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废院君王妃担国政 谋变

显示/隐藏目录
世界和平公理,男女本是平权,各有责任在人间,岂可外重内偏?朝鲜王妃闵后,说起算是大贤,废去院君把政担,国内稍微治安。上场来《西江月》罢,内有古段相随,列明公尊坐,听在下道来。表的是大清一统锦江红,出了那牛马二英雄。要问牛马英雄是怎回事,列位不知听我明。道光年英国贩卖大烟土,怒恼了那位林文忠。林则徐烧了他们的烟土,因为这个才起战争。英国的大兵到了浙江地,攻破了我们那座宁波城。宁波府辖有一个乍浦县,县中里有一个老头本姓龚,养活了一个牛来一个马,专指着卖豆腐为他营生。这一日英人到了乍浦县,把龚老头的家业抢个空。接着又牵他那个牛和马,那头牛可就起了爱国诚。照着那英人官长就一角,把他的肚子顶个大窟窿。众英贼一齐的往上跑,那头牛左右东西四下冲。撞着一个顶一个,一连顶死了人十几名。众英贼一见事不好,拿出枪来与牛争。快枪一响就把牛打倒,呜呼一命归阴城。那英人又骑上龚氏的马,顺着江沿去攻那座盐海贼城,这匹马特意打个前失跌,把英贼跌下马鞍来。这马慌忙就踏住他的腹,脑袋上就用蹄子蹬。把那英贼活扒死,他这才一撒欢儿影无踪。众英贼一见说是不好,这牛马八成是神灵,于是不把盐海犯,那座城所以得了安宁。戴大人就把他们国畜叫,又提了名儿叫他二忠。这就是牛马英雄一件事,众明公你们好好听一听。扁毛畜生还有抗贼义,我们不保国怎对起畜生?国保就是我们的身家保,国破怎保身家性命存生?要想保家总得先保国,家国原来是一宗。要等着国亡家也不能好,那时节父母妻子各西东。家业财产全归外人手,想要不给也不行。从今后别把外国人来怕,要欺负咱就与他把命拼。外国人也是怕那好硬汉,咱要硬了他们就要放松。列位呀!你们仔细想一想,我说这话全然不是胡蒙。上场来几句闲言书归正,还把那日本花房明一明。上回书说的是,日本领事花房,逃在海岸以上,前有大海,后有追兵,正在为难之际,只见上稍来了一号轮船,他慌忙招呼道:“救人哪!”那船来至跟前一看,是那英国的商船,去上日本横滨作买卖的,于是花房坐上这只船,归国去了。单说牛全忠赶到海岸,一见花房被人救去了,他一看这个事情,已经泄漏了,他可就跑往美国去了。剩下那些个残军,闹了一天,也都安抚下了。那大院君等闹了一个,画虎不成,真是可笑。这且不表。单说花房来至国中,见了伊藤公,把以上之事说了一遍,伊藤说:“从今后我可有了对付高丽和中国的道了。”好一个很(狠)毒的伊藤博文,他怀着破坏高丽中国心。说:“高丽本是中国的属国,他们不能好好的去保存。他们不能保护咱们保护,不可失了这个的好机因。高丽紧靠着奉天、吉林地,得了他就容易把满洲吞。现今他攻了咱们领事馆,依我看是咱国的大福分。他不找咱咱还要把他找,况且说他上赶着把咱寻。我常愁吞并他国没有道,要如此我们可就有了根。”于是又派官员往高丽去,这官员的名字叫井上馨,回头又把英雄大山岩叫:“你领那第一镇的大陆军,跟井大人一齐往高丽去,到那去问他那无道昏君,为什么攻了我的领事馆,为什么杀了我的众商人?杀了我们的商人不要紧,我国损去了五十多万金,今日必须赔了我们的款,若不然我就与你动大军。还得许我安兵在领事馆,好保着我国领事与商人。还得差人上我国来赔罪,与我那死的留下养家银。赔款无钱行息去借外债,指那国地作保不认得人。你二人就照这样对他讲,看他有什么话儿向咱云?”二人齐说:“是,我们记住了。”这就坐上轮船起了身,日本兴师问罪咱且不表,且表表我国驻日的公使臣。话说日本派了大山岩、井上馨,去上高丽问罪,当下惊动了我们中国驻日的公使黎庶昌。他听这个消息,说道:“高丽本是我国的属国,现在他要插手夺权,与我中国很有不便;要是高丽归了日本保护,离我们东三省就近啦。要到那个时候,我们东三省也怕不好。”急忙的修了一封书子,到电报局,打到北洋大臣这来了。这个时候,北洋大臣李鸿章丁忧,张树声署理。当日接了黎庶昌这封电信,扯开一看,但见那上写着:“驻日领事黎氏庶昌把事陈,敬禀我国的北洋张大臣:大院君无故的作了祸乱,他攻了日本领事衙门。现如今日本派兵把高丽问,一心要凌虐他国的君与民。那日本不过区区三岛地,所以生出来这样狗狼心。伊藤博文也曾画过策,他要把中国与那高丽吞。想要吞并中国的东三省,不得不先在高丽把力伸。与高丽私自订下通商约,又安上花房一位领事臣。因为攻了他们的领事馆,又要在他国中把兵队屯,牛全忠杀了日本人几个,让高丽赔他们五十万金。他们的势力要是比咱大,那时节咱东省难保存。现今他们发兵高丽去,咱们也当发去多少军。要有乱咱先与高丽平了,千万可别让日本进了身。日本原是个贪财的穷国,不可不防备他的虎狼心。大帅哪,你可别拿这事当儿戏,关系于咱中国实在是深。望大人速速发兵高丽去,先除治了他作乱的人,然后与他国说和了结事,或者能够保全了众人民。这本是至理名言真情事,望大帅仔细寻思一思寻。”张树声看罢庶昌这封信,不由的腹内沉吟好几沉吟。话说直隶总管张树声,当下看了黎庶昌这封信,他思寻道:“日本发兵去上高丽问罪,这个事情,与我国关系非轻。我要不去救他将来不但于我自己不好,那万人的骂,也是挨不起的。”于是派了提督丁汝昌与那马建忠,驾了两只快船,领了五千兵,望着渤海口进发,一昼一夜到了高丽。这个时候,日本兵也到了。我国的兵,先把那大院君废了,又杀了他那一同作乱的一百七十多人。日本一看,咱国把高丽的乱平了,他就要求高丽赔他们的款,并且许他们在领事馆驻兵,还得派人到他国去谢罪。高丽因为自己缺礼,只得应许赔了五十五万元的款。现在无钱,作为借贷,行上三分息,指釜山地方作保。日本又新派了一位领事竹添一郎,公使馆里,又安上二千兵。我国看他公使馆安兵,我们也留了三千兵驻高丽。高丽又打付金玉均,去往日本赔罪。当下事情完了,两国余兵全回国去了。这且不表。单说高丽大院君废了,李熙皇帝本是个软弱无能的人,所以国事全靠着闵皇后去作。这日闲暇无事,闵后对着李熙,可就讲谈起来了。闵皇后未从开口笑嘻嘻,尊了声:“我主洗耳请听之。咱高丽自从开国享安泰,为今计应当急急修国政。日本他欺侮咱国不为别的,大概是要夺咱国好土地。今日里受了他们日本欺,好保护咱们江山与社稷。”李熙说:“爱卿之言甚有理,咱这国就依着你去治理。”皇后他这才整顿国内一切事,学堂巡警立了一个齐。审判厅谱议院全然安下,蚕桑局官钱号立在城西。飞虎营改作了陆军队,火药场变成了工程局。数月之间筹办了一个备,喜坏了他们皇上名李熙。说:“卿呀,你能如此来治国,往后还怕的什么外人欺?”皇后说:“还有一件顶大事,就是那卖国奸贼金宏集,日本子所以来到咱这里,全然是宏集奸臣引诱的。依奴看不如把奸臣除治了,省着他倒卖咱国锦社稷。”李熙说:“事事样样依着卿办,你说怎的就怎的。”他这才刷了一道黄圣旨,派了那内务大臣名寇基。寇儒臣领兵就往金府去,不一时到了他那金府里。吩咐声:“兵丁与我快来绑!”把他那全家绑了一个齐。这一回拿了八十单三口,一个也未跑出去。拉着从那街上走,又听那庶民人等把话提:这个说奸臣今日恶贯满,那个说这也是他自取的,这个说往后不能把日本引,那个说再想要贪赃不容易。不言那百姓闲谈论,再表那监斩大臣名寇基。押着犯人到法场,勾了绝就把招子披。让他们一齐跪倒桩抉(橛)下,刽子手提刀候之。说是一声时晨(辰)到了,刽子手鬼头大刀忙举起。只听那追魂大炮三声响,那奸贼一命可就归了西。一家人个个全杀死,寇大人这才回城交旨意。寇大人交旨已毕回府去,李熙皇帝也退回宫里。此事押下且不表,再把那金玉均日本赔罪提一提。话说金玉均奉了国王之命,去上日本赔罪。这日到了日本,见了日皇,呈上谢罪书子。伊藤博文从旁说道:“有劳贵国了。”玉均说道:“只因鄙国得罪了贵国,理应前来谢罪,岂敢言劳。”各说了一些谦恭的话,可就散了朝啦。于是把金玉均送至驿馆安歇。这金玉均到了驿馆,暗暗的想道:“日本因变法才强的,现在我国也是很软弱,朝里用事的都是闵族,我不如向伊藤说,教他助我一膀之力,我也变法,强强我们高丽。”他寻思了一回,说道:“就是这个主意!”到了次日,见了伊藤,可就把这意思说了。伊藤闻言暗想道:“他们要变法,让我助他,他要一变法,必定起内乱,我好乘他的乱以行事,岂不是好吗?”于是向玉均说道:“你们要变法,这也是好事。我就与我国领事写一封信,他那也有兵,让他在那帮助你不好吗?”玉均说道:“很好,事成以后,重重相谢。”当下就辞别伊藤回国。到了国中,见了满朝文武,说道:“现在咱国甚是软弱,必得藉外国扶助,才能保存。咱们可是依靠日本呢,可是依靠中国呢?”于是也有说中国软弱不可靠的,也有说日本诡诈不可靠的,当下就分出了事大、亲日两党。事大的党愿意靠中国,亲日的党愿意靠日本。愿意靠日本的,就是那朴泳孝、金玉均、郑秉夏、赵义渊、禹范善、李柬鸿、李万来、李臣孝、权荣镇那些人。愿意靠中国的,就是闵泳翊、闵泳骏、寇儒臣、亲王李是佐、李应藩诸人。当日金玉均一提这议,两党纷纷不一,各人说一个道,可也就拉倒啦。那金玉均总是只想变法,回到衙中,吩咐家人道:“你去把朴大人、郑大人、李大人他们请来。”家人去了,不多一时,他们全来到金玉均的家中,让至客厅坐下。三人说道:“大人将卑职请来,有何话讲?”金玉均道:“列位不知,听我说来。”金玉均未从开口面带欢,尊了声:“列位大人听我言:咱的国现今实是不得了,居于那日本中国两大间。现如今日本盛强中国弱,要靠那中国恐怕是妄然。那闵氏兄弟把军事掌,他妹子又在宫中弄大权,他们专专倚靠那穷中国,看起来这个江山就要完。伊藤博文愿意让咱们把法变,他言说要没势力帮着咱,此时中国与那法国开了战,咱趁着这个时候就当把法变。先杀那闵氏兄弟哥儿俩,立逼着咱皇上把新法颁。别人不愿意咱也不怕,有那日本领事保护着咱。列位大人看看这事好不好,大家伙商量妥就去办。”那些人齐声拍掌说是好,这才来到日本领事衙门前。对着那日本领事说一遍,那领事立刻与他兵二千。带领着兵马把皇宫奔,正赶那闵氏兄弟在那边。他们一见就红了眼,一个一个望上川(蹿)。钢刀一举忙落下,最可惜一见就红了眼。当下惊动那一个?惊动了亲王李应藩。慌忙跑到我国的公使馆,对着吴、袁二公说一番,吴提督带领兵丁皇宫去,这一回就出了乱子山,乱不乱的咱不管,歇歇喘喘吃代(袋)烟。

下一章节:第四回 吴提督大战汉城 安员外

返回《英雄泪》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