卞祥紥寨绵山,与花荣等相持。被卢俊义从太原领兵,后面杀来。卞丞相当不得两面夹攻,大败亏输。卞祥被卢俊义活捉过阵去。卢俊义同关胜合兵一处,将沁源县围得铁桶相似。”田虎听罢,大惊无措。忙令传旨,便教收军,退保威胜城内。

当下李天锡等押住阵脚,薛时、林昕、胡英、唐昌保护田虎先行。只听的铜鞮山北,炮声振响,被宋江密教鲁智深、刘唐、鲍旭、项充、李衮统领精勇步兵,抄出铜鞮山北,分两路杀奔前来。田虎急驱御林军马来战。忽被马灵、孙安领兵马从东铲斜里杀来。马灵脚踏风火二轮,将金砖望北军乱打。孙安挥双剑砍杀。二将领兵突入北阵,如入无人之境,把北军冲做两截。北军虽有十万之众,被吴用筹画这三路兵马,横冲直撞,纵横乱杀。北军大败。杀得星落云散,七断八续。当下伪尚书李天锡等,保护田虎,望东冲杀逃奔。却被鲁智深等领着标枪团牌飞刀手,冲开血路,杀奔前来。又把李天锡、郑之瑞、薛时、林昕等军马,冲散奔西。田虎手下虽是御林军马,挑选那最精勇的,他们自来与官军斗敌,从未曾见有恁般凶猛的,今日如何抵当得住。

当下田虎左右,只有都督吴英、唐昌,总管叶清,及金吾较尉等将,领着五千败残军马,拥护奔逃。正在危急,忽的又有一彪军马从东突至。田虎见了,仰天大叹道:“天丧我也!”北军看那彪军马中,当先一个俊庞年少将军,头带青巾绩,身穿绿战袍,手执梨花枪,坐匹高头雪白卷毛马,旗号上写的分明,乃是:“中兴平南先锋郡马全羽”。那时叶清紧随田虎,看了旗号,奏知田虎。田虎传旨:“快教郡马救驾。”那全郡马近前,下马跪奏道:“臣启大王:甲胄在身,不能俯伏,臣该万死!”田虎前:“赦卿无罪。”全郡马又奏道:“事在危急,奉请大王到襄垣城中,权避敌锋。待臣同郡主,杀退宋兵,再请大王到威胜大内,计议良策,恢复基业。”

田虎大喜。传下令旨,即望襄垣进发。全郡马在后面抵当追赶的兵将。田虎等众,已到襄垣城下。背后喊杀连天,追赶将来。襄垣城上守城将士看见,连忙开城门,放吊桥。胡英引兵在前军士听见后面赶来,一拥抢进城去,也顾不得什么大王。胡英刚进得城门,猛听得一声梆子响,两边伏兵齐发,将胡英及三千余人,都赶入陷坑中去。被军士把长枪乱搠。可怜三千余人,不留半个。城中大叫:“田虎要活的!”田虎见城中变起,方知是计。急勒马望北奔走。红清、叶清拍马赶来。田虎那匹好马,行得快。张清、叶清领军士追赶不上,已离了一箭之地。只见田虎马前,忽地起阵旋风。风中见出一个女子,大叫道:“奸贼田虎,我仇家天妇,都被汝害了!今日走到那里去?”就女子身旁又起一阵阴风,望田虎劈面滚来。那女子寂然不见。田虎坐下马,忽然惊跃嘶鸣。田虎落马堕地。被张清、叶清赶上,跳下马来,同军士一拥上前擒住。

唐昌领众,挺枪骤马来救。张清见唐昌抢来,疾忙上马,拈一石子飞来,正中唐昌面门,撞下马去。张清大叫道:“我不是什么全羽,乃是天朝宋先锋部下没羽箭张清。”那时李逵、武松领五百步兵,从城内抢出来。二人大吼一声,把那殿帅将军金吾较尉等二千余人,杀的星落云散。张清刺杀了唐昌,缚了田虎,簇拥入城。闭了城门,待宋先锋杀退北兵,方可解去。鲁智深追赶到来。见田虎已捉入城去。鲁智深等复向西杀到铜鞮山侧。此时已是酉牌时分。

宋江等三路军马,与北兵鏖战一日,杀死军士二万余人。北军无主,四面八方,乱撺逃生。范美人及姬妾等项,都被乱兵所杀。李天锡、郑之瑞、薛时、林昕领三万余人,上铜鞮山据住。宋江领兵四面围困。鲁智深来报:“田虎已被张清擒捉。”宋江以手加额,忙传将令,差军星夜疾驰到襄垣,教武松等坚闭城门,看守田虎。教张清领兵速到威胜,策应琼英等。

原来琼英已奉吴军师密计、同解珍、解宝、乐和、段景住、王定六、郁保四、蔡福、蔡庆,带领五千军马,尽着北军旗号,伏于武乡县城外石盘山侧。琼英等探知田虎与我兵厮杀,琼英领众人星夜疾驰到威胜城下。是日天晚,已是暮霞敛彩,新月垂钩。琼英在城下莺声娇啭,叫道:“我乃郡主,保护大王到此。快开城门。”当下守城军卒,飞报王宫内里。田豹、田彪闻报,上马疾驰到南城。忙上城楼观看,果见赭黄伞下,那匹雕鞍银鬃白马上,坐着大王。马前一个女将,旗上大书“郡主琼英”。后面有尚书都督等官,远远跟随。只见琼英高声叫道:“胡都督等与宋兵战败,我特保护大王到此。教官员速出城接驾。”

田豹等见是田虎,即令开了城门,出城迎接。二人才到马前,只听马上的大王大喝道:“武士与寡人拿下二贼!”军士一拥上前将二人擒住。田豹、田彪大叫:“我二人无罪!”急要挣紥时,已被军士将绳索绑缚了。原来这个田虎,乃是吴用教孙安拣择南军中与田虎一般面貌的一个军卒,依着田虎妆束。后面尚书都督,却是解珍、解宝等数人假扮的。当下众人各掣出兵器。王定六、郁保四、蔡福、蔡庆领五百余人,将田豹、田彪连夜解往襄垣去了。城上见捉了田豹、田彪,又见将二人押解向南,情知有诈。急出城来抢时,却被琼英要杀田定,不顾性命,同解珍、解宝一拥抢入城来。守门将士,上前来斗敌,被琼英飞石打去,一连伤了六七个人。解珍、解宝帮助琼英厮杀。城外乐和、段景住急教军士卸下北军打扮,个个是南军号衣,一齐抢入城来,夺了南门。乐和、段景住挺朴刀,领军上城,杀散军士,竖起宋军旗号。

城中一时鼎沸起来。尚有许多伪文武官员,及王亲国戚等众,急引兵来厮杀。琼英这四千余人,深入巢穴,如何抵敌。却得张清领八千余人到来,驱兵入城。见琼英、解珍、解宝与北兵正在鏖战,张清上前,飞石连打四员北将,杀退北军。张清对琼英道:“不该深入重地!又且众寡不敌。”琼英道:“欲报父仇,虽粉骨碎身,亦所不辞。”张清道:“田虎已被我擒捉在襄垣了。”琼英方才喜欢。正欲引兵出城,也是天厌贼众之恶,又得卢俊义打破沁源城池,统领大兵到来。见了南门旗号,急驱兵马入城,与张清合兵一处,赶杀北军。秦明、杨志、杜迁、宋万领兵夺了东门,欧鹏、邓飞、雷横、杨林夺了西门,黄信、陈达、杨春、周通领兵夺了北门。杨雄、石秀、焦挺、穆春、郑天寿、邹渊、邹润领步兵大刀阔斧,从王宫前面砍杀入去。龚旺、丁得孙、李立、石勇、陶宗旺,领步兵从后宰门砍杀入去。杀死王宫内院嫔妃姬妾内侍人等无算。田定闻变,自刎身死。张清、琼英、张青、孙二娘、唐斌、文仲容、崔野、耿恭、曹正、薛永、李忠、朱富、时迁、白胜,分头去杀伪尚书、伪殿帅、伪枢密以下等众,及伪封的王亲国戚等贼徒。正是:

金阶殿下人头滚,玉砌朝门热血喷。莫道不分玉与石,为庆为殃心自扪。

当下宋兵在威胜城中,杀的尸横市井,血满沟渠。卢俊义传令:“不得杀害百姓。”连夜差人先往宋先锋处报捷。当夜宋兵直闹至五更方息。军将降者甚多。

天明,卢俊义计点将佐,除神机军师朱武在沁源城中镇守外,其余将佐,都无伤损。只有降将耿恭,被人马践踏身死。众将都来献功。焦挺将田定死尸驼来。琼英咬牙切齿,拔佩刀割了首级,把他尸骸支解。此时邬梨老婆倪氏已死,琼英寻了叶清妻子安氏,辞别卢俊义,同张清到襄坦,将田虎等押解到宋先锋处。卢俊义正在料理军务,忽有探马报来说:“北将房学度,将索超、汤隆围困在榆社县。”卢俊义即教关胜、秦明、雷横、陈达、杨春、杨林、周通领兵去解救索超等。

次日,宋江已破李天锡等于铜鞮山,一面差人申报陈安抚说:“贼巢已破,贼首已擒,请安抚到威胜城中料理。”宋江统领大兵,已到威胜城外。卢俊义等迎接入城。宋江出榜安抚百姓。卢俊义将卞祥解来。宋江见卞祥状貌魁伟,亲释其缚,以礼相待。卞祥见宋江如此意气,感激归降。次日,张清、琼英、叶清将田虎、田豹、田彪囚载陷车,解送到来。琼英同了张清,双双的拜见伯伯宋先锋。琼英拜谢王英等昔日冒犯之罪。宋江叫将田虎等监在一边,待大军班师,一同解送东京献俘。即教置酒与张清、琼英庆贺。当日有威胜属县武乡守城将士方顺等,将军民户口册籍,仓库钱粮,前来献纳。宋江赏劳毕,仍令方顺依旧镇守。宋江在威胜城一连过了两日。探马报到说:“关胜等到榆社县,同索超、汤隆内外夹攻,杀了北将房学度。北军死者五千余人。其余军士都降。”宋江大喜,对众将道:“都赖众兄弟之力,得成平寇之功。”即细细标写众将功劳,及张清、琼英擒贼首,捣贼巢的大功。

又过了三四日,关胜兵马方到。又报陈安抚兵马也到了。宋江统领将佐,出郭迎接入城,参见已毕,陈安抚称赞道:“将军等五月之内,成不世之功。下官一闻擒捉贼首,先将表文差人马上驰往京师奏凯。朝廷必当重封官爵。”宋江再拜称谢。

次日,琼英来禀,欲往太原石室山,寻觅母亲尸骸埋葬。宋江即命张清、叶清同去,不题。

宋江禀过陈安抚,将田虎宫殿院宇,珠轩翠屋,尽行烧毁。又与陈安抚计议,发仓廪赈济各处遭兵被火居民。修书申呈宿太尉,写表申奏朝廷。差戴宗即日起行。

戴宗擎齐表文书札,赶上陈安抚差的赍奏官,一同入进东京。先到宿太尉府前,依先寻了杨虞候,将书呈递。宿太尉大喜。明日早朝,并陈安抚表文,一同上达天听。道君皇帝龙颜喜悦。敕宋江等料理候代,班师回京,封官受爵。戴宗得了这个消息,即日拜辞宿太尉,离了东京。明日未牌时分,便到威胜城中,报知陈安抚、宋先锋。

陈瓘、宋江一面教把生擒到贼徒伪官等众,除留田虎、田豹、田彪另行解赴东京,其余从贼,都就威胜市曹斩首施行。所有未收去处,乃是晋宁所属蒲解等州县。贼役贼官,得知田虎已被擒获,一半逃散,一半自行投首。陈安抚尽皆准首,复为良民。就行出榜去各处招抚,以安百姓。其余随从贼徒,不伤人者,亦准其自首投降,复为乡民,给还产业田园。克复州县已了,各调守御官军,护境安民不在话下。

再说道君皇帝已降诏敕,差官赍领到河北,谕陈瓘等。次日,临幸武学,百官先集。蔡京于坐上谭兵,众皆拱听。内中却有一官,仰着面孔,看视屋角,不去采他。蔡京大怒,连忙查问那官员姓名。

正是:一人向隅,满坐不乐。只因蔡京查这个官员姓名,直教天罡地煞临轸翼,猛将雄兵定楚郢。毕竟蔡京查问那官员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正文完----

下一章节:

第一百零一回 谋坟地阴险产逆 踏春阳妖艳生奸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九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

第一百一十一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第一百一十五回 张顺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宁海军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第一百零三回 张管营因妾弟丧身 范节级为表兄医脸

第一百一十回 燕青秋林渡射雁 宋江东京城献俘

第三十一回 武行者醉打孔亮 锦毛虎义释宋江

第一百零八回 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

第一百零五回 宋公明避暑疗军兵 乔道清回风烧贼寇

第九十八回 张清缘配琼英 吴用计鸩邬梨

 

返回《水浒传》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