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李完用卖国求荣 金

显示/隐藏目录
上回书说,韩国起了一个大暴动,这个暴动是甚么呢?列位有所不知,只因韩国统监寺内到韩国时,也是日日想法将韩国灭了。这日忽然想出一个道来,自己说道:“韩国君臣无道,那百姓又全然不一个心,反对他们政府的很多,我今日何不上他那政府,商量着将日本韩国合在一处,名曰一国,假说替他们保全自安的名目以笼络。他那君臣也不敢不从,就是这个主意。”遂坐上车,到了韩国政府门外下车,早有人报于李完用等。李完用等听说,慌忙接出堂来,让至客厅,分宾主坐下,使人献上茶来。吃茶已毕,完用向寺内说道:“统监无事,不能到此,今日到此有何军国大事相说呢?”寺内说:“我今日到此所办的事情,可真不小,但是与你国也很有利益。诸公不知,听我道来。”这寺内坐在那边开了腔,尊一声:“列位大人听其详:你国家政治颓靡民气弱,全仗着我国与你作主张。是政治全得归于我们管,我国人费了多少苦心肠。为你国我国化了多少款,替你国安排政治保家邦。你的国现今不算独立国,别的国待你韩人太不良。咱两国不如合并在一处,是政治全都推于我皇上。我皇上替你国人把事理,你皇上安然无事把福享。从今后我国人民高声价,从今后你国君臣得安康。光在那高楼以内享清福,什么事不用你们作主张。过这村恐怕没有这个店,这本是保全你国第一方。诸公们看看此事可不可,要可行条约之事再商量。”寺内他说罢合并一些话,又听的完用那边诉短长。完用说:“这个事情倒很好,我心中早已量过这一桩。我国人常常埋怨我大伙,说我们不会办事竟遭殃。外面的名声实在不堪讲,早晚的就要来把我们伤。奸臣名反正我们算被上,倒不如跟着你国合了邦。”寺内说:“这事果然要办妥,我管保诸公永久在庙堂。我管保俸禄银子不能少,我一定不能撒谎把人诳。”完用说:“这个事情全在我,皇统监不必常常挂心上。”说罢了寺内告辞回衙去,李完用急忙上殿见韩王。山呼毕交椅以上落了坐,把那事对着韩皇奏其详。高丽王一听合并这句话,吓的他不由一阵心落慌。话说完用上了金殿,将合并之事,对韩皇讲了一遍,极夸讲合并如何之好。咱这国如此软弱,终久不能强啦。不如趁着这个时候,跟日本合成一国,比啥都强。韩皇说:“事出仓卒,我也无有章程。你等几天,看看百姓如何。”李完用听韩王之话,只得下殿回府。这且不表。单说汉城里有一人,姓李名唤容九,在汉城中创了一个一进会,入会者也有三十余万人。他立这会是为甚么呢?其中有一个原故,韩国归日本保护,在万国公会上他的国列为四等国,他的百姓,也就列为四等民了,这李容九创会的意思是想要使韩国人为一等国民。当日听说日韩合邦这个事情,心中想道:“日本是一等国,我国要是与他合成一处,我们岂不是也成了一等国民了吗?”这个事情,当以竭力赞成,遂率领会中三十余万人,在政府中递了一件意见书,呈说日韩合邦,有多大好处,又各处劝化,说是咱们要跟日本合在一处,咱们百姓就全成了一等国民了,别的国也能高抬咱们。那韩国百姓,皆信以为然,遂同上意见书于政府,赞成日韩合邦之事。李完用见有好几十万民上意见书,遂又奏于韩皇,韩皇想着不应吧,百姓们愿意的很多,大臣们全部愿意,日本人又逼的利害,无奈将此事应了。日本明治四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日本统监韩国寺内正毅,韩国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在总督府写了条约,凡是韩国的政事全归日本,去了韩国国号,封韩国皇上为昌德公,李王永远不许办韩国政事。条约拟成,二十九日发布,韩国从此可就亡了。都只为李氏完用狗奸佞,倒卖了高丽国的锦江洪。日本官发出合邦一意见,完用他以为好事就应。从将政治全都让于日本管,自古来无有这样事一宗。明只说日韩合邦是好事,暗只说日本实在得相(香)应。是权力全都归他政府内,是土地全部在他掌握中。去了那大韩国号两个字,高丽王简直变作一白丁。既说是日韩合邦求安泰,为甚么隆熙受那日本封?这事情令人实在测不透,他君臣怎么全为糊涂虫!尤可恨昏庸首领李容九,立一会创成亡国第一功。他想要仗人势力增多价,这件事好比画饼把饥充。他两家合并条约一发布,惊动了爱国会上众英雄。调察员打听明白这件事,忙到了爱国会上把信通。对着那相[上占下内]诸人说一遍,到(倒)把那众位英雄眼气红。一个个手指汉城高声骂:大骂声李氏完用狗娘生。你也是高丽国中人一个,你也有父呀妻子弟与兄。灭了国你也未必得了好,你为何暗助日本把事行?奸贼呀!有着一日获住你,我大家生吃你肉不嫌腥。众英雄越说越恼越有气,一个个摩拳擦掌要行凶。齐说道:“国家已经灭亡了,咱何不豁上死命争一争。”他大家声声要把日本打,金洪畴口尊列位且稍停。话说爱国会诸位英雄,听说日韩合并,就要前去与日本作对。金洪畴说:“咱们大家且不要性急,咱们要反对此事,就咱这二十九人不能中用,必得去到各处调齐了乡团,连(联)合着百姓作起事来。见一个日本人杀一个,然后再上汉城去杀统监寺内,与那奸臣李完用。要是将此二人除治,再破出死力,与那日本人作对,或者能将咱们国家保住。现云老大人在霄已经于去年病故,别的臣宰皆是奸贪,要办此事,非连(联)合百姓不可了。”李范允道:“此说甚好,事不宜迟,咱们就如此办去吧。”金有声说:“好。”他大伙遂到了各处,连(联)合百姓们。那百姓们一听着这个动静,全都说要破出死命,去打日本。不几天工夫,就连(联)合了四五十万人马,男男女女枪也摩(没)有多少,队伍也整齐不了,但是爱国血心气象勇猛。数日之间,人马齐备,公推金洪畴为元帅。他也不推辞,遂将兵队点齐,令李相[上占下内]等各领两万人浩浩荡荡,可就杀起来了。忽听得日韩合邦事一宗,气坏了爱国会上众英雄。连(联)合了四五十万户百姓,金洪畴众人公推作元戎。众英雄每人带领两万,俱都是男女老弱不相同。雪耻会头领名叫刘福庆,率领着苦力农人作先行。复仇会周二娘子李三姐,带领着仗义妇女随后行。虽然是枪械子药不完备,各怀着救国忠诚气象凶。遇见了日本一个杀一个,不论他男女老少与官兵。金洪畴领兵杀奔汉城去,一路上遇着日本不容情。杀死那日本官员无其数,惊动统监寺内那计多星。与他国打去一封急电报,立时的发来三镇大陆兵。日本兵一齐发到高丽界,朝日岭两军相拒扎下营。下战书第明清晨开了仗,只听的连环大炮响咕咚。韩国兵大半是些农庄汉,又加上军装火药不相应。日本兵使出落地开花炮,众义兵何能抵挡大炮轰。隔大山两军打了一昼夜,韩营里周庄本良倾了生。寇本峰、李俊、高云相继死,又伤了孙子奇与云落峰,还有圣思、圣暇合着萧鉴,又伤了李树萧与李纬钟。云在岫、尧在天皆被枪打,金有声、钱中饱皆受炮轰。李范允、小曹纯二人废命,又死了黄伯雄、韩氏弟兄。吴佐车与侯珍争先而丧,周二娘、李三姐为国捐生。雪耻会故去老将刘福庆,伤兵丁四散逃亡数不清。往往是兵家胜败为常事,最可怜韩国被伤人苦情。虽然是为国亡身死的苦,照比着卖国求荣死犹生。只因他人虽忠勇器不利,因此才打了败仗落下风。爱国会兵败将亡失散净,只剩下相[上占下内]、洪畴人二名。他二人独立无援方逃走,扑奔那南洋群岛去避兵。在路上哭声我国众男女,又哭声忠君爱国的众宾朋。高丽国于今算是要亡灭,咱无有回天手段怎成功。只指望旗开得胜复韩国,不料想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可叹无数良民白送命,那去了同心聚义好英雄。再不能立会结团扶家国,再不能宣讲自治化群生。他二人哀国哀家哀百姓,英雄泪滴滴点点湿前胸。止不住一行哭着一行走此,一时四方坠落太阳星。意忙忙投奔招商存旅店,咱在此休息一夜再登程。我也要说到此处留连住,劝诸公果知感激再来听。

下一章节:第二十六回 既合并英雄徒落泪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