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李傅相定约马关 日政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福世德三人,到了日本政府。门军通报进去,伊藤博文接出门来,一见李鸿章,就知是求和。遂让至客厅,分宾主坐下,即有人献上茶来。茶罢搁盏,伊藤欠身说道:“贵大臣门前来到此,有何大事相议?”福世德从旁答道:“无事不敢到此。只因中日两国开战,已经一年有余,日兵屡胜,清兵屡败,黄海以内,骨积如山,辽东半岛,尸骸遍野,损世界和平之性,伤天地好生之德。某悯生灵之涂炭,哀黎庶之逃亡,是以私自连(联)和(合)德国大臣,不揣冒昧来与你两国说和,以睦友邦之情,而保东亚之和平。不知贵大臣肯纳否?如果见允,现有中国派来全权大臣李公在此,望贵大臣三留意焉。”伊藤答道:“日本区区三岛,地少人稀,内而臣工,无有知(如)吴大澂与李公之才;外而将帅,无有如叶志超、丁汝昌之勇。政令之不善,法度之不修,莫我国若。今忽战胜大邦,实为侥幸。既承二国之美意,来作说和,敝国焉有不愿罢兵修好之理?但是想要和约,必得应许我们几件事情。若不然,我们还是开战。”李鸿章说道:“我们既然上赶着前来求和,大凡不大离的,靡有不应许之理。但不知贵大臣所说的,是哪几件事?”伊藤说:“要问我哪几样事,且听我慢慢的道来。”这伊藤未从开口带春风,尊了声:“三国大臣仔细听。只因为中日不和开了战,发兵马苦了各处众百姓。你二国说和本来是好意,敝国家焉能不应成。但是我有几件事,敢在面前明一明。中国日本向来很和睦,只因为高丽起战争。从今后认高丽为独立国,不许中国干涉他的事情。从今后不许高丽国王朝中国,从今后不许他们进贡北京。此是敝国讲和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来听我明,自从与你们中国开了仗,至而今一年有余零。我们费了兵饷好几万两,又伤了无数众兵丁。要和约你得包赔我们款,好养活阵亡兵丁他的父与兄。将兵饷赔上三万万两,这是敝人第二宗;第三件还得割与我们几块土地,就要那辽东半岛澎湖台湾几座城。黄海北岸那些群岛,全得割入我们日本封;第四件还要开上几个商埠,就是那重庆、沙市、苏州、杭州、北京城。湘潭、梧州也得开为商埠,这是我的第四宗。若是应许这四件事,咱两国就可以罢战争。若不应许这四件事,想要休兵万不能。再添上我的兵丁几十万,一定攻破你那北京城。李辅(傅)相你既是全权大宰相,这个事可要调停一调停,开战好来是和约好,想一想那样重来那样轻?”李辅(傅)相闻言吓了一跳:“呀!这个要求可了不成。”说是:“等我到下处想一想,明日你再把信听。”说罢出了日政府,德美的大臣回上自己领事衙门中,也该着李鸿章的时运不好,大街上逢了灾星。李鸿章顺着大街往前走,忽然间那边来了人一名,相离不过十几步,拿出手枪就行凶。只听得哎呀一声响,李辅(傅)相打倒地流平。左颊以上着了弹子,不住直是冒鲜红。巡警一见着了忙,将刺客抓住不放松。话说打李鸿章这刺客,是日本人,名叫小山。只因为他哥哥在天津,作出不法之事,让李鸿章治死。小山每想与他哥哥报仇,但靡有机会。偏赶上这一年,李鸿章到在他国和约,他就在街上候着,见李鸿章一过来,他就是一枪,打倒在地。巡警慌忙上去捉住刺客,送到他国的审判厅一询,才知道因为甚么。那伊藤听说:“告诉不要把他杀了,他是一个爱国的赤子,监禁几年也就是了。”这且不表。单说李辅相当日受了一枪,正打到颚角上,跌倒在地,跟人叫了一会,才醒过来。于是用轿子抬到驿馆。这个时候,伊藤听说,亲自前来谢罪。一看李公之伤甚是沉重,说道:“这是我国保护的不周,致使贵大臣受这样的重伤,我们有罪了。”李鸿章说道:“你所说那四件,我可实不能全允,望贵国剪裁剪裁。”伊藤见李公处九死一生之时,尚不忘国家大事,暗暗的想道:“不意中国尚有这样的忠臣,真是愧杀我们。”遂命御医前来调治。医生来到一看,说道:“必须将弹子箝出,方可能好。”李公说道:“任死不箝出此弹,不敢以己身之创剧,误国家之大局。”日皇重其忠忱,特下了二十一日停战之令。李公见他下了停战之令,遂又与伊藤说道:“我国派我来办全国大事,误为你们刺客所伤,你准得把你所拟那四条,减少一点,我才能应允。若不然,我就死于你国,让我政府向你们问罪。”伊藤说道:“贵大臣不要如此,你让把弹子箝出,我必能对得着你,也就是了。”李公一听此言,遂命将弹子治出,用药调治着,一天比一天见好,那和约之事,也渐渐的有成了。但是这二十一日的停战日期,可是转眼就要到,李公恐怕再一开仗,就不好办啦。遂与伊藤将和约之事就说定了。在日本马关的地方,立了条约。德美两国的大臣,也都到了。就铺上纸,可就写起条约来了。好一个足智多谋李文忠,敢与那伊藤把条约争。大街上一枪几乎废了命,那伊藤一见发了蒙。下了那二十一日停战令,这和约之事才有声。只因为小山一枪打的好,那日本的约求才减轻。在马关之地把合同写,德美两国的大臣在其中。第一条应许高丽为独立国,不许受咱中国封。高丽王也不许朝中国,也不许进贡到北京。第二条赔他们兵费二万万两,照先前减去一万万两有余零。第三条澎湖、辽东归日本,还搭上台湾一省城,照原先减去黄海以北众屿岛,这也是鸿章他的功。第四条将重庆、沙市、苏州、杭州开为通商埠,许他们贸易在其中,照先前减去北京、湘潭、梧州三处地,全仗着文忠死力争。合同写完画了押,两国这才罢了兵。众明公你们思一思来想上一想,看此事伤情不伤情?高丽国本是咱的属国,应该在咱们的权限中。只因为我们人心不齐势力软弱,硬让日本夺在手中。打败仗伤了兵丁无其数,还包他兵饷二万万两有余零。台湾一省既然归日本,还搭上辽东、澎湖无数城。由是高丽归日本管,把咱中国一旁扔。得高丽就要夺我东三省,众明公听着心惊不心惊?这土地不是皇上的土地,咱百姓是这土地主人翁。当主人不能把自己的土地保,终久必得受人家的欺凌!我同胞快快醒来罢,不要稀里糊涂度时冬。我说此话不是胡讲究,日本人的手段实在凶。现时里大家想保护还不晚,再等几年可就怕不行。闲言少叙归正传,再把那中日两国明一明。话说李鸿章在马关地方,与日本伊藤定下条约,各人画上押,德美二国的大臣也画上了押,事情就算成啦。德美二国的大臣各归本国去了,日本也把兵全都撤回国中。此时李鸿章的伤痕已经全好,遂坐上轮船,归国交旨。中日的战争,至此算完了。中国在高丽的势力,到这也算全靡啦。列位听听,可惜不可惜?闲话少说。单说日本把中国胜了,得了好几块土地,君臣们甚是快乐。这日君臣们大排宴筵,庆贺功劳。酒席筵前,伊藤对着日皇说道:“我主常想夺取高丽,瓜分中国,这回可有望了。”这伊藤未从开言笑吟吟,尊了声:“我主万岁听臣云:想当初愁着咱国土地少,遂欲要外边去把势力伸。一下手先定了二条道,犹是并吞高丽瓜分中国的心。现如今中日两国一仗,那中国败的不堪云。认承高丽为独立国,咱们可就有法把他寻。中国在高丽的势力已靡有,那高丽就算在咱的手心。原先微臣我也很把愁犯,恐怕难与中国争生存。只因为他们是大国,地广人多重古今。想咱们区区三岛一小国,恐怕是一败就难翻了身。那知道他们更软弱,一个一个赛死人。早知中国这个样,何必在他身上多分神。现今咱们既然有势力,还得想个方法把高丽吞。微臣我有一条道,我主在上听原因。挑一位元勋大老高丽去,带上几千大陆军。将兵屯在他国内,就说是替他改政来维新。那政治全都落在咱的手,管保他不能来动身。明着为保护他为文明国,暗地里实行把他国分。这是微臣一拙见,望我主思寻一思寻。”日皇那里开言道:“爱卿的见识实在深,从今咱们就这样办。任凭爱卿你配分。”由是日本就要监督韩国,可苦了那些朝鲜民。押下此事且不表,再把那元首侯氏云一云。话说侯元首与金有声等五人,从全罗逃到平壤,就想着要让他那些学生们,跟金有声等五人,前去游学美国,偏赶上中日开战,他就等着看他两国的胜败。寻思着,若是中国胜了,高丽或者不能亡;若是日本胜了,我国可是有早晨,无下晚了。到后来果然是日本胜了,元首一听日本胜了,心中十分的恐惧,遂将他那些学生,唤至屋中。正是:家贫方能识孝子,国弱才显有心人。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四回 忧国弱英雄别母 患学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