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安重根路收三义友 金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李相[上占下内]九人,拿着禀帖到了学部递上。单说外国学部大臣,这时候是李完用坐着。当日接了这个禀一看,有树萧的名字,他暗自忖道:“亲王的儿子,也想着去游洋,我要不准,似乎不好,我不知(如)应许了他们,一年也费不了多少款项,让他们念诵我的恩德,也是好的。”遂将禀帖批出,准他们官费,上美国留学,又在外务部,与美国领事衙门,办了一分文书,让他们四月初十日起身,这也算是李完用作了一点好事。且说李相[上占下内]九人,这日看禀帖批准,许他们官费留学,一个一个喜出分(望)外,各自回到家中,收拾收拾。到了初七日,李树萧辞别了家人,与李相[上占下内]八人会在一处,到学部将文书领来,款项由学部望美国汇去,他们不管一概事情。全都完备,遂雇了四辆车子,也由水路走,所以出了汉城,勾奔仁川走了来了。众英雄因为学浅离门庭,一个个满面凄惨少笑容,齐说道:“不幸生在软弱国,整天里得叫日人来欺凌。那君王朝中以里竟作梦,大臣们一个一个装哑聋。像这样君臣那有不亡国?寻思起真是让人痛伤情。社会上百姓昏昏如睡觉,是何人相呼他们在梦胧?眼看着刀子到了脖子后,还以为安然无事享太平!现如今虎狼已经进了院,谁能够安排剑戟把他攻?咱国中数万人民尽痴睡,无一人知道防备伤人虫。最可叹数千余年高丽国,将要落于日本人手中。到那时山河分裂社稷坠,咱们这条命十死无一生。空积下数万银钱不中用,一家里父母妻子各西东。”众英雄一齐说到伤心处,不由的两眼滴滴流泪横。说:“今日咱们美国求学问,也不知能够求成不成?如果是求来真实大学问,也不枉远涉重洋走一程。有学问回国好来做大事,唤一唤数万人民在梦中。便与这全国人民与一体,不怕那日本人们怎样凶。”英雄们一边走着好谈论,看了看眼前来到仁川城。大家伙一齐入了大客栈,预备着雇上轮船赴美京。众明公听书不要热(听)热闹,想一想咱们中国煞样形?别拿着高丽城亡不经意,大清国也与高丽一般同。高丽国不过是日本一个虎,咱国中所在尽是伤人虫。众明公别拿自己不要紧,有一人就是他们一个对头兵。东省人要是全都存此意,怕什么日俄逞凶!押下此事咱们且不表,再把那有声诸人明一明。话说,金有声诸人出了云府,拜别了在霄、元首、安母,这才一齐上了车子,勾奔仁川,可就走下来了。来的是十六英雄离家乡,一一要上那美国去出洋。都只为国家软弱思保护,才抛了家中老少与爹娘。看他们本是一些青年子,全知道求点学问固家邦。如果是高丽全能这个样,他国家一定不能被人亡。看他们不顾家乡离故土,一个个坐在车中话短长。这个说从小未走这远路,那个说不知美国在那方。听人说美国是个民族国,到不如(知)他那政治是那庄?到那里先将这个事情访一访,回国时也把民族主义倡一倡。这个说不知咱得何日到,路途上这些辛苦甚难当。那个说不要着急咱们慢慢走,这个说着急也是白白费心肠。大家伙这才不讲究,又着那天色将要到午傍。走多少曲曲弯弯不平路,见多少草舍茅庵小山庄。听了些各处农夫唱铲草,观了些往来仕宦路途忙。各处里百鸟林中声细细,满道上青榆绿柳色苍苍。观不尽游鱼河里穿花戏,看不了燕子衔泥影成双。远山上奇峰夏云才出岫,近处里榆钱落池色发黄。真果是夏日清和人气爽,身体儿觉着平常分外畅。正是英雄们观看路途景,看了看西方坠落太阳光。大家伙一齐入了招商店,到明日复又登程走慌忙。饥食渴饮路途奔,这一日来到朝日大岭旁。众人一齐过了朝日岭,又听黄伯雄那边开了腔。话说金有声诸人正望前走,忽听黄伯雄那边说道:“前边就是瑞兴县了,咱们今日晚上,就宿在这吧。”金有声说道:“天道尚早,何不多赶几里?”伯雄说道:“再望前走,五十里才能够有店呢。”金有声说道:“既然如此,就宿在这里吧。”说着就奔街里,在街东头有一大店,他们就将车子赶至院中。店小过来,将他们的行李一齐搬到屋中,安排妥当。店小打几盆热水,大家拭了面。店小又说道:“客官就用饭不好吗?用完饭诸位好歇着。”有声说道:“怎么不好呢?”于是店小放上桌子,将饭菜一齐端上来。大家用饭已毕,付了店钱。店小将桌于搬去,说道:“客官歇着吧。”遂去了。单说安重根吃完了饭,跟孙子奇说道:“天道还得一会黑,咱二人出去游玩游玩去不好吗?”孙子奇说:“怎么不好呢?”于是他二人出了店房,望南走了二里余路,到在一个河边,他二人就在那四下观望。忽见那边来了一辆车子,不多一时,来至近前,从车上跳下三个人来,拱手说道:“这位贤弟,在下得问一声,前去多远,能有店家?”安重根已看这人非凡,答道:“前边二里余就有店。你们是望那里去的呢?贵姓高名?”那人答道:“在下姓李名范允,此人姓周名庄,此人姓曹名存,全是咸境道中本镇人氏。我们因为国家软弱,想要上美国留学。”重根以(一)听,说道:“事情真凑巧了,我二人也上美国留学的。”遂通了自己与孙子奇的姓名,又说道:“咱们今日遇在一处,真是三生有幸,我们还有十几人在店中呢。你们随我到店中,明日与我们一同上美国去,不好吗?”李范允三人一齐说道:“我们正愁人少孤单,安贤弟愿意与我们同走,我们那有不愿意的道理。”于是他五人说说笑笑来至店中。单说寇本良见安重根二人出去多时不回来,正在着急的时候,只见重根领了三个人来。本良说道:“贤弟你那里去了?此三人是何人?”重根遂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又与他三人,按只个引见了,一齐坐下,说了一会,各自安歇。第二日清晨,他三人与有声等会在一处,坐上车子,又扑奔仁川大路走下来了。好一个安氏重根小后生,在路上结交三位大英雄。重根说:“不着咱们国家弱,咱诸人那能相交一路行?看起来这事真果是凑巧,总算是有缘千里来相逢。若不然咱们相离数千里,那能够同去留学赴美京?”李范允三人一齐开言道:“说道是这事实在系非轻。我三人从小同学好几载,常愁着学问浅薄心内空。每想要西洋各国求学问,因年幼家中屡决不让行。这几年国家软弱不堪讲,无奈何辞别家院奔前程。我三人恐怕自己不中用,每想要结交几个好宾朋。偏偏与重根贤弟遇一处,一见面几句话来就投情。因重根又与诸位相了善,我三人实在是乐非轻。咱大家一齐住在美学校,回来同心同力好把国兴。”众英雄说说笑笑望前走,一个个满心得意志气增。晓行夜宿非一日,这日到了仁川城。众英雄一齐入了大客栈,又听得有声前来把话明。话说金有声诸人,这日来到仁川,进了客栈。金有声说道:“你们在这店中等着,我去上会东钱店,起了汇票,连起火船票。”说罢出了店门,来到会东钱店,起了火船票,汇了钱,才想要走,只见外边忽来九个人,也起火船票上美国。有声一见他们形象,觉着有因,遂问道:“诸位上美国作甚么去?”单说这九人,不是别人,就是那李相[上占下内]九人,当日到了仁川,来在会东钱店起票,一见金有声相问,遂各道了姓名,说:“我们上美国留学去,阁下也是上美国留学吧?”金有声说道:“正是。”遂通了姓名,又说:“我们店中还有十几位人,列位要不嫌弃,可以与我们一统前去。”李相[上占下内]说道:“那敢自到好了。”遂起票,领着有声到了他们所住之店,将东西全都拾通起来,到了有声所住的店中,方将东西放下。李树萧看见寇本良说道:“贤弟你怎么到此?”寇本良一听有人招呼他,回头一看,乃是李树萧,遂上前施礼。正是:飘零数载未会面,今日店中又相逢。要知本良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节:第十六回 英雄同入美学校 侯弼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