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伊藤拜受统监印 韩国

显示/隐藏目录
话说伊藤上至金殿,参见已毕,日皇设下金交椅,命伊藤坐下。伊藤谢了恩,坐下。日皇道:“爱卿那日说,吞并高丽,得先使他归咱们国保护,现在你这道,安顿怎样了?”伊藤奏:“我主不知,为臣来的正为此事道儿,已经筹算妥了。”日皇说:“既然妥了,爱卿与寡人言讲言讲,然后咱们就颁布着实行,岂不是好么?”伊藤说:“我主愿闻,听臣下道来。”这伊藤金殿以上把话发,尊一声:“我主在上听根芽,为臣我自从出世到今日,惟有那两个目的未能达:第一是高丽未能属咱管,第二是满洲未能归咱辖。这两样还是着重第一样,因为那满洲高丽紧换吼(挨着),要能够将高丽得在手,取东三省也就省了法。为高丽为臣费了满腔血,现如今仅仅在那把手插。高丽事已经不归中国管,这时候何不急力以图他。前几日为臣也曾画过策,言说是保护高丽他国家。在他国修下一个统监府,派一位能言大臣去驻扎。给与他一颗统监韩国印,无论办甚事全得由着他。在他国暗在以里把计定,用花言巧语把他君臣们夸。就说是高丽本来是好国,惟独那内治外交有点差。因此你们才受他国的气,我今日与贵国想上一方法。我的国把你们来保护,你国的种种败政改改吧。诸般的政治我们替你办,也省着受那他国来欺压。外交事我国也替你们管,让你那驻外领事皆回家。那时节不怕他们不应允,为臣我自有方法处治他,明着以保护他国为名目,暗地里慢慢把他权力刮。那韩国君臣昏弱尽无谋,见将时眉开眼笑乐了他。他国的权力要是都到咱的手,咱们就一点一点把他辖。不怕他能出多少大豪杰,靡权力咱们怕他作甚么?得高丽然后再分东三省,咱的国庶乎可以见发达。要可行我主就把统监派,让他速速望高丽国发。事不宜迟就要办,再等几天恐有差。”伊藤侯说罢息(些)话,又听那日皇把话答。话说伊藤说罢一片并吞高丽,跟东三省的话,日皇说道:“爱卿见识极高,寡人看这统监,别人也不能胜任,就得爱卿你去吧。怎么说呢?因为事事都是你作的,别人去办,也摸不着头绪。所以寡人愿意让爱卿你去坐那统监。”伊藤说:“我主既派了为臣,为臣也不敢推辞。后日为臣我既要起身。”日皇说:“是,越快越好,恐怕事情迟延,省再出差。”于是伊藤辞别了日皇,下殿回府去了。日皇命工部造一颗统监印。说话之间,就是三天。到了那日,伊藤将统监印悬在殿上,拜九拜,然后受下。日皇先望高丽打封电报,让他国领事,在那边迎接,这边又安排下酒宴,与满朝文武,在十里长亭,与伊藤饯行。伊藤早就收拾妥当,带了无数官员,预备上高丽办政治用。于是坐上快车,出了京城,那满城的百姓,听说伊藤要上韩国作统监去,遂前来卖果,好不热闹的很哪。这伊藤坐上快车出东京,你看他前呼后拥好威风。在前头跑开三十六匹护卫队,马上的人儿甚年轻。洋号儿咀里吹的吱吼响,好比似鹤唳龙吟一般同。在后边也有护卫队,尽都是青年有力小步兵。每人抗(扛)着枪一杆,刺刀儿安在上边跃眼明。看人数也有五六百,把快车团团围住不透风。威威烈烈往前走,又听那庶民人等乱哄哄。这个说:“大人今日出了府。”那个说:“不知要往何处行。”这个说:“韩国去把统监坐,你们因甚不知情。”那个说:“统监要到高丽国,他的国一定被你坑。那时节咱国必然得土地,那时节高丽必定把国扔。”不言这百姓满街闲谈话,再说那伊藤到了十里亭。日君臣早在那里来等候,伊藤也慌忙下了快车中。伊藤说:“为臣今日有了罪。”日皇说:“爱卿不要来谦恭。寡人我今日敬你三杯酒,略报报爱卿你的忠。”说罢将酒递过来,伊藤侯施礼谢罪接手中。三拜酒方才饮到胸膛内,又过来文武百官众公卿。每人敬了三杯酒,那伊藤饮的满面红。对着百官们施下礼,说道是:“有劳诸公好心诚。”施礼已毕把车上,威威烈烈起了程。前行来到海沿上,坐上轮船奔韩行。书要简捷方为妙,离留啰嗦困明公。这日来到韩城,那领事接在使馆中。话说伊藤这日到了汉城,他国的领事,跟到高丽国的臣宰,一齐接到十里长亭。大家见了面,道了些个辛苦,然后在进了他国领事衙门。高丽的臣宰们,在那谈了一会,遂辞别伊藤,回府而去。单说伊藤在他那领事衙门,住了几日,说把他的领事打咐回国,在高丽一概的事情,全都归于他一人办理。这一日下了几个请帖,把高丽国的大臣:李完用、赵丙稷、朴定阳、尹用求等请来,让至客厅,分宾主坐下。侍人过来倒上茶。茶罢搁盏。李完用等问道:“贵大臣今日将我等招来,有何事相商呢?”伊藤答道:“靡有别的事情,只因我国上几年,替你们平定东学党,你国的民,无故的把我的兵丁伤了无数,我国就想要替你国改革内政,赶上与中国开仗,也靡得暇来办此事。今年因为我皇上,派我为你国的统监,连保护商务,代办那一年的事情。我以为那年的事情,虽是你国的百姓无礼,我们就硬把你国的政治改革了,也是很对不起贵国的。所以我今天将贵大臣们请来,有几样事情相商,不知诸公愿闻否?”李完用等说道:“统监只管说来,我们无有不愿闻之理。”伊藤说:“如此,诸公听我道来。”伊藤侯坐在椅上把口张,尊了声:“列位大人听其详。只因为你国人民来作乱,我国的无数兵丁受了伤。这都是你国内治不完善,才惹出无数人民发了狂。我皇上就把你们内政改,派我为你国统监在这方。我今日要把你们政治改,又觉着贵国脸上没有光。敝人我想出一条完善道,敢在诸公面前陈短长。你高丽所以到这般软弱,都因为你们内政甚不良。我国家兵强马壮政治好,可以替你们保护锦家邦。各衙门要上我国人一个,各样事全得跟他去商量。有不善他们就能与你改,我管保诸般政事皆见强。各国里你们不用把领事驻,不用的领事在此让他归故乡。外交事全能替你们去办,一文钱不劳贵国费思量。省下钱再与你国兴武备,管保使你们韩国不灭亡。从今后你国归为我保护,别的国谁也不敢来遭殃。改好了我们就推开手,岂不是一举两得一好方?”这伊藤花言巧语说一套,哄的那高丽臣等无主张。齐说道:“这个相(香)应多么大,咱快去禀报于那李熙皇。”话说李完用被伊藤一片言语,哄的心眼直转,说道:“贵国既有这片好心,来保护我们的国家,我们真是感恩不尽了,我们就回去禀于我国皇上得知,然后统监望我们各部里派人吧。岂不是好么?”伊藤说:“既然如此,诸君就去禀报于你们国王上得知吧。”于是李完用等出了领事衙门,来到金殿,见了韩皇,把伊藤的话一学,又说:“伊藤怎样好心,人家替咱们保护国家,改变咱国的政治,改革好了,人家就撤手,我主你看这事有多么相(香)应。今日若不依允,恐怕过了这个村,靡有这个店啦。”那李熙本是胡哩胡嘟,任其(事)不知的一个皇上,当日听大臣们这一说,也寻思这事是好事,遂说道:“爱卿你们酌量之办去吧。”于是他们又回到日本领事衙门,把方才之事,对伊藤一说。伊藤说:“你们皇上到算是好王。”于是命野军镇雄为韩国兵部顾问官,藤增雄为内宫学农工三部顾问官,贺田种太郎为财政局的顾问官,币原坦为学部参与官,九山重俊为警察顾问官,三岛奇峰为法部顾问官,又将韩国各处人民询讼的事,全让他们领事代管。当日伊藤分派已定,是日韩国行政的权力,全归于日本人的手。那韩国原有的官员,仅仅的跟人家一块吃饭,凑热闹而已,而韩国的君臣,还以为日本是好意,真是可叹哪。好一个诡计多端伊藤公,行出事全是要把高丽坑。拿着那保护韩国把名买,暗地里夺取利权在手中。韩国里君臣无谋见识小,整天的稀里糊涂赛哑聋。日本人施下毒辣伤人手,正以为人家给他好相(香)应。自己国自己就当能保护,断不可倚靠外人把事行。自己事全让人家来替办,简直的跟着灭亡一般同。有权力国家就算有,靡权力国家既算扔。权力他是一个甚么物?列位不知听我明,权力与人好比一杆秤,用他来把东西衡。力者就是咱们的力,那权儿就是秤锤他的名。有秤锤就是打物件,靡秤锤就是不能行。咱们人好比一秤杆,倚靠着秤锤把物衡。秤锤要是归了外人手,这杆秤就是无用人一宗。政治就是国家权力,能得权力国必兴。高丽把权力送与日本手,无怪乎他就扔了锦江红(洪)。中国人全不知他权力保,也恐怕跟着高丽把国扔。劝大家千万要把权力强,断不可忽忽悠悠度秋冬。这一回高丽失权真可叹,下一回日本把我财政清。书说此处算拉倒,明天白日再来听。

下一章节:第十八回 索国债监埋财政 伤人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