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资料仓库证券大数据English Data

精誠

显示/隐藏目录

老子〔文子〕曰:天致其高,地致其厚,日月照,列星朗,陰陽和,非有為焉,正其道而物自然。陰陽四時,非生萬物也;雨露時降,非養草木也。神明接,陰陽和,萬物生矣。夫道者,藏精于內,棲神于心,靜漠恬惔,悅穆胸中,廓然無形,寂然無聲。官府若無事,朝廷若無人,無隱士,無逸民,無勞役,無冤刑,天下莫不仰上之德,象主之旨,絕國殊俗,莫不重譯而至,非家至而人見之也,推其誠心,施之天下而已。故賞善罰暴者,正令也;其所以能行者,精誠也。令雖明不能獨行,必待精誠,故總道以被民而民弗從者,精誠弗至也。

老子〔文子〕曰:天設日月,列星辰,張四時,調陰陽;日以暴之,夜以息之,風以乾之,雨露以濡之。其生物也,莫見其所養而萬物長;其殺物也,莫見其所喪而萬物亡,此謂神明。是故,聖人象之。其起福也,不見其所以而福起;其除禍也,不見其所由而禍除。稽之不得,察之不虛,日計不足,歲計有餘,寂然無聲,一言而大動天下,是以天心動化者也。故精誠內形,氣動于天,景星見,黃龍下,鳳凰至,醴泉出,嘉穀生,河不滿溢,海不波涌;逆天暴物,即日月薄蝕,五星失行,四時相乘,晝冥宵光,山崩川涸,冬雷夏霜。天之與人,有以相通,故國之殂亡也,天文變,世俗亂,虹蜺見。萬物有以相連,精氣有以相薄,故神明之事,不可以智巧為也,不可以強力致也。大人與天地合德,與日月合明,與鬼神合靈,與四時合信,懷天心,抱地氣,執沖含和,不下堂而行四海,變易習俗,民化遷善,若出諸己,能以神化者也。

老子〔文子〕曰:夫人道者,全性保真,不虧其身,遭急迫難,精通乎天,若乃未始出其宗者,何為而不成;死生同域,不可脅凌,又況官天地,府萬物,返造化,含至和,而己未嘗死者也。精誠形乎內,而外愈于人心,此不傳之道也。聖人在上,懷道而不言,澤及萬民,故不言之教,芒乎大哉!君臣乖心,倍譎見乎天,神氣相應徵矣,此謂不言之辨,不道之道也。夫召遠者,使無為焉;親近者,言無事焉。唯夜行者能有之,故「卻走馬以糞」,車軌不接于遠方之外,是謂坐馳陸沉。夫天道無私就也,無私去也,能者有餘,拙者不足,順之者利,逆之者凶。是故,以智為治者,難以持國;唯同乎大和而持自然應者,為能有之。

老子〔文子〕曰:夫道之與德,若韋之與革,遠之即近,近之即疏,稽之不得,察之不虛。是故,聖人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萬物而不傷。其得之也,乃失之也;其失之也,乃得之也,故通于大和者,暗若醇醉而甘臥以游其中,若未始出其宗,是謂大通,此假不用能成其用也。

老子〔文子〕曰:昔黃帝之治天下,調日月之行,治陰陽之氣,節四時之度,正律曆之數,別男女,明上下,使強不掩弱,眾不暴寡,民保命而不夭,歲時熟而不凶,百官正而無私,上下調而無尤,法令明而不暗,輔佐公而不阿,田者讓畔,道不拾遺,市不預賈,故于此時,日月星辰不失其行,風雨時節,五穀豐昌,鳳凰翔于庭,麒麟游于郊。慮犧氏之王天下也,枕石寢繩,殺秋約冬,負方州,抱員天。陰陽所擁、沈滯不通者,窮理之;逆氣戾物、傷民厚積者,絕止之。其民童蒙不知東西,視瞑瞑,行蹎蹎,侗然自得,莫知其所由,浮游泛然,不知所本,自養不知所如往;當此之時,禽獸蟲蛇無不懷其爪牙,藏其螫毒,功揆天地。至黃帝要繆乎太祖之下,然而不章其功,不揚其名,隱真人之道,以從天地之固然,何即?道德上通,而智故消滅也。

老子〔文子〕曰:天不定,日月無所載;地不定,草木無所立;身不寧,是非無所形。是故,有真人而後有真智,其所持者不明,何知吾所謂知之非不知與?積惠重貨,使萬民欣欣,人樂其生者,仁也;舉大功,顯令名,體君臣,正上下,明親疏,存危國,繼絕世,立無後者,義也;閉九竅,藏志意,棄聰明,反無識,芒然仿佯乎塵垢之外,逍遙乎無事之際,含陰吐陽而與萬物同和者,德也;是故,道散而為德,德溢而為仁義,仁義立而道德廢矣。

老子〔文子〕曰:神越者言華,德蕩者行偽。至精芒乎中,而言行觀乎外,此不免以身役物也。精有愁盡而行無窮極,所守不定而外淫于世俗之風。是故,聖人內修道術而不外飾仁義,知九竅四肢之宜,而游乎精神之和,此聖人之游也。

老子〔文子〕曰:若夫聖人之游也,即動乎至虛,游心乎大無,馳于方外,行于無門,聽于無聲,視于無形,不拘于世,不繫于俗。故聖人所以動天下者,真人不過,賢人所以矯世俗者,聖人不觀。夫人拘于世俗,必形繫而神泄,故不免于累,使我可拘繫者,必其命自有外者矣。

老子〔文子〕曰:人主之思,神不馳于胸中,智不出于四域,懷其仁誠之心,甘雨以時,五穀蕃殖,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月省時考,終歲獻貢;養民以公,威厲不誡,法省不煩,教化如神,法寬刑緩,囹圄空虛,天下一俗,莫懷奸心,此聖人之恩也。夫上好取而無量,即下貪功而無讓,民貧苦而分爭生,事力勞而無功,智詐萌生,盜賊滋彰,上下相怨,號令不行,夫水濁者魚[口撿去手],政苛者民亂,上多欲即下多詐,上煩擾即下不定,上多求即下交爭,不治其本而救之于末,無以異于鑿渠而止水,抱薪而救火。聖人事省而治,求寡而贍,不施而仁,不言而信,不求而得,不為而成,懷自然,保至真,抱道推誠,天下從之如響之應聲,影之象形,所修者本也。

老子〔文子〕曰:精神越于外,智慮蕩于內者,不能治形,神之所用者遠,則所遺者近。故「不出于戶,以知天下;不窺于牖,以知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此言精誠發于內,神氣動于天也。

老子〔文子〕曰: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歸之而莫之使,極自然至精之感,弗召自來,不去而往,窈窈冥冥,不知所為者而功自成;待目而照見,待言而使命,其于治難矣。皋陶喑而為大理,天下無虐刑,何貴乎言者也;師曠瞽而為太宰,晉國無亂政,何貴乎見者也;不言之令,不視之見,聖人所以為師也。民之化上,不從其言,從其所行,故人君好勇,弗使鬥爭而國家多難,其漸必有劫殺之亂矣;人君好色,弗使風議而國家昏亂,其積至于淫[水失]之難矣,故聖人精誠別于內,好憎明于外,出言以副情,發號以明指。是故,刑罰不足以移風,殺戮不足以禁奸,唯神化為貴,精至為神,精之所動,若春氣之生,秋氣之殺。故君子者,其猶射者也,于此毫末,于彼尋丈矣!故理人者,慎所以感之。

老子〔文子〕曰:懸法設賞而不能移風易俗者,誠心不抱也,故聽其音則知其風,觀其樂即知其俗,見其俗即知其化。夫抱真效誠者,感動天地,神逾方外,令行禁止,誠通其道而達其意,雖無一言,天下萬民、禽獸、鬼神與之變化。故太上神化,其次使不得為非,其下賞賢而罰暴。

老子〔文子〕曰:大道無為,無為即為有,無有者不居也,不居者即處無形,無形者不動,不動者無言也,無言者即靜而無聲無形;無聲無形者,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是謂微妙,是謂至神,「綿綿若存,是謂天地之根。」道無形無聲,故聖人強為之形,以一字為名,天地之道。大以小為本,多以少為始,天子以天地為品,以萬物為資,功德至大,勢名至貴,二德之美與天地配,故不可不軌大道以為天下母。

老子〔文子〕曰:賑窮補急則名生,起利除害即功成,世無災害,雖聖無所施其德,上下和睦,雖賢無所立其功。故至人之治,含德抱道,推誠樂施,無窮之智,寢說而不言,天下莫貴其不言者,故「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也。」著于竹帛,鏤于金石,可傳于人者,皆其粗也。三皇五帝三王,殊事而同心,異路而同歸。末世之學者,不知道之所體一,德之所總要,取成事之跡,跪坐而言之,雖博學多聞,不免于亂。

老子〔文子〕曰:心之精者,可以神化,而不可說道。聖人不降席而匡天下,情甚于[言梟]呼,故同言而信,信在言前也;同令而行,誠在令外也。聖人在上,民化如神,情以先之,動于上不應于下者,情令殊也。三月嬰兒未知利害,而慈母愛之愈篤者,情也。故言之用者變,變乎小哉;不言之用者變,變乎大哉。信君子之言,忠君子之意,忠信形于內,感動應乎外,賢聖之化也。

老子〔文子〕曰:子之死父,臣之死君,非出死以求名也,恩心藏于中而不違其難也。君子之憯怛非正為也,自中出者也,亦察其所行,聖人不慚于景,君子慎其獨也,舍近期遠,塞矣。故聖人在上,則民樂其治;在下,則民慕其意,志不忘乎欲利人也。

老子〔文子〕曰:勇士一呼,三軍皆辟,其出之誠也;唱而不和,意而不載,中必有不合者也。不下席而匡天下者,求諸己也,故說之所不至者,容貌至焉,容貌所不至者,感忽至焉,感乎心發而成形,精之至者可形接,不可以照期。

老子〔文子〕曰:言有宗,事有本,失其宗本,伎能雖多,不如寡言。害眾者倕而使斷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為也,故匠人智為,不以能以時,閉不知閉也,故必杜而後開。

老子〔文子〕曰:聖人之從事也,所由異路而同歸,存亡定傾若一,志不忘乎欲利人也。故秦、楚、燕、魏之歌,異聲而皆樂也,九夷、八狄之哭,異聲而皆哀。夫歌者樂之徵也,哭者哀之效也,愔于中,發于外,故在所以感之矣。聖人之心,日夜不忘乎欲利人,其澤之所及亦遠矣。

老子〔文子〕曰:人無為而治,有為也即傷。無為而治者,為無為,為者不能無為也,不能無為者,不能有為也。人無言而神,有言也即傷。無言而神者,載無言,則傷有神之神者。

文子曰:「名可強立,功可強成。昔南榮[走朱]恥聖道而獨亡于己,南見老子,受教一言,精神曉靈,屯閔條達,勤苦十日不食,如享太牢,是以明照海內,名立後世,智略天地,察分秋毫,稱譽華語,至今不休,此謂名可強立也。故田者不強,囷倉不滿;官御不勵,誠心不精;將相不強,功烈不成,王侯懈怠,後世無名。至人潛行,譬猶雷霆之藏也,隨時而舉事,因資而立功,進退無難,無所不通。夫至人精誠內形,德流四方,見天下有利也,喜而不忘;天下有害也,怵若有喪。夫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故憂以天下,樂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聖人之法,始于不可見,終于不可極,處于不傾之地,積于不盡之倉,載于不竭之府;出令如流水之原,使民于不爭之官,開必得之門,不為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處不可久,不行不可復。大人行可說之政,而人莫不順其命,命順則從,小而致大,命逆則以善為害,以成為敗。夫所謂大丈夫者,內強而外明,內強如天地,外明如日月,天地無不覆載,日月無不照明。大人以善示人,不變其故,不易其常,天下聽令,如草從風,政失于春,歲星盈縮,不居其常;政失于夏,熒惑逆行;政失于秋,太白不當,出入無常;政失于冬,辰星不效其鄉,四時失政,鎮星搖蕩,日月見謫,五星悖亂,慧星出。春政不失,禾黍滋;夏政不失,雨降時;秋政不失,民殷昌;冬政不失,國家寧康。

----正文完----

下一章节:

九守

相关内容:

符言

上義

自然

上禮

守虛

守無

下德

守真

微明

上德

 

返回《文子》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