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既合并英雄徒落泪 

显示/隐藏目录
话表金洪畴、李相[上占下内]二人入店,焦思一夜,第明清晨急速登程,夜住晓行,非止一日。单说这日到了南洋群岛,想着由那上火船,投奔美国去借兵复仇,偏赶上这槟榔屿地方,有他们高丽人很多,在那立下一个同乡大会。当日金洪畴二人入到会中,见了那会中的会长贺平康。平康将他们让至屋中,各人通了姓名。平康问:“你们二公为何到此?”洪畴遂将韩国的现在情形,怎样的合并,他们与日本怎么争战,怎么败的,对会长细细的说了一遍。平康说:“我也听说,不想这事已经成了,咱们算是亡国人啦。”一阵伤心怀国,俱各哭起来了。贺平康听说合邦事一番,他这才哭声韩国叫声天。“我高丽立国于今几千岁,不料想一旦亡在日本前。日本哪,你国待邻特暴虐,这几的我们甚可怜。明只说保护我国成独立,暗设计夺去我主政治权。既说是替我韩民求幸福,为甚么不许我主掌国权?他不是诡计诈谋行侥幸,办交涉不得相(香)应心不甘。上几年假说保全高丽国,平空里安上不少顾问官。统监府修在我们京城内,凡事情全得归于他统监。那时候伊藤巧言来虚哄,他说是改好政治皆回还。这政治已经改了四五裁,恨煞人今日生出大事端。顾问官不但不去又多设,硬夺了我国政治巡警权。夺去了诸般大权犹不足,又要夺钱粮土地与江山。说合并明明吞灭我们国,是举动我已早就听人言。日本人说话靡有一回算,一转眼就要弄出巧机关。合邦本是定的并吞计,事已成令人听说心痛酸,最可恨卖国奸贼李完用,你不该倒卖韩国锦江山。你也是父生母养本国后,为甚么作来(起)事来无心肝?论官职你在咱朝头一个,是凡那千斤重任你得担。正应该日夜暇思求善策,保全着国家不亡才算贤。不能够保国安民宜求退,你反与他国私通失主权。你一时贪心不足国荣利,赚下个万世千秋骂名传。从此后今生结下来生怒,从此后不杀奸贼心不甘。”又骂声:“不知好歹李容九,你为何赞成合邦事一端?你累世韩国生来韩国长,国要亡你的身家怎保全?像你这猪狗无知为会首,作坏事理宜扒皮把眼剜。咱本是箕子之后文物国,至而今扔的不值半文钱。从今后家业财产归人管,从今后父母妻子不团圆。从今后身与子孙当奴隶,从今后子弟不许读书篇。使唤咱任啥不懂成呆子,使唤咱忘了根本恢复难。使浑唤不知父母真名姓,使唤咱韩国三字扔一边。咱的字永远不许咱们写,还得去窃学他的字语言。数年后咱国制度全灰尽,纵就有天大手段是枉然。这好比临崖勒马收缰晚,这好比船到江心补漏难。”贺平康一派悲国思家话,痛恨极泪点滚滚湿衣衫。两旁边在会同人皆伤感,俱个的泪珠点点落胸前。这就是英雄才有亡国泪,就是那无知人闻也心酸。这洪畴心忙就要奔美国,贺平康携手送出大门前。嘱咐声事事留心多谨慎,暗到在美国以里把兵搬。此后事成败争兢难预定,这部书编刻此处不再编。列明公思一思来想一想,亡国的形状悲哀太不堪。高丽国先侵后灭谁不晓,皆因那忠烈英杰不得权。病作成无有灵丹难续命,势已去虽有智者怎保全。细思量都是庸愚他误国,致使那爱国英雄丧九泉。未死的追古悲今空流泪,有何法能使我国不来完?众英雄泪落千行无济事,劝君子可知防患于未然。众明公思思高丽想想己,咱中国现在亦是难保全。咱中国诚恐先亡东三省,这吉奉如在人家手掌间。日本人得陇望蜀非一日,因为这高丽奉吉紧相连。那朝鲜本是东省屏藩地,好比似一座院墙修外边。有院墙狼豺不敢把院进,无院墙狼豺进院有何难。现如今狼豺已经要进院,望诸公快想妙法将他拦。趁此时安排器械不甚晚,迟误了狼豺要将翅膀添。待等他添上翅膀恐靡治,那时节也与朝鲜一样般。灭咱国就是把咱家来灭,别拿着家国二字两样看。失了国分崩离析家何在?大家的仔仔细细想一番。可知道爱国爱家一样爱,不保国一定不能保家园。咱中华君臣人民称大国,无上下人人都当求治安。休仗着朝有君相能推靠,千斤担还是大家一齐担。官府里那样不是靠百姓,坏了事选(情)得百姓受熬煎。明良宰光知修己安百姓,胡蠢虫光知卖法搂官钱。岂不想将来要坑咱大伙,为甚么你们还想去靠官?灭了国他们还想享新福,受苦罪咱们百姓得占先。看一看这个时候难挽救,家府家以为无事在心间。那(拿)着那国计民生不在意,每日夜妓女窝(窑)子去的欢。将私财揣在私囊无其数,世界乱好上外洋去过年。动不动就说款项不够用,修衙署为何浪费那些钱?行新政何必高楼与大厦?种种的虚糜耗费不堪言。不管那野有饿殍民冻饿,只顾的车来轿去吃喝玩。并不想美酒膏粱万民血,并不想日费虚耗百姓钱。一出门前呼后拥人不少,这个样实在令人不喜欢。带护兵为的防备革命党,这个话又无滋味又无盐。革命党刺的贼官与污吏,为什么不作清廉忠正官?皆因为谁作廉官谁不久,亦只因同流合污去敷衍。大家们从今不必靠官府,到何时也得百姓去当先。大家们要不想法救东省,怕的是事到临头后悔难。东三省好似齿牙在口内,朝鲜国好似嘴唇在外边。嘴唇子倘要被人割去了,齿牙儿突突露外受风寒。要想着齿牙不把风寒受,除非是另设法子保护严。我今天没有别的救急法,各处里齐心用力练乡团。莫疼钱备下枪炮与药弹,欺压来当时咱们把脸翻。大家伙至死不退将他打,东三省尚可一战得保全。谨记着自治自强结团体,谨记着别把此事扔一边。愁无奈午梦窗前弄纸笔,为劝惩编出韩亡事一番。这部书编到这算完了。列位看书的爷们,与听书爷们,总要把高丽亡跟咱东三省的关系,常常在心中存着。那伊藤很有奸智,创出归并高丽,瓜分中国,这两条大事。吞并韩国那件事,他算办成啦,至于瓜分中国这件事,还得在我们中国人喽。怎说在我中国人呢?这话有个缘故哇:一者人多地广,二者比高丽开化,三者现时夺去权力不多。我们要存个自强的心思,外国虽想只来瓜分,他们也得打算打算。要是咱们大家真能自强,国家也就强盛啦,他们也就不敢来瓜分了。列位想想,咱们可是让外国瓜分哪,可是人人图自强呢?这话我也不敢说定了。那位说啦,外国要把咱国分了,咱们分到那个,就与那国纳粮纳税,那里有甚么不好呢?咳!列位不知现在这个时候,不相(像)早头了。早头是灭国,现时是灭种。甚么叫作灭种呢?就是把这种人的风俗人情,言语文字,官阶服制,伦常礼义,全都去掉,让你与他国人一个样子。他还不能好好待你,你当牛当马,作奴作隶,是凡不好的事情,全让你去作,把你一家人指使个七零五散,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台湾就是明鉴。你们看看《国事悲》那部书,看俄国待波兰民那个样子,别的国也就全是那样子。这个事情,就在我们当国民的关心不关心了。话说到这就算完,书编到这要算完,至于咱们国完不完,上下同体方保全。嗟呼!到此我也不忍说了,我也不必说了,我也不敢说了,我也不能说了,该拉倒吧!诗曰:中原自古产英雄,痛恨今朝尽醉翁。禹域轩裔悲欲灭,权人急转梦途中。又曰:兴废虽然在国民,提纲挈领赖贤臣。仍依敷衍因循计,难免临危血溅身。又曰:忠贞万古水流芳,何自偏私乱纪纲?历史奸贪倾国辈,荣华莫久臭名长。又曰:纣时亿万心亿万,周有三千惟一心。上犹疾风下弱草,自强何以只责民?又曰:于戏大局将支离,仰赖忠谋挽救时。上下开通无障碍,民情犹水任东西。

下一章节: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