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神鳔遣使来要山 柏生发

显示/隐藏目录
却说柏生发在躲军洞中修道,离藏头山不远,有一积财山,山上有一洞,名“出放洞”。有一神鳔祖师,起先他是便家村享添躲之子享邑两,他自幼出家游方,曾在藏头山躲军洞修行过。后次到了积财山,修了几年,他把像貌俱变了。修成一个格艮头,吊孝脸,扛着嘴,不认亲的眼,不论情的口,不放松的手,两只脚踉脚。他有两个门客:一名季惠恬,一名善风城。还有四个徒弟:一名苟德妙,一名崔璧锦,一名和贯,一名高岳。一日神鳔说法,众人听讲。讲的是无中生有,柔中见刚,空生色,色生空,十引百,百引千的妙道。又讲些三昧存身,五折立命的根由。讲说已毕,神鲸说道:“此洞规模狭小,容人不多,你们在外闲游,可曾见那里有宽绰的洞府?再立一个讲堂,广收迷世众生,岂不是好?”善风城道:“我前者从藏头山所过,见躲军洞到还平坦,可以立得讲堂。”神鲸道:“到是忘记了,此洞从前我也住过。自移居于此,就把它置之度外。若立讲堂,只恐荒芜。”善风城道:“我从前打那里所过,见一道童采茶,问其来历,说是那丢清的徒弟柏生发在那里住。我见洞前洞后,料理得却也款致。祖师若要在那里立讲堂,只须着人去说,叫他移到别处就是了。”神鳔道:“丢清门下出身的,就许有些的难缠。况他已住了,如今要叫他还我,只怕他不肯善便。”季惠恬道,“祖师素日惺惺,今日为何昏昏?是他先住,是祖师先住?昔年祖师已经住过,今日要要,乃是物归本主,他有何话说?”神鳔道:“言之有理。”便问“谁去与柏生发要山?”苟德妙说:“弟子愿去。”但见出的洞来,念着《娘哩咒》,睁着硬瞪眼,骑上仗势狗,不一时到了山上。下了狗,进了洞,只见柏生发在不待厅上静坐。苟德妙道:“我是神鳔祖师的徒弟,来此特有话说。”柏生发道:“有何见教?”苟德妙说:“此山是俺祖师的旧居,只因居住出放洞,不曾照管到此,你可作速移往他处,把俺的山与俺,别无话说。”柏生发道:“自我居此山中,井无个亲戚邻舍往来。今忽的出了个甚么祖师要山,山在那里?你回复你家祖师,叫他别寻一个罢,寻我不中用。”苟德妙道:“你好不通情理,我好意与你商量,你反如此执谬,叫我如何回复?”柏生发道:“既然如此,待我了道飞升之后,那时把一与恁。如今要要,万万不能。”说罢,遂往不待厅后边去了。苟德妙无法,只得骑狗而回。松月道士曰:忽的出神鳔,一见像貌惹人笑。季惠恬,真正会舔;善凤城,奉承果到。仗势狗到了山前,把个柏生发儿寻得妙。寻得妙,却也无用。躲军洞,空走一遭。江湖散人曰:神鳔刻薄今古罕,会舔又兼善奉承。任你怎么寻得妙,柏生发儿不待听。

下一章节:第九回 崔璧锦复来要山 柏生发

返回《妆钿铲传》章节目录