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中国平定东学党 日本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侯元首来至大厅坐下,黄伯雄将金有声等四人,与他引见了。有声说道:“家父蒙叔父厚恩,无以报答,今叔父到此,乃三生有幸。”元首道:“十余年不见,长了这大,你要不提起,我也不认识了。”遂又问道:“你令尊现在何处?”有声答道:“家父已经去世三年矣。”元首听说,叹息了一会。有声说道:“侄儿学疏才浅,不能担此重任,叔父今日到此,请把这些事务,一概担任了吧。”元首说道:“我今来此,原非与你们入伙,只因咱们尽是大韩好民,所以我有几句金石良言相劝,诸公肯愿闻否?”有声说:“叔父你既有开导我们,那有不愿闻之理。”元首说:“愿闻,听我道来。”好一个才高智广元首君,你看他未从开口笑吟吟,叫了声:“诸位英雄且洗耳,在下我有几句良言面前陈。我今日到此非是来入伙,想只要唤醒诸位在迷津。世界上多少保国大杰士,全都是自己想道谋生存。昔日里意国出个哥伦布,他本是世界第一探险人。这英雄忧愁本国土地少,他这才坐上帆船海洋巡。探出了亚美利加新大陆,各国里一见有地就迁民。属着那英国人民迁的广,把那座亚美利加四下分。英国人对待美人过暴虐,出来了一位英雄华盛顿。在国中暗暗把那民权鼓,那百姓全都起了独立心,与英国打了九年铁血战,才能够叛英国独立重古今。华盛顿本是五洲一豪杰,他作事未尝依靠外国人。你几位现今倡兴东学党,想只要改变政府去维新。诸君的意思虽然是很好,但是那根基未能立的深。如果要社会以上作大事,必得赖数多强大众国民。国民的程度要是不能到,怎么能推翻政府换主君?你党中尽是些个无赖子,有几个知道保国去图存?不过藉着这个来取快乐,事若败一个一个乱纷纷。依我看你们党人不足恃,终久的必为他人害了身。日本国本是一个虎狼国,断不可暗地里倚他们。日本国自从维新到今日,无一天不想把咱国吞。每赶上咱国以内有乱事,他必然跳在前头把手伸。明着以保全咱国为名目,暗地里实在来把主权侵。今日里不知想出什么坏,也不知施下什么狠毒心。大概他是要破坏咱的国,断不能帮助你们去维新。前几年日本待咱那些事,诸君们也许亲眼见过真。既然是知道日本他不好,为什么今日还把他们亲?诸君们倚着日本来作事,好一似引着猛虎入羊群。现如今皇上求救于中国,那中国发来一千五百军。水师队从着仁川上了岸,拉着那开花大炮整十尊。看你乌合之众不能中用,必不能敌挡那个中国军。既不能把那中国兵来挡,必得取救于那日本人内陈。日本人岂肯白白帮助你,就得将多少礼物向他国。大只说割上几块好土地,小只说拿上几万雪花银。想只要图强保国求安泰,反落下多少乱子国内存。诸君们对准心头问一问,倒看看那样轻来那样陈(沉)。有甚事可以兴那中国办断不可听那日本乱胡云日本人谈笑之中藏剑戟,处处里尽是些个虎狼心!那中国本是咱们的祖国,终不能安心把咱国家吞。看诸君俱是聪明才智士,是怎么作出事这样浑?劝你们即早回头就是岸,别等着船到江心釜舟沉。那时节茫茫大水无人救,诸君们就得一命归了阴。诸君们为事身死不要紧,连累了四方多少好黎民!看诸君现时失路无人救,我这才渡来仙筏与迷津。劝诸君快快回头醒了吧,随着我极乐之处躲灾尘。我那里也有英雄十几位,同他们欧美各国访学问。学问成回国再把大事作,那时节自能保国与忠君。在国中倡倡自治吹民气,在朝内修修政治固邦根。利权儿全都操在咱的手,要作事何须专专倚靠人?我今天劝你们这些个话,全都是就着你们的利弊说原因。诸君们听不听来我不管,我正要骑上马儿转家门。”侯元首说罢前后一些话,提醒了全罗作乱五六人。话说金有声等五人,听侯元首说了一片言语,一个一个像如梦初醒的一般,说道:“我们少年作事,到是没有高远的见识,若非先生一言,几乎闯出大祸来。”金玉均也说道:“我早头也闷不开这个扣儿,今日听见元首之言,我才知道,日本竟用这个道来坑害咱们的国家。我当日作事不思,使唤咱们国家失了多少权力,并不知日本人笑里藏刀,暗有夺取咱国的意思。现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咱们正是得想了个局外的方法才是。”有声说道:“我今身坠迷途,什么见识也没有,再让侯叔父与咱们出个道吧。”遂又问元首,元首说:“你们全有改邪归正的心意了。”五人一齐说道:“我们当初作事不思,差不点靡闹出大祸,将身家性命搭上。今日先生良言相劝,救我们的性命,我们哪有不愿意的道理。”元首说道:“诸位既然如此,听我道来。”侯元首未从开口面带欢,叫了声:“列位豪杰听我言:你诸位既欲改恶来向善,我有一条道儿陈面前。这里头一概事情全别管,今夜晚随我逃走在外边。咱们不往别处里去,去到那平壤地方把身安。在平壤我有一个大学馆,内中有九个有志的男。他们常愁国家弱,想只要上那美国念书篇。只因为他们现在皆年幼,所以迟延这几年,诸君们若有志把弱国救,也可以求学到外边。要能够学来好政治,保全国家不废(费)难。这是敝人一拙见,望诸公仔细参一参。”他五位一齐说是好,今晚上就可以往外颠。说话之间天色晚,大家一齐用晚餐。吃饭以毕忙收拾,带了许多盘缠钱。听了听樵楼起了二更鼓,他六人悄悄的出房间。槽头上牵过能行马,各人备上宝刀鞍。搬鞍上了能行马,扑奔平壤走的欢。看了看满天星斗无云片,好一个皓魄当空宝镜悬。齐说今夜是七月十五日,你看那月光明亮甚新鲜。他六人说说笑笑走一夜,到让那露水湿透身上衣衫。剪断捷说来的快,那日到了平壤间。他几人一齐住在云府内,准备着游学在外边。押下他们咱且不表,再把那东学党人言一番。话说那些东学党,早晨起来,看看五位全都靡了,找了多时,一个也靡找找着,一齐说道:“不用寻找了,八成让昨日来的那位先生拐去了,咱们散了吧。”内里出来二人说道:“万不可散的,他们怕事跑了,咱们正宜望前接着办才是。咱们要是散了,岂不让那外人笑话吗?”大伙说道:“既然如此,你二位就当首领吧。”于是众人将他二人推为首领。单说这二人,一个叫袁道中,一个叫马宾,当日为了首领,就打家劫寨,攻夺城池,比原先还凶。这且不表。单说日本伊藤,自从金玉均走后,他常常派人,打听韩国东学党的消息。这日有一探子回来说道:“韩国东学党甚是凶猛,将那全罗一道全都破了。他国的兵屡次打败仗,现时高丽王求救于中国,听说中国就要发兵,前来与他们平乱了。”伊藤闻言,心中欢喜说道:“这回可有夺取韩国与中国的机会了。”遂急来至金殿,见了日皇,日皇说道:“爱卿上殿有何本奏?”伊藤说:“我主不知,听臣道来。”好一个多智多谋伊藤公,你看他未从开口带春风,尊了声:“万岁臣的主,敝臣我有本奏当躬。高丽国出了一贼子,他的名叫金有声。在国中倡兴东学党,他同伙还有人三名。金玉均也去入了他的党,求咱们帮他把事行。闻人说现时声势实在盛,攻破了全罗一道各地城。他国兵屡次打败仗,那韩王一见发了蒙。暗地里求救于中国,那中国就要发大兵。咱们想要吞并高丽与中国,这个机会不可扔。咱们也发兵高丽去,就说是与他把内乱平。东学党本是些个无赖子,平他们必然不费工。等着那东学党人平定后,再将兵住在汉城中。中国若是将咱问,就拿着改革高丽内政来为名。中国要是不让咱们改,咱们就说他背着天津条约行。他要说高丽是中国的属国,咱就说高丽独立在大同。若果然是你们的属国,为什么让他人民胡行凶?因此就与他把交涉起,因此就与他开战功。那中国虽然是大国,他的那兵将甚稀松。要是与他开了仗,臣管保准能把他赢。赶到那中国打了败仗,那高丽可就独落在咱手中。这是微臣一般拙见,我主你看可行不可行?”话说伊藤将话说完,日皇说道:“爱卿之言,甚合孤意。但不知那百姓们,愿意不愿意?”伊藤说道:“这事不难,臣将此事发到议院,让咱全国人民议上一议,议妥了,然后再办也不为迟晚。”日皇说道:“此法甚妙,但不宜迟晚,就去办吧。”于是伊藤将想要与中国开战争高丽的事情,发到各议院中,让他们议。那全国的人民,遂开了一个大会议,全都愿意。伊藤见全国人都愿意了,遂派了一个陆军士将,名叫山县有朋,带领着三千兵马,拉了三十尊大炮,往高丽进发。这且不表。单说那叶志超、聂土成,领着一千余人,来与高丽平定东学党。这日到了全罗之界,探听离贼人有十几里地,遂扎下营寨,吊起炮来,拿千里眼一照,开炮就打。这个时候,早有探马报于袁道中、马宾二人。袁道中间道:“他们离此不远?”探马说道:“离此不过十余里地。”袁道中说:“不要紧。”正说着,忽听咕哆一声,炸子子咯啦啦从空中落下,花拉的一炸,崩死三百余人,就不好了。忽听探马跑到报一声,吓坏了那个袁道中。说道是:“中国兵离此有多远?”探马说:“十五里地有余零。”袁道中说是不要紧,猛听的大炮响咕咚。要问那里大炮响,聂士成那边开了攻。咯啦啦的一声响,炸子子落在他的营。花啦就望四下炸,伤了贼人三百兵。二头领一见势不好,说:“这炸子子实在是凶。再待一时要不跑,恐怕难保活性命。”正是他们要逃命,那边的炮连着响了十几声。这几炮来打的准,他们人伤了千余兵。袁道中这边望后退,聂士成那边直是攻。东学党眼睛瞅着死无数,又伤了他们头领袁道中。马宾自己逃了命,那些兵漫山遍野逃了生,中国兵打到跟前里,忽啦一声就往上冲。每人抽出刀一把,克叉克叉如切葱。自早晨杀到太阳落,那东学党死甚苦情。聂士成那边传下令,吩咐一声扎下营。话说聂士成与叶志超,将东学党打散了,扎下大营,点自己兵马,仅仅伤了三十余人。遂又领着兵,把那全州恢复了。不几天将那余党全都平尽了。城池全都得回来,于是领兵奔汉城。这且不表。单说日本山县有朋领着兵马,早已到了汉城,住在他的领事衙门,听说中国把东学平了,他就要起事。正是:东学党乱方除尽,又见中日起祸端。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二回 中日交兵由韩国 德美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